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ABO】来一碗甜甜的燕麦粥_3

明天Test今天只更一章,本周内不出意外的话会更一章肉番

不喜欢吃肉的仙女可以忽略,不影响正文剧情

另外再求评论求小心心,谢谢各位


---------今天是聪明的分割线--------------


3.

不管多少次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卜凡的时候,岳明辉都会笑出声音。明明是一脸生人勿近的长相,跟天花板差不多的个头,却跟个跟班儿一样跟着李振洋进了公司的门,一看到岳明辉,憨憨的一点头喊了一句‘哥’。

 

哪有这么多一见钟情,初见多数都是平凡而不值一提。

 

直到岳明辉问了一句,你叫啥。硬汉卜凡摸了一下后脑勺,有点害羞的说了一句‘我叫卜凡凡’。

 

‘噗嗤’实在是没忍住,见多识广的老岳头看着和这萌系名字毫不搭界的大个儿,乐了出声。‘不是,哥,你别笑,这真是我真名’卜凡凡带点窘迫的挠了挠大脑袋,‘我也不知道有啥好笑的,谁听见谁笑’

 

‘没啥,挺好的,爹妈给的名儿,卜凡凡吗,多与众不同多可爱啊’,老岳头带点揶揄的口吻打破了空气中仅存的一点尴尬,‘我觉得挺好的,还有人说我名儿俗呢,小明小辉,都跟英语书上主人公似的’

 

初见之后是鸡飞狗跳的日子,岳明辉习惯性的照顾这些比他小了不少的小孩,骨子里带的一种和煦的温柔,搞得卜凡凡整天对着他撒娇,李英超一直喊他岳叔叫妈妈。

 

为什么是妈妈呢,小于曾经就这个问题咨询过小弟。‘因为岳叔啰嗦’李英超扣着李振洋的手,心不在焉的说。在一旁的卜凡凡觉得这个理由不成立,‘明明是因为我哥胸大’。岳岳翻着白眼垫脚去扯卜姓大狗的耳朵,‘你是不是活腻歪了你,来,你过来我跟你好好谈谈’。

 

具体谈了什么谁都不得而知,但肉眼可见的卜凡凡对他哥的依赖和腻歪与日俱增。

 

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变质的呢,大概一直都没在所谓的正轨上走。

 

岳明辉从小有个说不上好还是不好的习惯,不喜欢好好穿衣服,总喜欢穿大自己好几码的衣服,有些领子稍微大一点的,总是斜着露出半截锁骨,显得很色情。但他自己却毫不在意,吊儿郎当的,所谓‘大男人被看两眼怎么了,又不会少块肉’。确实不会少块肉,但就是这两眼两眼的看,造成的后果就是身上总有几块肉酸痛酸痛的。

 

卜凡第一次发现他岳叔身材好是在一次累成死狗的体能课之后,他岳叔穿了一件李振洋的oversized卫衣,一条松松垮垮的运动裤,挂在胯骨上,非常不讲素质的直接用卫衣套住了练功房仅有的风扇,吹的整个人鼓成气球。卜凡就在旁边坐着,看着他岳叔上下移动着吹风扇。运动裤由于汗液的粘腻有些贴在臀部,浑圆的曲线描摹出中间深深的沟壑,偏生这人还不老实,仿佛要把电风扇当成钢管舞的道具,一边吹还要一边扭屁股,臀瓣抖动出一阵波浪,纤细的腰肢向前扭动,风吹起卫衣隐约看到性感的腰窝和胸前粉褐色的两点。

 

毫不在乎形象的糙汉做派。

 

偏生这做派引诱了血气方刚的青年Alpha,卜凡目不转睛的盯着岳岳在前面扭,听着自己越来越粗重的喘气声,曾经偷偷在被窝里看的那些动作片疯狂闪现,所有的主演却都是岳岳的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盯着岳岳的眼睛里仿佛带了钩子。

 

毫不知情的岳明辉跟风扇浪够了,仿佛感到旁边有人盯着他,一扭头看到卜凡直勾勾的眼神。‘哟凡子,你也想吹?排队啊你,你岳叔年纪大了受不住热,尊老爱幼啊乖让岳叔先吹’

 

‘…年纪大了受不住…’机械性的重复着他岳叔的调侃,卜凡突然感觉鼻腔一热,‘我去厕所!’忍着信息素爆发的前几秒仓惶出逃。

 

‘去厕所就去厕所,跑这么快干啥,这么多坑儿又没人跟你抢’岳叔此时此刻发挥了钢铁直男般的粗神经,絮絮叨叨的对着卜凡的背影嘟囔。

 

得益于坤音厕所的良好通风隔音性,卜凡凡就这脑内他岳叔的影像撸了一管,随着释放的一瞬间,带着一点腥味的樱草燕麦味儿弥散开来,卜凡知道自己完蛋了,他可能爱上了他的队长,一个中年的男性Beta,岳明辉同志。

 

从这一天起,仿佛事情发生了质的变化,卜凡越来越粘他岳叔,就好像岳叔在就得了皮肤饥渴症,对着小弟和洋子却又正常的要死,还是那个怂贱怂贱的人型哈士奇,但对着岳岳就不一样了,不是要抱抱就是主动过去圈住他岳叔,揽着他岳叔。大约183和192的身高差刚刚好,岳叔在怀的时候怎么样都舒服。岳明辉骨子里就有种懒蛋的基因,能躺着何必站着,能不干何必上赶着做事,也就由着卜凡去,毕竟这种弹性和大小都刚刚好的靠垫也不多了,虽然有时候不太听话,但多数时候都能凭借着中年人的无耻和队长的权威进行镇压,偶尔还实行一波怀柔政策,圈的卜凡这条大狗狗死死的。

 

卜凡有时候也有点甜蜜的小苦恼,得益于他岳叔不好好穿衣服,还特别喜欢穿李振洋的衣服,虽然经常搂搂抱抱能偷偷吃点豆腐,吃不着豆腐还能过过眼瘾,但是凑近了就能闻到李振洋那只曾经的花蝴蝶身上特有的骚气香味。

 

卜凡凡很不爽,但又不能直说,只能暗戳戳的怂恿他岳叔穿自己衣服。然而这不要脸的货得到了默许之后变成雨露均沾,谁的都穿,连小弟那件洗的都变形的绿汗衫儿都不放过,堪称吃碗里看锅里的典范。

 

有段时间卜凡一看到岳明辉穿李振洋的衣服就生气,两颊鼓鼓的,偏偏那会老流氓的雷达出了问题,只觉得好笑,每次看到他鼓脸蛋就上手一戳,手感好得很,贱不嗖嗖的以此为乐,也没细究卜凡到底干嘛生气。偏生他这一靠近,卜凡又能闻到那股子花香味儿,就越发不爽。忍无可忍,偏偏又想不到整他岳叔的方法,打翻了一坛子醋,一气之下倒了一桶强力消毒液把宿舍能穿的衣服全洗了,这样他岳叔再占人便宜也就没有那股子味儿了。

 

当然事情的后果就是被洗坏了几件衣服的洋哥暴揍了一顿凡子,然后在凡子求饶的哀嚎声中发现了事情的端倪。作为一个有素质的老学长,和想看同样段数的老流氓吃瘪的幸灾乐祸爱好者,李振洋同志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证帮小学弟追岳明辉,并以此为由强迫卜凡同志欠下巨额高利贷,只能做牛做马给地主老财扒螃蟹还债。


评论 ( 4 )
热度 ( 184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