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ABO】来一碗甜甜的燕麦粥_6

各位小仙女肝直拍肝投票辛苦了,谢谢各位的小心心。

我大概是写的速度十分的慢了,各位多担待。

继续努力的求小心心。


---------------今天是努力奋斗的分界线---------------

6. 

秦阿姨发下来通知,这几天就要住到节目组的集中营里去了,四人都有点紧张和忐忑,一边被督促着收拾行李一边插科打诨。主场优势的岳明辉老同志趁机回了一趟家,扛回来两箱螃蟹改善生活。

 

食堂阿姨给蒸好了螃蟹,好久没放开吃海鲜的青岛人卜凡凡同学激动到语无伦次,然而鉴于被坑了太多次欠下李振洋巨额高利贷,只能被迫给怕螃蟹但偏要吃螃蟹的地主老财卖身打工还债。

 

卜凡认认真真的扣着螃蟹,然后都进了他老学长的嘴里,老学长表示十分欣慰,看着长大的狗也能干点人事了。岳明辉一边吃螃蟹一边嘲笑卜凡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被卜凡一个委屈的眼神瞪了一下,想了想,不知声了。

 

卜凡紧赶着给李振洋拆螃蟹,自己也没顾得上吃几口,过一会感觉旁边专注吃饭的岳岳戳了自己一下,拿着一个塞满拆好的蟹肉的螃蟹盖子偷偷放到卜凡凡盘子里,满满的蟹黄要溢出来,一看就不只是一只蟹子的分量,十分的货真价实。

 

‘哥’卜凡感动的泪汪汪的看着他哥,他哥比了一个闭嘴的表情,示意他赶紧吃。难得得到一份岳明辉牌宠爱的卜凡也顾不上旁边的嗷嗷待哺的大学长,几口就把拆好的蟹肉扒拉到嘴里。

 

旁边的地主李振洋同志看到了那只过分饱满的蟹壳,抿着嘴对着老队长笑了一下,张嘴却没发出声音的比划了一下。

 

‘贤妻良母’

 

岳岳翻了两个上天的白眼送给这位不知羞耻的床友,满是腥味儿的手指头撩闲一样戳了戳卜凡塞满东西的腮帮子,喂养宠物真是格外的开心。

 

傍晚,趁着木子洋被小弟拉出去买水果,卜凡凡又一次潜入卧室,一个熊抱环住窝在被窝里打瞌睡的他哥压了上去,一点都不顾及他哥的老腰和睡眠质量。

 

岳明辉一脸怒气,还没等他说话,卜凡凡嘟囔了一句,‘哥,你是不是老把我当小孩’。

 

岳明辉哭笑不得,‘你干嘛这么想?’

 

卜凡趁机舔了舔他哥的嘴唇,放了一点信息素出来引诱他哥,‘你今天中午喂我吃螃蟹的时候的表情,跟你给咱家楼下那只二狗子放狗粮的时候一模一样’

 

岳明辉乐不可支,心说这人观察还挺敏锐,对自己的定位十分准确,一手拍掉了胡乱摸索的咸猪手,‘怎么,我喂你还喂出不是来了,你说说看卜凡凡,你哥对你不够好吗,嗯?’

 

‘不是不够好,挺好的特别好’卜凡趁机往下摸,‘可我是你对象儿啊又不是你儿子,就是…’

 

‘就是什么?’饱经沧桑的老流氓哪能不知道这人心里想的什么,‘你说说看我对小弟有对你好吗,我有给小弟拆过螃蟹吗,嗯?’

 

‘就是‘卜凡凡咬着自己的上嘴唇蠢蠢欲动,’我的那个需求,你是不是也得喂养一下’话还没说完就欺身上前,堵住了他哥的嘴,不老实的舌头伸到口腔里,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侵略感。

 

岳明辉当下被亲的楞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往下摸到了小卜凡。亲的正开心的大狗狗以为今天的小计谋生效了,他哥准备给他发福利,激动的往前挺腰把小卜凡往身下人细白的手里送。

 

岳明辉冷笑一声,手上用力,捏了一下小卜凡。

 

卜凡嗷的一声从床上弹了起来,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一看就不是之前扮猪吃老虎的鳄鱼眼泪,货真价实,‘哥你干嘛啊,捏坏了你后半辈子怎么办’

 

‘怎么办?踹了你再找个年纪小的行不行’岳岳很生气,‘我还没好意思找你算账,三天不打你是不是准备上房揭瓦?’

 

‘不行!当然不行!合同你都签了咋的还能反悔的’卜凡急了,冲着他哥一顿嗷嗷。

 

岳明辉拧着卜凡的耳朵,‘你,屡教不改,是不是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以为你哥比你多吃的几年饭是白吃的?’

 

‘嗷嗷嗷我没有,你撒手’岳岳撒了手,随手拍了拍卜凡的脸蛋子,‘我又做错了什么嘛你干啥这么凶?’

 

‘哎哟,你还不服气了’岳岳直接气笑了,‘你跟我说说,第几次了,乱吃醋,拿消毒水泡你洋哥的衣服,找借口撒娇跟我这儿叽叽歪歪,不是你?’

 

卜凡凡明显心虚了,眼珠子到处乱飘,‘我没有,不是我’

 

‘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不是你?’岳岳冷哼了一声,‘关键是最可气的,你洗洋子的衣服也就算了,你还把我校服洗掉色了’

 

卜凡一听,心说坏了,本来以为这人不能发现的,‘不是哥,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你俩帽衫儿的颜色都是灰色的,我这不是一不小心,认错了嘛…’偷着做坏事结果被抓的卜凡一个劲儿的撒娇,‘我下次不敢了,你原谅我呗,哥你看,不就是掉了点色吗,那个字儿还在啊’

 

‘废话,要是字儿都没了这事儿还这么好解决的?’岳明辉看着他拙劣的表演嘲讽着。

 

卜凡一听,这还是好解决,一把抱住他哥撒娇卖萌,试图挽回一点形象。

 

冷酷无情的岳明辉同志看了他一眼,摁着他脑门推开了这条粘人的大狗狗,‘从今天起,不许扑我,不能偷着爬我的床,然后把行李都收拾了,一个星期之后看你表现再说。’

 

‘哥,不是,哥’卜凡一听,未来一星期的福利都没了,而且这个时间还会延长的更久,‘一个星期也太长了,咱都进节目组了,到了节目组都是摄像头,你咋能忍心让我过这么久单身Alpha的生活呢’试图用卖惨来抵消他哥的怒气。

 

‘我就是太在乎你了嘛,哥’一边挤出几滴眼泪一边又要往上扑。

 

然而铁了心要教育家犬的主人岳明辉同志压根没搭理这茬,一把推开了这人翻身下床,‘让你长长记性,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看你就不知道怎么好了’

 

卜凡委屈屈的窝在床上,心里偷偷的抹眼泪儿哀悼自己的福利,心说他哥真的很严格,一点都没有反思自己得寸进尺的情绪。

 

岳明辉一开卧室门往外走,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闪过去,岳明辉进了客厅,看到这两个人一人捧着一瓣瓜认真的看着他,‘怎么啦哥,你要不要也来吃瓜’

 

‘你俩听到什么了’岳岳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俩人。‘报告组织,啥都没有,我俩就是认真吃瓜呢啥也没干’乖宝宝灵超同学抢答了岳老师的问题。

 

‘你俩最好什么都没听到,不然’岳岳非常具有队长姿态的斜了俩人一样,灵超宝宝赶紧表态,‘没有没有,什么都没听到。’转身准备往厕所走,一扭头就听到后面嘀嘀咕咕。岳岳非常凶狠的回头看了一眼,木子洋脸上那点贱兮兮的笑还没憋回去。

 

‘你俩到底听了多少’这下岳明辉还有什么不明白。‘没有,也没多少’木子洋笑的一脸揶揄,‘就从你教训凡子开始听的吧’

 

岳明辉脸色一沉。‘你别生气,我俩也没别的意思,我收回我中午对你的评价,这不是贤妻良母,你这是恶婆婆’全是幸灾乐祸。

 

岳明辉冷哼了一声,看着木子洋和灵超,‘那也总比某些人只能看不能吃的强吧’说完一转头,留下了被戳中心事的两人,和一个潇洒的背影。

 

今天也很好的保持了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尊严,岳岳同志十分得意的肯定自己,其他的什么可以忽略不计。而‘其他的什么’中一部分,被忽略的卜凡同学,只能就着自己得寸进尺的后果偷偷在屋里咬被角。

 

顺便暗戳戳的偷偷计划着下一波如何正当的突破队长的防线,爬上队长的床。


评论 ( 2 )
热度 ( 161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