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ABO】来一碗甜甜的燕麦粥_9

9.

 

‘圣恩啊,’月光如水洗练的夜晚,走廊里,岳明辉看着眼前的半大男孩子,温柔的笑了一下,‘你也知道的,我呢,哎说真的,哥哥对不住你,让你看笑话了’

 

‘哥,你不用这么说,我都知道’被卜凡一拳击中的地方还是有点火辣辣的疼,深沉的夜晚,徐圣恩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低哑,龇牙咧嘴的笑了一下,‘其实我们早就说好的么不是,玩玩而已,你不用这样。’

 

‘哎好弟弟,哥哥,本来不是这个意思的’岳明辉叹了一口气,带了几缕白烟,冬季的北方总是带着几分萧瑟,‘我挺喜欢你的,但是我可能,可能只能是哥哥对弟弟的喜欢,哎,我对不住你吧。可能放以前,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该答应你的,是我太自私了。’

 

‘哥,’徐圣恩笑了笑,眼睛眯起来显得有些狡黠,‘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你是个多洒脱的人啊,只不过,可惜了,有人先绊住你了’

 

爱情这件事,有时候,真的是要讲先来后到的。

 

‘哎,跟他没关系’岳明辉吸了吸鼻子,不想提起那个两人都心知肚明的人。

 

‘没事,哥,好聚好散,你也没承诺我什么,我能得到你这段时间,我挺高兴的’徐圣恩笑的很开心,‘真的挺好的,你能答应我的时候我就特别开心了’

 

岳明辉走过去,狠狠地抱住这个跟他差不多高的弟弟,还带着少年人的轮廓骨架有一点膈手,但岳明辉知道,怀里这个少年,分明已经是个大人的模样了。

 

岳明辉脱下了自己盘了好几年的黄花梨手串,拍了拍徐圣恩的肩膀,‘这个送给你吧,不是特别值钱,但跟我挺久的了,带着保平安。’

 

所谓成年人,大概就是懂得克制。

 

第二天到了去练习室的时间,卜凡早早的等在宿舍楼门口,目送着起的最晚但动作最快和起的最早但同样很利索的木子洋和小弟离开宿舍楼,冷风吹得羽绒服鼓鼓囊囊,等着那个磨磨蹭蹭永远徘徊在迟到边缘的人。

 

岳明辉一出宿舍楼被冻着打了个哆嗦,整个人缩成了一个球,一抬眼看到了门口站着跟门神一样的卜凡,有点意外,呲着虎牙看着他,问了一句,‘干嘛呢,等人呢在这儿,这么冷干嘛不进去等’

 

‘等你’卜凡闷声说了一句。岳明辉有点意外,他很久没在早上见到卜凡等自己一起上班了,由于特别磨蹭的本质,基本上他都是整栋楼的最后一个。

 

‘哦,那走吧,吃早饭’岳明辉皱了皱鼻子,公司发的羽绒服感觉也没有那么暖和,冷风吹着头顶的小揪揪一抖一抖的,好像在跟什么人欢快的打招呼。

 

卜凡闷不做声的跟在岳岳旁边,两人安安静静的走着,卜凡偶尔会侧身帮岳明辉挡挡风,这个场景仿佛很熟悉,也很不熟悉,一切过往的昨天,好像经历了很多,又好像回到了从前。

 

骑着小黄车奔驰在郊区的小路上。

 

岳明辉生性有些怕冷,尤其是手冷,多年来的老毛病了。自称全节目组最爷们儿前十名的人当然不肯说出去,跟小姑娘的一样的小毛病,有人没人的都强撑着不冷。但这股子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潮还是一巴掌把岳明辉打回原形了。岳明辉忍不住从大衣兜里把冰冰凉的手拿出来使劲哈了一口气搓着,试图让自己暖和一点撑到室内。

 

旁边的伸出来一双大手,攥住了岳明辉冻得关节通红的手指头,掌心火热的温度十分熨帖,温柔的抚平蜷缩的手指,暖洋洋的包围着。岳岳抬头看了一下,卜凡低着头,很认真的帮他揉搓暖手,然后很自然的将这人的手放到了自己夹克衫的口袋里,用高于常人的体温烘烤着。

 

岳明辉有点小尴尬,但是手心里传来的温度实在太过舒适,又不想拒绝,对着卜凡满不在意的说了一句,‘小伙子真是火力壮,谢谢你哈。’

 

‘没事,应该的哥’卜凡闷闷的说着,也没有看岳明辉的脸,手里紧紧地攥着那人的双手,湿润润的潮乎乎的。

 

两个人一起到了食堂,果不其然已经是最后一波了,也没剩下什么,卜凡拉着岳明辉走到排队的窗口,准备随便买点什么吃。排队站在前面的人看着有点眼熟,室内暖风吹得岳明辉动作和意识都有点迟缓。前面的人听到了后面的动静,回头看了一下,喊了岳明辉一句,‘岳哥,早上好’

 

岳明辉晃了晃脑袋清醒了一下,一看是徐圣恩,‘哟,你今儿怎么这么晚吃饭’

 

徐圣恩有点不好意思的抬起左手挠了挠头,‘昨天你走之后,我又想起来过两天那个歌还得改改,就熬了个通宵’

 

卜凡看着徐圣恩左手熟悉的手串愣了愣,没有反应过来岳明辉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口袋里抽出来,吊儿郎当的跟对面打着招呼,‘这么用功啊,你那部分我觉得写的挺好的了啊’

 

‘嘿嘿,没有,我觉得还是可以再改的更好’两人之间一派熟稔的气氛,徐圣恩随口问了一句,‘岳哥,你昨天晚上在哪儿睡的啊。’

 

‘我啊,我在排练室凑合了一晚上,可真够冷的’岳明辉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遭遇,忍不住吸一吸并不存在的鼻涕,‘到你了,赶紧的吧,等会迟到又得挨骂’

 

‘哦哦哦好的’徐圣恩转头过去打饭。卜凡有点傻了,他不知道他哥玩儿的是哪一出,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直愣愣的大个子在那儿发呆。

 

‘干嘛呢你,傻了,你不吃我自己点了’岳明辉推了他一下,这下才反应过来拍到他买饭了。岳明辉先买完了几个包子和一碗粥,等着卜凡纠结完今天的早饭,端着盘子坐到了徐圣恩他们那桌。

 

一帮小伙子在一起,一点都不安静,吃个饭吵的仿佛要把吐沫星子喷到天花板上,岳明辉笑嘻嘻看着他们闹,絮絮叨叨跟对面的圣恩讲着他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吃的都是些什么垃圾东西,悲惨的天天思念炒肝儿包子卤煮火烧,实在是受不了天天培根煎鸡蛋香肠吐司片,不是人吃的。

 

徐圣恩还是一脸温柔笑眯眯的听着,时不时插上两句,卜凡坐在岳明辉隔壁,慢吞吞的吃着早饭,他也不知道他哥到底做了什么,不知道那条手串怎么回事,不知道为什么岳明辉要睡在训练室。

 

卜凡觉得自己的算命本事,在他哥身上,就跟加了屏蔽罩一样,永远都不好使。

 

‘凡子,我走了’岳明辉吃完了早饭,端着托盘看了卜凡一眼,先走了,左右两人也不是一个组的,不管怎样都不顺路。

 

卜凡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他想起来他还有话想跟他哥说,人走的没多少的食堂空空荡荡,他喊了一句格外的响亮,‘哥’

 

‘干嘛呀,有啥事’岳明辉看着他,就好像在那些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温暖而粘腻的空气,站在公司教室门口歪头看着他,等他说话。‘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说,可以么’卜凡对着他哥的多数时间都有点底气不足。

 

‘等晚上吧,正好我也有点事想跟你说,赶紧走吧’说完也没回头就走了,留下卜凡一个人端着托盘在思考什么。


--------------------嘻嘻----------------------

圣恩底迪还有一丢丢戏份就杀青啦。


评论 ( 13 )
热度 ( 156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