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ABO】来一碗甜甜的燕麦粥_4

本章粗长!谢谢各位小仙女的小心心!

继续求评论求小心心

------------机智的分割线---------------

4.

那原本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明月高悬,四个人下班回家准备排队洗澡,深沉了一天的卜凡拉着岳明辉同志的手,把人牵到了小屋。

 

‘凡子,什么事儿你直说,偷着尿床了还是怎么的还得私聊’岳明辉一脸的不耐烦,‘赶紧的,我这不跟你来了吗这一身臭汗我要去洗澡,有什么事儿你赶紧说。’

 

‘哥…’天不怕地不怕硬汉此时却显出了难得的犹豫不前,‘哥我跟你说个事’

 

‘嗯,你说’岳明辉扬起了半边脸,看着卜凡凡少见的认真和犹豫,耐着性子等着下文。

 

‘哥,我喜欢你’卜凡小声却有力的丢了一个炸弹,‘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岳明辉愣一下,没忍住发出了一点笑声,‘你,认真的?不是大冒险输了?’

 

卜凡急了,表情绷了很凶,‘我怎么可能会拿这种事开玩笑,我真的喜欢你!喜欢你!岳明辉!’

 

岳岳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仿佛在思考怎么回复,‘弟弟,别的怎样都好说,但这个事儿,我不能答应你’

 

‘不是,为什么啊哥,你不喜欢我吗,我对你不好吗’卜凡又着急又不知所措,跟个小连环炮一样噼里啪啦。

 

忽然,一股子浓郁的杏仁牛奶糖味儿弥散开来。

 

‘谁在那儿喝露露还给撒了,赶紧擦喽’中年道系Beta岳明辉同志转头对着外面嚎了一嗓子,一回头却看见原本喋喋不休的凡子直愣愣的看着他,‘怎么这个表情,怎么了?’

 

‘哥’卜凡咽了咽口水,‘小弟分化了’

 

‘你说什么?’岳明辉这才意识到自己对信息素的不明安,冲出小屋跑到客厅,看见了冷汗直冒在床上扭动的小弟,‘还傻愣着干什么,去拿抑制剂!’

 

谁也没有想到,小弟会在成年之前分化,分化成了一个Alpha,但还好作为一个拥有两个单身Alpha的宿舍,抑制剂就跟姨妈巾对于女生宿舍一样是必需品。

 

带着一身水汽和头顶着没洗干净的泡沫的李振洋挤到了两个人中间,伸手环抱住冷汗涔涔的小弟,抚摸了一下小弟瘦骨嶙峋的后背,掏出了抑制剂给小弟打上。

 

‘乖啊,没事,不害怕’ 李振洋轻声安慰着小弟。‘哥,我好难受’ 小弟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哭腔,‘真的好难受’

 

‘没事的,你今天就长大了’温柔的亲了一下小弟光洁的额头,‘你是一个Alpha了弟弟,要坚强一点对不对’

 

‘没事儿的小弟,坚强一点’凡子的大手摸了一把小弟汗湿的头发,‘你长大了弟弟,咱明天出去吃点好的,庆祝庆祝’

 

岳明辉看了一眼凑在一堆的三个人,洋子已经开始轻言细语的传授如何当好一个Alpha之类的经验,感觉也没什么需要自己的地方,悄悄地拿了烟下了楼,掩上了房门。

 

楼下的静悄悄的,深夜里,只有烟蒂的红色光点忽明忽暗。

 

‘凡子’,岳明辉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卜凡来了,‘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不是不喜欢你,但是’


‘不是,哥,你都喜欢我了,这怎么还能有但是呢’卜凡焦急的走过来,眉头皱的很高,看起来整个人像是要打架,说话都带了点哭腔,‘这没有但是’

 

‘哎,你别急,你听我说完’,老岳站了起来,踢了一脚路边的空易拉罐,伸手抚平了凡子皱起的眉头,‘我不爱看你这样’

 

‘好,那我不这样’,凡子吸了吸鼻子,紧紧地握住岳明辉的手,秋夜里,风带了几分寒凉,卜凡忍不住靠近岳明辉想汲取点热量,带着习惯的撒娇口吻,‘那你答应我好不好’

 

‘我不是不想答应你’,岳明辉推开凡子想要抱住他的手,拉着人走到旁边的长椅,‘哎,我只是,我不知道怎么说’

 

‘那我乖乖听你说’卜凡耐性上来了,带着几分不解,‘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为什么不行呢’

 

岳明辉摸了摸卜凡的板寸,硬硬的有点扎手,但却很乖顺,手感极好,就像卜凡这个人,内里温柔至极的芯,‘哥怕耽误你’‘可是’

 

‘你听我说,’岳明辉打断了卜凡剩下的半句,‘你想说什么我知道,无外乎就是你不在乎,不在乎我的过往,我的曾经,我的那些事儿’

 

‘但我不行,我不能不在乎’ 岳明辉叹了一口气。


‘哥,你是不是在意自己是Beta?我不在乎的哥!你什么样我都喜欢你!’卜凡凡着急的一遍又一遍表白自己的 心意。


‘哎,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哥我不是这种人’岳明辉又摸了摸卜凡凡的脑袋,‘打我分化成Beta起,就没觉得我是Beta就怎么样,因为我是Beta,怎么玩都可以,甚至往难听了说,我不用负责任,也不用被负责任,我可以过我的人生,不用在乎什么发情期,什么荷尔蒙,这听起来就像人类没直立行走前的事儿一样荒谬’

 

‘那你为什么不答应我’凡子更加不服气了

 

‘可你不一样凡子,你是个Alpha’岳明辉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自家的人型忠犬,‘你有你要承担的责任,我不能是你的救赎,凡子’顿了顿‘我承认我喜欢你,我也承认,我非常开心,你能这么不计较曾经的喜欢我,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勇气的’

 

说到这里,岳明辉笑了一下,月光里格外明亮的小虎牙仿佛看透了什么似的豁达,‘可我总是觉得,大概也是害怕,总有那么一天,你牵着一个可爱的Omega过来跟我说,岳哥,这是我对象,我们已经标记成结了’他低下头笑了笑,‘我不能想这一天,真的不能想,因为我不是Omega,而你是Alpha,我永远不是能够牵住你的这个人,总会担心你跑走,担心你被人算计,担心你总有一天不再属于我’

 

‘我可能是胆小吧,但我真的无法想象这一天的到来’老岳又笑了笑,月光下显出了几分沧桑几分天真,‘甚至退一万步讲,如果我是个Alpha,跟小弟,跟洋子,跟你一样,我都不会害怕这些,最起码当你拉着你的Omega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能笑着转头,去找我自己的Omega,然后带到你面前跟你说,没有你,我也过得很好’

 

‘我连这也做不到,你懂吗凡子’岳明辉的眼睛闪着一点晶亮的光,‘我面对你的时候,毫无筹码,赤身裸体的站在你面前,就这样交付给你’

 

‘我真的做不到的,凡子,甚至应该说’岳明辉喉结动了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是,我玩儿了二十几年,该见的都见过,这事儿搁别人身上我能当场完成一篇综述,但落在我身上,对着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我不想骗你’岳明辉又看了看他心坎里的人,摸了摸卜凡凡因为减肥瘦的两颊凹陷却更显帅气的脸,‘所以这段时间我俩分开一会吧,你冷静冷静,我也冷静冷静’

 

岳明辉抽出来被凡子紧紧攥住的手,又安慰性的摸了摸他的头,‘集训就这点不好,就这么大点空间,也没什么乐子,王八看绿豆,可不就看上眼了吗’

 

说罢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凡子,笑了笑,宽慰道,‘你哥我不是什么好人,你也没必要吊死在我这棵歪脖树上,你好好想想,不至于,你不是经常说吗,不至于的啊凡子’

 

背后没有声音,岳明辉也不想回头。

 

漆黑一片的楼梯间,等到了卜凡视线不能及的地方,岳明辉突然感觉到一阵胃疼,无法控制的蹲下身,一种从胃里反酸上去,连带着心脏一起,空荡荡的,心一抽一抽的疼,一摸脸,一片潮湿。

 

‘你就是个傻逼’刚安抚好小弟睡下,看见了整个事情经过的李振洋站在拐角里,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队长,月光剪影垂下来,看不清表情,‘你就是个胆小鬼’

 

岳明辉自嘲的笑了笑,揉了揉自己的胃,冰凉的手也没有半分缓解痛苦的作用,‘我就是啊’,对着洋子招了招手,‘过来抱我一把,我站不住了’。

 

李振洋看着他,叹了一口气,上前环住他,整个人被冷风吹得冰凉的,也没办法再说什么挖苦的话,半搂半抱着驾着他的中年老队长往家走。

 

‘咔哒’一声,两人进了家门,合上了防盗门。尾随着岳明辉的卜凡抱着手里来不及给队长披上的衣服,想着刚才目睹的一幕,瞳孔在月光中黑的发亮,硬朗的嘴唇抿成一条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评论 ( 22 )
热度 ( 200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