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ABO】来一碗甜甜的燕麦粥_1

被工科荼毒多年的前文艺青年,写的有可能有点难嚼,希望指正

卜岳同人ABO,二设有,HE保证

不确定有可能轻微涉及洋灵

不确定可能开车

希望走过路过有缘人能够留个评论资次一哈


----------愚蠢的分割线-----------


1.

大约是上了年纪的关系,岳明辉有时会突然想到过去的事情,很突然,就像现在,压腿的疼痛让人的大脑无法思考而麻木,恍惚进入了回忆里。

 

在格拉斯哥呆了小两年的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不足以产生对故乡北平城的深情,但也足够留念。格拉是一个美得很放肆的城市,不像爱丁堡美则美矣,容易让人产生距离感,也不像伦敦,美得浮华,温柔乡让人沉醉不醒,快节奏让人猝不及防。平心而论,岳明辉是喜欢格拉的,不管是独有的Glaswegian还是苏格兰特有的洒脱,尽管那里有绵长而几近不堪的回忆。

 

和她在一起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依托于父母给的好样貌,和北京人特有的脾气秉性,岳明辉的大学生涯过得顺风顺水。不知道谁说过,留学生的爱情有2/3因为寂寞,其中又有3/4的不可靠。

 

但他认为不是这样的。

 

所谓浪子,胯下二两并不珍重,几克拉的真心又吝于给予。很难说当时在一起有几分真心,有几分假意,但是真的爱过,结局却也是真的难堪。

 

当回想起看到手机推送的爆炸那一刻,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但随后而来的则是感觉罪有应得。事情已经做了,解释和挽回都毫无意义,责任是必须要承担的。

 

叹了一口气,岳明辉闭上眼睛,还能想起那个温柔的女生,一个女Beta,本来是这样的,找一份稳定而令人艳羡的工作,回来结婚,老了生几个孩子环绕膝下,和她一起变老,每一个Beta都这样想过。没有信息素的干扰,没有荷尔蒙的刻意引诱,是因为真心相爱在一起,不受外界叨扰,找一份平凡的工作,成为俗世里的人。

 

这样没什么不好,但是什么时候改变了呢。

 

大约改变的种子一直在的,大约骨子里就是这样一个不安分的人。漫长而毫无希望赶死线的日子里,真正激励着他,硬撑着往前走的,是一把旧的木吉他。每个人生而拥有梦想,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争取的,俗世太诱人,让人想缠绵在稳定的安全范围内,难以自拔。

 

是什么让他下定决心走这条路呢,放弃留学归国应届生的身份,跑到北京的城中村,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练习生。人生前二十几年的优势在一个严苛的大环境下显得平平无奇,只剩下每日的汗水和持续不断的酸痛,永恒的减肥的话题,和遥遥无期的出道之日。

 

然而就连岳明辉自己也说不好了,为什么还能坚持住,可能是信仰,可能是赌一口气,也可能是对平淡生活的乏味无趣而感到绝望,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原因,大约是这样吧。

 

腿根处的疼痛渐渐停止了,仿佛能听到小于的嗓音,应该是今日的份额结束了。岳明辉恍惚之间这样想。

 

‘嗷——’

 

家养哈士奇的吼声顿时把岳明辉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回头看到正在压腿的卜凡嗷嗷叫着,眼球瞪得铜铃大,眼泪滴溜溜在眼眶里打转。

 

岳明辉想笑,但又忍住了。

 

‘哥,哥你来抱抱我’

 

卜凡的呐喊伴随着哭腔,岳明辉爬起来甩了甩头发,用袖子擦干净低落的汗水,走过去伏下身子抱住了一米九二的大汉。

 

‘好了好了不哭啊,坚持一下’岳明辉的手被卜凡凶狠的一把握住‘好了哥抱着你哈别哭’

 

大概这就是坚持下去的理由吧,岳明辉这样想。嗅着鼻尖来自卜凡的淡淡信息素,樱草和燕麦混合交织的味道,不像是一个魁梧高大的男生该有的味道,但却跟这个心思细腻的男孩子格外相称。

 

这边体能课上完,准备吃中饭。卜凡像个包袱袋挂在他岳哥肩膀上,哼哼唧唧的表达对于小于魔鬼训练的不满。两条长长的手臂环绕着岳明辉因为减肥而变得单薄的身体,从背影看仿佛只有一个人,趁着剩下那两个捣蛋的不注意,偷着捏了捏他哥胸肌,为数不多减不下来手感极好的部位。

 

‘哥,你亲亲我,我今天压下去了,可用功了’吹了一口气在岳岳的耳边‘你看我都没偷懒,是不是应该要个奖励’

 

岳明辉知道他平时虽然有偷懒的心,但一直很用功,这样莫名其妙的只是想撒撒娇,顺带耍个流氓。看着肩膀上沉重的脑袋,从这个角度侧过去只能看到高挺的鼻骨和厚实而性感的嘴唇。想想明明是一个五官又立体又凶的大个子偏偏爱粘自己,顿时被这反差萌的一愣一愣的,瞅了下无人注意,擦了擦卜凡脑门,吧唧亲了一口,一转头金蝉脱壳跑了。

 

‘哥,你怎么这样,咋回事’卜凡很开心又很不忿,嘴里嘟囔‘不是说好亲嘴的吗,亲脑门算咋回事’

 

岳明辉跑远了进了吃饭的地方,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热。

 

老流氓就不能害羞了吗?!

 

今天的岳队长也是理直气壮,很讲道理的。 


评论 ( 14 )
热度 ( 254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