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ABO】来一碗甜甜的燕麦粥_10最终章

10.

 

傍晚的冷风残留着几分太阳的余晖,岳明辉依约到了露台,等着卜凡跟他的最后摊牌。

 

‘不好意思,哥,迟了一会’卜凡额头上带着细细密密的汗珠,有些晶晶亮,带着几分歉疚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岳明辉,‘有点事儿耽误了’

 

‘昂,没事儿,说吧,把我叫过来有什么事儿’岳明辉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早先去卜凡他们半兽人的练习室找过这人,却被告知早就离开了,他迟到的这会去做了什么,自己也不是很想知道。

 

‘哥,’卜凡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有些手足无措,傻愣愣的大男孩站在那里,好像被家访的高中生,手都不知道往那里摆。

 

‘怎么了?’岳明辉看着他嘴角含了几分笑意,他的男孩要是还是一派单纯的模样,那多好,可惜没有人不会长大,没有人会停在原地等你。

 

‘我刚刚去找了徐圣恩’岳明辉用小指转了转耳朵,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我去问他到底有没有跟你在一起’

 

岳明辉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问卜凡‘你问他,他怎么说,不是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弟弟’

 

‘不是,怎么跟我没关系了,你咋这样’卜凡一皱眉,又开始着急。

 

‘行行行,那你告诉我,他怎么说’岳明辉看小孩的表情盯着卜凡。‘他说,我是个二傻子’卜凡带着几分不服气。

 

岳明辉听见乐不可支,‘哎哟我的好弟弟,咱才在这儿呆了多久啊,你就被人识破了’

 

卜凡眼神很认真的盯着他哥,‘他说我傻,弄丢了你’

 

岳明辉突然就笑不出来了,有几分尴尬的摸摸嘴角,小虎牙也收了起来,咳了一声试图转移话题,‘他跟你说这些干什么,没有的事儿,这都什么事儿啊……’

 

‘哥,我也觉得这事儿我干的特别操蛋’卜凡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清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岳明辉歪了歪嘴角有几分不屑,‘那你说,我想的什么样儿啊,你怎么这么精啊你都知道’

 

‘我就是知道!’卜凡脸上显出来几分大义凛然,‘你以为我到了这个充满诱惑的地界就出轨了,你还以为我跟锐哥有一腿,以为我不喜欢你了,以为我不要你了,你还试图跟别人跑了’

 

这一击直球打的岳明辉猝不及防,他没想到那些成年人的不该说出口的心思就这样被赤裸裸的摆在台面上,太赤裸了,什么遮盖都没有,让社会的老油条有些难以是从。

 

‘呃,这个吧……’岳明辉有点心虚的摸摸鼻子,‘我又没说错什么,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卜凡一听知道自己都猜对了,十分肯定的说,‘你就是这么想的,所以你才跟我说分手,我跟你说岳明辉,岳大队长,我不同意!’

 

‘这么大声儿干什么,你是有理还是怎么的’岳明辉害怕叽叽喳喳的卜凡引来别人,自己却嚷的更大声。

 

‘我就是有理,我跟锐哥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卜凡急急忙忙的说,‘你自己瞎猜还不问我,一次机会都没给我,你还特别有理,你还出轨’

 

‘停停停这都什么啊,我都看见了你还跟这儿演,滚边儿去’岳明辉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还我出轨,我那叫正常人际交往’

 

‘哥,你哪点都好,就是不相信人这点特别让人头疼,尤其是不相信我,我在你心中就是这种人,我说过的话你是不是都觉得是放屁’卜凡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也没有到放屁的程度吧……你真恶心’岳明辉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看,一味的躲避话题。

 

‘我前两天跟锐哥走的近点是因为,锐哥说他有个朋友在国外,做了那个腺体摘除手术,我就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儿’卜凡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哥,扳过他哥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衣服上的信息素是因为练舞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根本不是锐哥的,而且’

 

夜晚的冷风和有几分意外又在情理之中的事实真相激的岳明辉愣住了,他有几分迷茫,不自觉的打了个摆子。

 

卜凡见状,拉开自己长款羽绒服的拉链,把岳明辉整个人裹在怀里,一派温暖干爽的樱草燕麦味,一如从前,‘而且锐哥有对象,还特有名儿的那种,你没看到他的后脖子永远被头发盖着吗,他自己打了抑制剂不想让别人知道而已。’

 

呼吸之间都是卜凡身上信息素的淡淡香味儿,岳明辉觉得自己脑子有些迷糊,大概是太过温暖不想抽身,听着卜凡说话有些心不在焉,‘谁啊’

 

卜凡低头在他耳边说了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当红偶像级别的人物,信息素的味道家喻户晓,怪不得周锐要打抑制剂。

 

看着岳明辉楞楞的表情,卜凡知道他听进去自己说的了,一把将人搂得更紧,岳明辉忍不住贪图这个日思夜想的怀抱,两只手不自觉的环住卜凡的腰身,过大的精神压力导致两人都瘦了很多,能摸到肋骨的轮廓。

 

岳明辉静静地把头贴在卜凡的胸膛上,带着几分难得一见的乖巧,听着卜凡慢吞吞的声音带着胸腔的震动,‘人家锐哥根本看不上我,你看到我俩那次,很明显是一堆人闹着玩,屋里还有别人呢,我真想干点什么我能找这么个大庭广众的地方?他们都知道你跟我好,就是你,老瞎想,还跟徐圣恩玩儿什么不带真心的垃圾游戏,哥你这个人,最讨厌。’说完忍不住亲了亲岳明辉的头顶,温热的,不带情欲色彩的吻,干净得如同大男孩的信息素,一片阳光明媚。

 

乖巧的像小猫一样的岳明辉用头顶的小揪揪蹭了蹭卜凡的胸肌,有点扎扎的,‘咋啦,这会儿又说你哥讨厌了,还想不想和好了’

 

卜凡的声音闷闷的,‘我就没想过跟你分手,你就是最讨厌,可我最喜欢你,你老这样,以为自己见多识广,还好面子,心里想什么事也不跟我说,也不问问我,还把我当小孩,真讨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而且,就算是我被别人抢走了,就算是我心智不坚定,你为啥不相信你自己呢,你倒是把我抢回来啊,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付出一把吗’

 

‘也没有那么不值得……’岳明辉还着卜凡腰身的手紧了紧,脸蛋贴着胸膛,隔着衣服传来的体温令人熨帖,‘但我就是害怕……’

 

‘害怕啥啊哥’卜凡把他哥从怀里捞出来,凑上前去盯着他的眼睛,‘协议都签了,你还一点都不信我,你是不信我还是不信自己啊,你那么好,我为啥要找别人啊我是不是傻’

 

‘你是挺傻的啊’岳明辉带着真心的笑容闪了一下卜凡的眼睛,‘傻到找了我呗’

 

‘哥,你就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好,我有多怕你离开我’卜凡有点心疼的把他哥重新抱在怀里,紧紧地箍住,‘他们好多人都喜欢赖着你,你那么好,我疼还来不及,咋可能找别人啊。我知道我自己不够优秀,我就老怕你看不上我,所以我就拼了命学……’

 

‘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我都好久没跟你一起上班了,说都是借口,我千不该万不该冷落你,让徐圣恩那厮钻了空子。’岳明辉听了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人家圣恩是个好小孩,你别这么说人,被听见多不好,都是我不好’

 

‘嗯,就是你不好’卜凡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但他就不该觊觎你,还趁机下手,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你是不是真的打算跟他跑了’卜凡有点凶狠的看着他哥,‘你把你手串儿都送给他了,我还没有呢!’

 

‘啊这个吗,也说不定呗’岳明辉摸摸鼻尖,看着卜凡的眼神亮亮的。

 

‘不行,我不准’卜凡捏他哥的胳膊用了点力气,‘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我签了协议明媒正娶的,要跟我过一辈子的’

 

‘哥,我会对你好的,也会努力创造条件养你的,我们山东人都可疼媳妇了,我媳妇还这么好’卜凡凡就像发誓一样絮絮叨叨的,‘我以后每天都跟你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训练,一起出道,一起吃饭,绝对不因为别人不理你,绝对不会有一丢丢冷落你,永远都想着你,永远把你放在第一位’卜凡瞪得圆圆的狗狗眼带了点水汽,‘这样,你能不能一直跟我在一起’

 

岳明辉有点生气又觉得好想笑,‘卜凡凡’

 

‘咋啦,哥’卜凡试图把大头靠在他哥肩膀上,结果被捏着耳朵拎了起来。‘你哥我长得像张柏芝吗?’

 

‘不像,你比她好看,你最好看’卜凡想也没想的回答道。

 

‘那你他妈的跟我这儿整什么河东狮的烂桥段啊,你哥是女人吗用你在这儿叽叽歪歪’岳明辉跳下露台抖了抖身上的土,‘走了回宿舍,不然赶不上热水洗澡了’

 

‘你比女的还计较呢’卜凡嘟嘟囔囔的,耷拉着头跟在后面。

 

‘说什么呢你卜凡凡,我看你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岳明辉抬眼看着他,‘过来,帮你哥暖暖手,天儿那么冷,也不说有点眼力价儿,这么大人了这还得教’

 

‘哎!’卜凡凡兴奋的跟了上来,极其熟练的把他哥环在怀里,大手抓住岳明辉细白的手腕,把整个人包起来,浸泡在带着春天气息的信息素里。

 

‘走嘞,回家咯’

 

西伯利亚的冷空气终将消散在青年人炽热的爱恋里,月明星辉,从此之后,有我的地方都有你,尽我所能,许你我所拥有的一切。

 

这可能就是爱情吧。


无关性别,无关其他,只关你我。


【完】


------------------------------------------------------------------

这篇完结了哭唧唧!开心心!

这是我第一篇写的文,其实之前有朋友说虐啦什么的,不虐啊!在我心里他们都不是完美的人,谁不会成长不会犯错呢,误会啦什么的啦解开就好了,千帆过尽,我爱的人依旧是你啊!

写ABO设定是因为,我不想写的太现实,想有点距离感。

谢谢大家资次!!谢谢大家包容和鼓励!!!希望能有小心心和评论!!我好喜欢看评论哦!!!

爱你们,爱岳老师,爱卜凡凡!!

评论 ( 37 )
热度 ( 245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