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ABO】来一碗甜甜的燕麦粥_8

8.

 

岳明辉最近活的挺好的。就好像消失了什么枷锁,就像丢掉沙袋的体能训练,虽然难捱,但是好受了很多。

 

他没有再去关注卜凡做了什么,跟谁在一起。托了繁忙的练习的福,谁也顾不上谁,原本形影不离的两个人再也没同时出现,也没人发现什么。

 

岳明辉乐的自在,没事干就去逗那帮可爱的小男生,有几个看着人高马大,一逗就脸红,到后来就一直粘着岳老师。就好像刚认识卜凡的时候。

 

其实不想想到他,但是不能。

 

岳明辉人生很难有什么后悔的事情,但是答应卜凡在一起算是一件。一件就够了,岳明辉想,再多了,他这颗千疮百孔的心脏,就真的堵不上了。

 

跟班儿的那群小男生里有一个很腼腆的alpha,rap说的极好,有些沙哑质感的低音,随和可爱的性格,都很讨岳明辉的喜欢。

 

是比卜凡讨人喜欢的那种。

 

徐圣恩就是这样进入了岳明辉的视线,带着他如同阳光晒过棉花香味儿的信息素,成日跟岳明辉厮混在一起。

 

其实想来也是,岳明辉写字写的很丑,偏偏徐圣恩是个美术生,写的一手好字,有时候会握着岳明辉的手教他用笔,当然每次都失败了,岳明辉习惯性的打个哈哈,表示人都定型了再想改也很难了。

 

徐圣恩也不强求,拉着岳明辉一起玩儿rap,两个人的兴趣点都差不多,上天入地的侃。有时候跟着一帮小孩一起,意外的遇上卜凡一群人,老岳会笑笑看着他们一起玩,过一会就被徐圣恩拉走了。

 

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岳明辉这个人。当你不在其中的时候,很容易就看清了什么。

 

所以当徐圣恩过来跟他表白的时候,他也想到了,这只能说不讨厌,但只能玩玩。徐圣恩看的很开,跟他说,只是玩玩。人活着,也就图个不寂寞,是谁真的很重要吗。

 

大抵上这种随便的态度戳中了老岳那颗再也无法付出真心的心脏,于是就顺嘴答应了徐圣恩。

 

只谈情,不说爱,也就不过是玩玩。

 

那天月色正好,有些寒风未被消散的天气,徐圣恩拉着他出门消食,也罢是月色太美,气氛太好,岳明辉没有拒绝徐圣恩的吻,很轻柔很温暖,带着一点烟草的余味,成熟而克制,跟卜凡完全不一样。

 

岳明辉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跟别人亲吻的时候会走神,会想到卜凡,也就没有注意到身后带着十足力道的一记直拳,越过他打到了对面的人脸上。

 

‘是你?凡子你想干什么’岳明辉回过神来一回头看到了满脸怒气的卜凡,又好笑又无语,‘你他妈在这儿呆够了是不是,知不知道打人是要退赛的,你有病吧’

 

‘你才有病!’卜凡克制住自己发出一声低吼,‘他是谁’

 

岳明辉扶起来被打了个措不及防的徐圣恩,歉疚的看了他一眼。偏偏这个动作在卜凡眼中格外的刺眼。

 

‘他是谁你不知道?就算不知道能随便打人吗’岳明辉看着他,月光地下有几分严肃和愠怒。

 

‘我随便打人?他都跟你亲上了我随便打人?’卜凡满脸的不可思议,仿佛自己才是这段关系里的第三者。

 

岳明辉眼看这件事没完没了,拍了拍徐圣恩的后背让他先走,去看看鼻子,自己随后过去。徐圣恩带着几分担忧的眼神看着他,有点不想走。岳明辉对着他笑了笑,‘没事儿,你先回去,等我跟他说清楚就去找你’

 

无可奈何,但是岳明辉已经发话了,徐圣恩捂着鼻子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听到了这段对话的卜凡更加怒不可遏,‘你还要跟他回去,你是疯了吗?你知道不知道谁才是你男朋友’

 

岳明辉目送着徐圣恩走到宿舍楼里,看着眼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卜凡,突然感觉自己很可笑,‘我疯了?我不知道谁是我男朋友?卜凡凡,你不要太好笑,这话合该是我问你,怎么想现在变成了你质问我。’

 

‘我又做错了什么?难道不是你先跟他亲嘴的吗?’卜凡满头雾水,不知道这突入起来的责难是怎么回事。

 

‘你没做错,当然,你能做错什么呢’像是有些被这种装傻惹恼了,岳明辉不想自己像个被丈夫抛弃的女人一样可笑,‘错的都是我可以吗,现在我可以走了吗,我觉得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卜凡一把拉住了这人,过于肥大的袖口里纤细的手腕显得空空荡荡,他好像很久没有摸过这人的手臂了,不知道他瘦了这么多,‘哥,有什么话你可以说,你对我有意见,可以,我们谈谈好不好’

 

‘好’岳明辉眼看自己被拉住也走了不了了,索性破罐破摔‘那你先给我解释一下周锐是怎么回事’

 

‘他就是我朋友’卜凡有些意外他会提到周锐,‘你不是也有很多朋友吗,这又怎么了’

 

‘朋友?’岳明辉忍不住冷笑了一下,虽然变成现在的局面两人都会很难堪,但是退无可退,‘是一起玩的朋友呢,还是一起上床的朋友?’

 

‘不是,你说的怎么这么难听啊哥哥,我没别的意思’卜凡只能一直解释。

 

‘对,你是没别的意思’岳明辉有些头痛,他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年纪有些事情还要放在面上来讲,这一点都不体面,一点都不像他‘但他有没有你会看不出来?’

 

岳明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卜凡凡,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你只是看着有点蠢,又不是傻,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他对你有意思’

 

‘不是,哥,我’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你觉得这样做无所谓,但是别人不会这样觉得’岳明辉感觉自己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来解释,‘你确实没有对他怎么样,但你也没有拒绝他,我相信你什么都知道,但你什么都没有做。’

 

‘卜凡凡,你要知道,对于很多人来说,不拒绝就是肯定。你知道他们怎么说你的吗,整个节目组最强alpha,我觉得你听说过吧,可能还为此而沾沾自喜,确实挺好听的。’

 

‘对啊,最强的alpha,还是没有标记过别人的,多抢手啊,就算有个暧昧的对象,那又算得了什么呢,今天是周锐,明天可能是别人,’岳明辉顿了顿,‘我知道你还是个孩子,可你的毫无作为,让我觉得,有点心寒,我觉得很累,我不想每天费劲去思考这些,太累了’

 

‘我实在不想每天累得要死,还要思考我的男朋友今天又跟谁在一起亲亲我我’


‘凡子,哥年纪大了,我跟你说过,我给你这个机会,但是可能,这段时间下来我觉得,这段关系对我们两个人来说都不太适合’岳明辉想了一下,还是摸了摸卜凡的脑袋,已经是有些陌生的手感,留长的头发没有原来的板寸那么扎手。

 

‘我们分手吧,我们不合适’岳明辉低下头,不容置疑的说了这句话,‘我真的太累了,这样对你也好,随便你怎么样都好,你还是我的好弟弟。’

 

银白色的月光下,高大的男人直楞楞的站在那里,冬夜的寒风吹透了厚实的棉袄,他有些意外,有些不解,但又不知道如何解释。

 

是的,他不是个傻子,他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也知道别人想干什么,甚至别人没有说出的话没有做出的事他也能猜个七七八八,但他没想到他哥看的这么透彻,这么绝情,一点喘息的余地都没有,就罚了他红牌下场。

 

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这件事从开始就错了。

 

岳明辉兀自往宿舍楼走,卜凡想了想没忍住,喊了一嗓子问他,‘你去哪里?’岳明辉转头看着他笑了笑,小虎牙还是很好看,‘我不知道,随便哪里,没有你的地方吧’

 

‘还有,那份合同,你撕了吧,本来也没什么法律效应。’说完低头走了,却很明显不是回到坤音宿舍的路线。

 

卜凡这时候才意识到,这个笑容,以后不再是他的了。

 

【P.s 别打我,我是好人】

评论 ( 27 )
热度 ( 171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