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小道士_2

这篇可能有点慢热,我慢慢写哈。

就是想吃点温馨甜饼而已。

继续求小心心和小蓝手。

欢迎评论呀嘿嘿嘿!

---------------------------------------------------------------------

2.

 

卜凡凡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惹他家狐狸先生生气了,岳明辉同志已经三天没理他了。

 

情人节那天恰逢训练的日子,一群妖累的跟死狗一样。别看妖都有种族技能,但这种比赛为了公平竞争,也为了帮助这些小崽发泄多余的精力,防止他们出去捣乱,是不许作弊的。像卜凡这种少见的人类也不例外,但也还好,凭借着多年念咒的经历,卜凡凡同学在RAP上造诣颇高。种族优势肯定还是有的,比如隔壁那条热爱RAP的蠢蛇,扭起来还是挺好看的。

 

原本分组前坤音小团体说好的卜凡凡和岳明辉去的RAP组,前者是因为擅长,后者被问起来的时候说,喜欢。大概老年妖都喜欢这种活力十足的风格吧。指导他们训练的导师给他们准备了好多甜食,说是过节,也算是发福利。

 

卜凡凡兴高采烈的跟着岳明辉的屁股后面逛着,手里捏了一个网红巧克力脏脏包,看着他家的狐狸先生,趁其不备抹了点巧克力在老狐狸鼻尖,转头就被隔壁一个小狐狸精搭讪了。不得不说狐狸精的种族技能应该是魅惑,小狐狸精化形是很好看的,走的是当下流行的美少年路线,对着高大的小道士撒娇,偏偏小道士还不觉得有什么,被娇羞的锤了两拳,虽然有点尴尬和害羞,但也没说什么。

 

在一旁的老狐狸哼了一声,面不改色的吃着刚刚递到手里的脏脏包,冷眼看着一被放出来就勾三搭四的小道士,心里暗暗不爽。虽说这件事跟小道士没什么关系,但是老狐狸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是自己的化形不如这黄毛狐狸好看吗,好歹也是狐中贵族的白毛,怎么能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比下去。

 

老狐狸暗暗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决定给这小道士一点颜色看看。

 

第二天训练结束,在教室里跟别的妖打屁了半天的小道士却发现自家狐狸先生早就走了,明明在一间教室里训练,却没有等自己。小道士挠了挠头,有点不明白。大概狐狸先生有事要忙吧。

 

第三天训练结束,狐狸先生依旧没有等他,甚至当天晚上都没有在宿舍睡觉。

 

这下小道士仿佛摸到了一点门槛,原来是他家先生生气了。可是他家先生为什么生气呢,他也不知道。卜凡凡有时候觉得,妖的心思真难猜啊,他一个弱小又无助的人类,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不该他这个年纪承受的事情。

 

可能因为是命吧。

 

第四天上台演出,卜凡凡准备妆发的时候瞥到了岳明辉,他跟组里的那个叫徐圣恩的柳树精在一起聊天,卜凡凡路过的时候看都没看他一眼。卜凡凡有点吃味,毕竟这柳树精天生不知道那根筋长歪了就不太直,本来就喜欢男妖,妖界又没有种族隔离,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卜凡凡溜达到后台窝着,旁边还有跟他一组的年轻小妖们,隔壁那个酷爱唠嗑的兔子精今天的扮相格外的惊艳,怀里还抱着跟卜凡凡一组的小折耳兔,不知道的还以为奶孩子呢。兔子精周锐看了一眼低气压中的卜凡凡,顿了又顿,还是没忍住嘴碎:“卜凡,你看看你们家岳岳,你就该给他买点眼霜,这个眼纹怎么这么多”碍于摄像机在此不敢乱说话,周锐实际上非常挑衅的看着卜凡凡晃了晃头发,意思是你家岳岳的皮毛没我的好看吧。非常嘚瑟。

 

虽然在跟岳明辉闹别扭,但是关键问题上决不让步的卜凡凡一顿呛呛就把老兔子精给噎回去了,吓得怀里的小兔子一直劝架。

 

“卜凡你怎么跟吃了枪药一样?”过会转到摄像机录不到的镜头,周锐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你!”眼瞅着卜凡凡又要开始呛呛,周锐赶紧止住这人的话把儿,“你也别着急说我,我说的是实话,你家岳岳看着化形挺好看的,你见过他原形吗,他原来受过的伤你见过吗?没看过就呛我,我说的对不对你咋知道?”卜凡凡顿时就说不出话了,虽然他跟他家狐狸先生在一起呆了快两年,从来没见过他变原形,要知道李振洋偶尔都会放出来几只小蝙蝠帮自己干家务,但是岳明辉一直保持着人形的状态,既克制又莫名其妙,毕竟妖变成原形才是最舒服的姿态。

 

卜凡凡有点说不清楚,心事重重的等着上台表演。本来准备的好好的舞台不知道被谁动了手脚,耳返出了点问题,偏偏只有他们这组,很难让人不想到阴谋论。但是卜凡凡有点心不在焉,心里装着全是他家狐狸先生到底怎么了,以至于也没太在意旁边的议论声。

 

回到休息室卜凡凡终于有机会又见到了他家狐狸先生,但是岳明辉是谁啊,千年的道行能是这么轻松的被看破的。饶是卜凡凡在旁边蛇皮走位的撩闲,也没能换来自己家狐狸先生的青眼,卜凡凡更加沮丧了,乖巧的窝在后排座位上看节目,盯着他家狐狸先生的后脑勺仿佛要看出花来。

 

一屋子年轻气盛的小妖自然是不肯安分的,到了李振洋那部分的时候,两家公司突然开始莫名其妙的吵,平时成熟稳重的老狐狸突然站起来大喊李振洋的艺名儿,吓了卜凡凡一大跳,反应过来就跟着狐狸先生喊。果然体形是有优势的,己方人少丝毫不输阵,闹了一会感觉没意思的狐狸先生转头走了,瞅准时机的卜凡凡赶紧跟上,把他拉到楼道里的死角。

 

“哥?”卜凡凡有点试探性讨好的问了他一句。其实这个时候岳明辉早就不气了,就等卜凡给他个台阶他就顺杆子下去了,“拉我干嘛呢?”老狐狸祖上就是土生土长的北京户口,化成人形口音带着一点好听的京腔。

 

“哥,你干嘛生气啊”卜凡凡碍于不知道差了多少的辈分,一律管比他大的叫哥。老狐狸仰着头看着他笑了一下,眼睛眯起来看着有点狡猾,“我为什么生气你不知道?”“哎你不是因为我跟别的小妖玩儿的好,所以生气了吧,你也太幼稚了哥,都不知道几百岁的妖了还这样。”

 

岳明辉有点不爽:“年纪大不能生气是你家的规矩啊,再说了我生不生气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我干嘛?”“哎呀你是我哥嘛。”卜凡凡凑上去抱了抱他家狐狸先生,要不怎么说这小道士就是块木头,“那你别生我的气了呗,你都气了好几天了,气坏了咋办是吧哥。”

 

“哎哟,你还知道气坏了我呢?”岳明辉被卜凡凡表演装的人造貂皮包裹着,算是默认了他的道歉,毕竟教育还是要一点点来,这下能看出自己有错,也算是这戏没白演。“我下次不看别的小妖啦,反正也没你好看。”卜凡凡把岳明辉的冰冰凉的爪子塞到自己的袖口,拉着人往休息室方向走,“你说你也是大妖了,为啥手老是冰凉凉的呢。”“怎么了不行?”岳明辉被拉着还嘴上不饶人。“行行行,哥你说什么都行,好了吧”卜凡凡无奈的屈服了。

 

晚上吃饺子的传统活动让一群小妖怪老妖怪都挺开心的,毕竟是传统节日了。卜凡凡的始终用手笼着他家狐狸先生的爪子,连摄像机镜头扫过来都没发现,还是机警的岳明辉把爪子抽了出来,也不知道被拍到了多少。

 

热闹过后是漫漫长夜的寂静,卜凡凡拉着岳明辉的手慢吞吞的往宿舍走:“哥,我问你个事儿啊?”“你说”折腾了一天的老狐狸受不了这个,心不在焉的回应着。“哥,你原形啥样啊?”“白狐狸啊,你不是知道,这你也问。”岳明辉困意上头,说话没谱。“那我能不能看一眼?”卜凡凡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有什么不行的,那你抱着我。”本来以为岳明辉会推脱的卜凡凡有点惊喜,没想到这人一口就答应下来。大概是太困了,左右今天晚上管得也不严,岳明辉环着卜凡凡的脖子,一阵白烟过后变成了一只全身白色毛茸茸的白狐狸,大尾巴甩了甩,趴住就不动了。

 

作为一个刚下山不久的土包子道士,卜凡凡见过的妖也不是很多,但他也知道眼前的这只不太对劲。本来应该光滑油亮的白色皮毛有一点暗淡,骨骼很明显,摸上去的手感有些单薄。要知道大妖很少有不爱惜自己皮毛的,你看看隔壁那条蛇,打从进了这集中营见风长,原形都快变成蟒了,哪还有个蛇的样子。卜凡凡小心翼翼的摸着这只狐狸的毛毛,很柔软的带着点体温,蹬在卜凡凡腹肌上的爪尖有一点粉红色,就跟变成人形的粉色关节一样,有一点可爱。大概是被顺毛顺的太舒服,睡着的岳明辉发出一点呼噜噜的声音,尖尖的嘴巴张了张,露出一点粉色的小舌头。

 

卜凡凡一颗伟岸的直男心脏差点被萌化了,托住狐狸的屁股往宿舍走,一点都不避讳吃豆腐什么的,楼道里碰见的小妖在张嘴惊呼之前,就被卜凡凡一个眼神瞪了回去,生怕吵醒了怀里睡觉的狐狸先生,凶的要死。

 

悄悄地回了宿舍,两个夜行生物的舍友还没回来,卜凡凡将小狐狸放在床内侧,轻手轻脚的脱了外衣钻进了一个被窝。被窝被体温烘烤的热乎乎的,睡梦里的小狐狸不自觉的往热源处靠拢,卜凡凡开心的抱了个满怀,蹭了蹭柔软的毛毛,决定明天起开始给他哥加菜,怎么也得养成个体重达标的狐狸,不然不能算合格饲主,要被妖界管理委员会告的。可问题是,卜凡凡同学,这究竟是谁饲养谁啊,还能不能搞清正确的主仆关系了。

 

心满意足的卜凡凡同学享受着蓬松的毛毛被窝,哪里还有脑子思考这些。


评论 ( 6 )
热度 ( 100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