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短篇】廊坊爱情故事

恶搞梗,人设是心机直播大佬X小主播

一个小甜饼随便吃吃~我真的写不了太土…

另外明天开一个道士和小狐妖的故事,依旧是卜岳,希望小仙女给留下小心心和小蓝手

再次感谢资瓷!

----------------------------------------------------------------------------

 

慢手知名主播白飞飞,直播榜单上永远都在前十位,从不跟其他主播抱团,每天带着一堆小弟给大家跳社会摇,长得像混黑社会一样的凶狠,但是人又很逗,堪称慢手直播界的一朵奇葩。

 

主播白飞飞真名叫做卜凡凡,当年为了偷懒随便起了这么个艺名,粉丝偏偏觉得可爱极了,一到直播时间就刷的满屏都是小蝴蝶,口号是飞飞放心飞,白白永相随。忘了说,白飞飞的粉丝本来是要叫白/粉的,但实在是太容易被和/谐,只能改名叫白白,跟小学生后援团一样的幼稚。

 

当年慢手刚开始火的时候就被卜凡凡捕捉到了一丝商机,凭借着自己从小打下的街舞基础和擅长说相声的个人技,一炮走红。现在每天的正业就是白天带着小弟们训练拍小视频,晚上开直播,给观众说说相声跳跳舞,小日子过得也挺充实。

 

直到有一天他在上班时间看到一堆小弟凑在一起摸鱼看直播,卜凡凡非常好奇,按理说这些小弟跟着他纵横直播界多年,还能有什么样的直播这么吸引人,仗着一米九几的身高越过一排小弟的头顶,在旁边偷看他们。

 

界面很熟悉,但却不是自家慢手,而是隔壁号称越玩越嗨的甩音APP,跟慢手是死对头。卜凡凡有点生气,心说这些小弟也太不上道儿了,看直播还得去隔壁看。

 

直播画面是一个低头的小帅哥在给客人剪头发,过于肥大的帽衫露着纤细的锁骨,额前一缕黄色的刘海垂下来,格外专注的给人修剪轮廓,卜凡凡刚想说这跟村口理发店的Tony老师有什么区别,现在Tony老师都知道染两缕彩色的吸引眼球,这个人还是黄色的造型。真土,卜凡凡忍不住撇嘴,想走。

 

刚好这会给客人修剪好的造型完成了,小帅哥抬起头来对着直播镜头笑了一下,小虎牙特别可爱,眼睛带着一点弯弯的弧度,对着观众说:“朋友们看看好看不好看,如果好看的话可以来找我哟,我的联系方式是河北省廊坊市坤音街道233号,谢谢大家观看。”

 

“嗷好看好看,你最好看!”“可爱可爱,你最可爱!”“我约了小辉每天去剪头发你们就羡慕我吧啊哈哈哈哈”小弟们顿时爆发出一阵鬼哭狼嚎,卜凡凡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好像被刚刚那个笑容电了一下,看着这些不干正事沉迷小帅哥的奇葩直男小弟们,咳嗽了一下彰显自己作为老大的威慑力。

 

“诶,老大来了”小弟们互相看了看,低着头不敢吱声,领头那个拿着手机的小弟迅速的收起来放好,犯错一样看着自家老大的黑脸。“你们可以玩儿,但是要认清自己的身份,你们让别人怎么看我们白飞飞家族,看个直播而已有什么好兴奋的,还去甩音看,有你们这样的吗,对得起我们慢手官方吗”

 

“我们知道错了,老大”小弟们一看就是久经沙场,回答的又响亮又整齐。“行了,今天的那啥玩意儿干完了,玩会就玩会吧,晚上还得直播,别玩儿太长时间啊你们”卜凡凡看了一下小弟们,准备往自己的专属办公室走,刚走出两步又倒了回来,指着前头拿手机的小弟说,“等会把他的甩音账号给我发过来”又指了指刚才说自己预约了理发的小弟,“还有你,明天给我出去跑业务去,你个寸头有什么好麻烦理发师的,预约信息发给我,听到了没”

 

被点名的小弟们不敢言语,只能含泪交给老大交代的东西,目送着老大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预约被抢走的小弟格外的痛心,寸头怎么了,要知道这个预约名额可是他排队好几个月才排到的,这下老大发话,全都泡汤了。

 

深夜,直播结束后的白飞飞窝在自家别墅的鎏金大床上,握着手机笑的像个痴汉,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小帅哥,和被手汗浸润写着预约信息的小纸条,彻底沦陷了。

 

这人必须是我媳妇了,白飞飞大佬非常霸气的宣布。

 

第二天一大早,白飞飞大佬就请了假说今天不直播也不训练了,早早的穿好自己最贵的貂,头发梳的溜光,就跟出门就要走秀一样,卡着约定的时间到了那家小理发店。

 

卜凡凡想着,过早到了太不矜持,太晚到又很不礼貌,只能卡着点到,一秒钟都不错的推开了理发店的玻璃门。

 

其实岳岳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人,预约的信息上说的是个寸头只是来推一推鬓角顺便剃线,但眼前这个人的发型明显对不上号,在外面看着手表溜溜达达了半小时,时间久到岳岳都以为这个人不是来理发,只是刚好找了个地方等人,这位看起了很凶狠的先生推开了大门。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您有预约吗?”岳岳起身上前迎客,露出了招牌笑容。头回见到真人的卜凡凡愣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我有预约,我就找你,剃头发”说完顿了一下,“你真好看”

 

这种情况岳岳早就见惯了,还是一样的客套笑容,跟直播里一样的磁性嗓音,看着他说:“好呀,那您跟我来先去这边洗头,我今天有个直播任务可能需要您配合一下,您看方便吗”

 

卜凡凡想都没想,似乎早就忘了自己身为慢手当家主播的尊严,上来就答应了,乖巧的跟着去洗头,期间水不小心流到眼睛里,都没能阻止这位大佬盯着岳岳直勾勾的眼神。


直到坐在椅子上,岳岳打开直播跟大家问好,卜凡凡仿佛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件事,但是为时已晚,只见卜凡凡标志性的硬汉脸出现在直播界面里,甩音的观众开始疯狂刷屏,以及不断涌入来自慢手死忠粉的质问和谩骂,吓得岳岳只好关了直播界面。

 

卜凡凡刚洗好的头发还有点湿,有一缕碎发耷拉在前额上,这下才仔细观察过这个人的岳岳突然觉得很眼熟,问他:“你是慢手主播吗,那你为啥要找我剪头发,还答应我开直播,你想干什么?”语气有点凶的质问他。

 

“我没想干啥”卜凡凡有点语塞,“我就觉得你真好看,想认识认识你,我就来了,我刚没反应过来,给你造成了不太好的后果,不好意思啊”

 

岳岳有点无语,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长这么大的,这事儿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看着岳岳有点不爽的脸,卜凡凡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示意岳岳自己出去一下。被打乱直播计划正在生气的岳岳也没正眼看他。

 

过了一会,卜凡凡回来了,跟岳岳说已经跟慢手官方打好招呼了,如果他没有跟甩音签约的话,去慢手直播可以直接签合同,他罩着他。

 

岳岳哭笑不得:“您今天第一回来,我都不认识您是谁您就给我整这么一出,说让我跳槽就让我跳槽,不是,我凭什么啊?”带着一点京腔的口音和平时直播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我在甩音直播的好好的,我有病啊去慢手干什么,跟着你们一起摇啊”

 

“也不是不行”卜凡凡当真了,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我觉得你特别适合摇,你看咱俩跳那个最美情侣怎么样,我觉得特别合适”说完还自顾自的哼了几句,就在一起,让我们相遇。

 

岳岳被气的不知道说啥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是这个白眼都让白飞飞大佬觉得好看的不行,跟他说:“你看,我今天不小心弄这一出,你在甩音也待不下去,不如跟我去慢手,反正你也没合同。”这是早早都调查好的,胸有成竹。

 

看着他这个样子,岳岳忍不住猜测这个大个子是不是早有预谋,但眼前的情景就是甩音待不下去了,要想继续直播只能去慢手,不然他的收入来源和广告就要少好大一部分了。

 

岳岳叹了一口气,答应了他。卜凡凡面上不显,实则兴奋的要命,媳妇都拐到自家地盘了,距离真的成为自己的对象还能远吗。真是一位心机大佬。

 

后来岳岳去了慢手,每次直播都能看到悬着高高的打赏榜第一名白飞飞大佬,每天早早的蹲在理发店门口,再后来甚至登堂入室,接岳岳上下班,每次直播三句话不离岳岳,还创作了以爱岳岳为主题的名曲。

 

“想和你一起去浪漫的石家庄,然后还有济南和潍坊~”

 

顺理成章的,曾经甩音国服第一扳手岳岳同学就成为白飞飞大佬的对象。

 

两人在一起好久之后,有一天岳岳突然想起来问睡的迷迷糊糊的卜凡凡,当时是不是故意的要让他开直播,被迫他跳槽。沉浸在温柔乡里的卜凡凡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如果当时岳岳没有要开直播,他也有后招。

 

岳岳看着眼前往自己怀里钻大头,冷笑了一声,第二天起床的卜凡凡发现自己连人带被窝丢出了卧室,还有一张小纸条写着让他睡客厅自我反省,字难看的要命一看就是他家岳岳亲笔。

 

卜凡凡摸了摸头,只能去讨媳妇的原谅了。

 

后来岳岳问过卜凡凡,为什么会对他一见钟情。卜凡凡觉得这个问题真的太好回答了,因为就是你,没有理由的,看到你就会心跳加速的那种,愿意让你剪一辈子头发跟你跳一辈子社会摇,愿意挖空心思精心布局让你落入我的陷阱的,喜欢你。

 

只喜欢你。


评论 ( 15 )
热度 ( 148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