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ABO】来一碗甜甜的燕麦粥_5

庆祝本人上学期考试全部及格今天还是粗长一章!

还有我是甜文作者,有保证哒

大家期待的这样那样的Play也会有哒

今天也是宠爱卜凡凡的一天

-------------聪明不绝顶的分割线--------------

5.

最近卜凡都很安静,安静的很不像他。

 

所谓安静,不是说不说话,只是不像之前一样,有啥事没啥事都在那儿撩闲,不光不撩岳明辉,连带着老学长李振洋和小弟也好像被嫌弃了,经常不说话自己一个人窝在角落里抠唆什么。

 

对此围观了整个事件经过的吃瓜群众李振洋心知肚明,偏偏他还不能说什么,毕竟跟岳老队长是革命友情,跟卜凡是父子局,很容易哪头都不落好。吃瓜吃多了还不能说,只能去惹小弟。

 

于是坤音近日出现了东边日出西边暴雨前夜,这边你侬我侬,那边空气焦灼而粘腻的令人窒息。

 

当事人岳明辉对此有点无语,心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脾气,吃不着糖就闹别扭,还学会冷战这招了,得亏没答应他,不然一世英名就毁在一条人型哈士奇上了。

 

然而岳明辉同志,人生最大的优点和缺点就是口齿牙硬,仗着自己多读了几天书,无理也要辩出三分理,也不仔细想想,对于灵超来说吃不到糖是大事,对于卜凡来说吃不到的那是肉,能一样吗。哈士奇再可爱那也是狼狗血统,你见过哪条狼狗看到眼里的肉还能再老实放回去的,泰日天都不能答应。

 

所以此时此刻给自己找理由,表面不去注意卜凡凡实则心早就飞了的队长同志,也是无法想象未来,是自己双手递上狗链把这条恶犬拴在歪脖树根儿下的情景了。

 

这天早上上班路上,冷战了一个礼拜的卜凡买了两套煎饼果子,直愣愣地走向岳明辉,把煎饼果子塞到他手里,‘下班之后先别走,我有事跟你说,很重要。’说完就骑着小黄车飞快的溜了,直接把岳明辉的话给憋了回去。

 

‘啧,爸爸就是这么教你说的话吗儿子’岳明辉超大声吵吵了一声,掩盖了一点窘迫和紧张,想着留,还是不留,到底什么事儿还神神秘秘。

 

岳明辉没敢多想,生怕想着想着就后悔了之前的拒绝,害怕凡子跟他说,我不喜欢你了你别自作多情,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老流氓最近害怕的频率直线上升,都是因为一个人,偏偏自己总想骗自己,说出去真是好笑至极。

 

岳明辉摇了摇头清醒了一点,打开煎饼果子一看,还是老配方的加蛋加里脊,开心的咬了一口单手把着小黄车骑走了。

 

当然这天早上没有人督促他,岳明辉同志不负众望的,迟到了。

 

又是鸡飞狗跳的一天,小于的叨叨不绝数落大法让人眼冒金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吵的,岳明辉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不知道该想还是不该想,该想什么,就只知道一直想的是那么一个人。

 

‘啧’忍不住唾弃自己,‘个子长得大,占地面积也大’岳明辉暗暗想。占心里的面积是大,这位老同志,你为什么不想一下,为什么别人不这么觉得呢。

 

恋爱中的男人都是大傻瓜,单恋也算,明明喜欢人家又拒绝人家的,就是绝世大傻瓜。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岳明辉就想着偷偷溜走,没想到被早早等在门口的卜凡抓个正着,拉着他去了平时放杂物的小屋。

 

岳明辉有点尴尬的舔了舔嘴唇,毕竟是想逃跑还被抓现行,听见卜凡有点低沉沙哑的声音跟他说,‘哥,你应该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事’

 

‘什么事啊,我不知道啊,我知道什么啊’岳明辉无畏的笑了笑,这个时候还在装傻,凭借的就是多年厮混江湖的厚脸皮。

 

‘哥’卜凡低下头,双眼直视着他哥,‘我觉得你不能这样,什么都不让我说,就给我判了死刑,这不公平’

 

‘这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你当奥运会比赛呢’岳明辉有点乐不可支。

 

‘不是,哥,你先听我说,你别打断我’卜凡郑重其事的看着他,‘上次就是,我还什么都没说,你自己就脑补了一出大戏,不是哥,这事儿我是认真的,咱那点戏瘾能不能之后再说’

 

岳岳乐了,‘行,你说,我又怎么脑补了,你说清楚我听听看。’

 

‘哥,我这几天想了很多,也找了很多东西’卜凡从后背包里拿出来厚厚一摞A4纸,‘我看出来了,你都想什么呢说给哥哥听听’,岳明辉还是满不在乎的口气,眼睛却一直盯着那摞纸。

 

‘我上网搜索了好多论文,查了好多资料,资料里说现在美国有种技术可以摘除腺体,把Alpha变成Beta,已经很成熟了,临床试验阶段也过了,等过两年就能正式上市了’卜凡把那摞文献摆在岳岳面前,‘等过两年,我攒点钱,我就去做这个手术,到时候我就跟你一样是Beta了,你就不能拿那些什么Alpha要承担责任之类的屁话来糊弄我了’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岳岳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拿了最上面的一份文献,红红绿绿全是批注和查字典,真不知道这个英语苦手的艺术生是在这么短时间怎么看了这么多东西的,‘就算是有这个手术,也安全了,你爸妈能同意吗,你想过他们吗凡子,为了我值得吗’

 

‘值得,我觉得值得’凡子吸了吸鼻子,‘我跟他们说了,他们支持我,他们早就觉得第三性是个累赘了,而且我上面有个哥哥,家里也不指望我传宗接代了’

 

岳明辉有些措不及防,他想了很多卜凡可能会对他说的话,但偏偏没想到会是这么极端的选项,‘哥,我真的是认真的,你说的那些,我原来没想过,但我不是不能想’凡子愣愣的看着他家岳队长,‘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看,我准备了一份承诺书,你签上字,以后我要是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我的财产都归你’

 

‘这样你能答应我了吗’卜凡带着几分委屈和几分压抑,再一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岳岳接过那份合同,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找的,拟的还像模像样的,‘傻弟弟,你知不知道要遵守婚姻法,还弄了份合同,谁教你的啊’

 

‘没人教,自己一点点查的’隐约喊着点哭腔的卜凡支支吾吾的说,‘我真的,我会对你特别特别好的,哥你就信我一次好不好’

 

‘我去微博上看了你前女友的全部微博’卜凡又说了一句惊人之语。

 

岳明辉一挑眉,有点好笑,有点生气,‘你没事儿招惹她干嘛啊,咱俩的事儿跟她没关系,你没乱说什么吧’

 

‘我没有,哥,我又不是那种人’卜凡这下是真的很委屈了,‘我就是想知道你原来是什么样的,我知道你喜欢吃煎饼果子,但不知道你不喜欢吃格拉市中心买的五镑一个的煎饼果子,我还知道你喜欢坐飞机坐在中间的座位,喜欢allsaints的缝纫机但不喜欢衣服,我知道了好多之前的你,我不知道的你,说真的,我有点嫉妒’

 

卜凡盯着岳明辉的眼睛亮晶晶的,‘你相信我吗哥,我之后会努力去了解未来的你,跟你一起,直到我们两个都变成老头子’

 

岳明辉被这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看了看卜凡,低下头看了看手里那份非正式的合同,眼里含了一点水汽。

 

想了想,岳明辉抬头冲着焦急等待他回复的卜凡乐了一下,‘光说让我签字,笔呢,准备让你哥写血书啊’

 

‘哦哦哦给你笔’卜凡被这突然的一下吓了一跳,赶紧给他拿笔,看着他哥把大名签在甲方那栏下面,才突然反应过来,‘哥!你答应我了!你是不是答应我了你!’

 

说完准备冲上去抱着他哥转圈圈,岳明辉赶紧推了他一把,‘答应你了,先试用期,过了再说’一把把签好的合同塞在卜大狗子的怀里,‘给我收好了,别整天那么少女心,你哥26了还陪你转圈圈,也不怕闪了你哥的老腰’,一扭头美滋滋的出门了,‘赶紧收拾收拾回家了,不然小黄车都被下班儿的抢没了知不知道’

 

‘啊来了来了’卜凡兴冲冲的挂在他哥肩膀上,‘走着,回家’

 

那份被塞在书包夹层里好好珍藏的合同上除了岳明辉补上的大名,还有一行很丑很丑的字体补上的备注,‘所有约束甲方和乙方将共同遵守’

 

所谓温柔的人,骨子里也是温柔的。



评论 ( 16 )
热度 ( 220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