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短篇】可惜不是你

现实向,有一丢丢卜鬼。

---------------------------------------------------------------------------

岳明辉握着钥匙的手有一点抖,陌生又熟悉的质感,多久没有体会过了呢。

 

一年前大概这个时候,公司安排四个人参加了一个比赛,说是命定也好,改变命运也好,这个比赛让四个人一炮而红,卜凡出人意料的进入了九强,拿着出道的通行证签了一年的合约。

 

和本来说好的一样,岳明辉被安排去了美国学习,小弟和木子洋也有了不同的安排。忙忙碌碌的一年,等着卜凡回归之后再做打算。

 

一年不短也不长,够你读一个研究生学位,够你粗略的了解一个人,但其实又什么都不够。岳明辉想起过往,低头微微笑着,时光并没有改变他什么,只是显得越发温润,曾经年轻的锋芒棱角并未收敛但也不曾刺人。想着这些年自己上网搜到的卜凡的种种,跟队友的嘻嘻哈哈,越发出色的惊艳表现,还有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打来的几个越洋视频,还是那样一个大男孩,眼睛里有光一样的看着你,令人不得不动心。


岳明辉有的时候也想,卜凡他一个人,面对花花绿绿的世界,会不会变心。紧接着马上就说服了自己,那是他家凡凡啊,生活哪有那么多的狗血剧情。

 

“咔哒——”岳明辉扭开了锁,推门进去,眼前却是赤裸上身打闹的两个人,一个是卜凡,另一个他也认识,现在跟卜凡在同一个组合里的小鬼。眼见着卜凡单手压住小鬼要上手,岳明辉轻轻地咳了一声,唤回了两个人的注意力。

 

“哟,岳哥回来啦。”小鬼叽叽喳喳的大嗓门还是没变,啪叽一巴掌拍到卜凡的胸肌上,“傻了吧唧的干嘛呢还不把行李接过来。”卜凡有一点愣住了,恍惚之中想起来自己的爱人上飞机之前打过电话来说要回来了,自己当时说什么呢,要录歌,没办法接他,让他自己回来。

 

气氛有一点尴尬,小鬼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卜凡,卜凡赶紧反应过来要把岳明辉的行李拿进来。岳明辉笑了一下,像邻家大哥哥,卜凡本来以为会有铺面而来的一顿臭骂,就像他忘了给他哥买煎饼的时候一样,没想到什么都没有,岳明辉就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晚饭时间是三个人一起吃的,小鬼的嘴巴是食物也堵不上的聒噪,不停地问岳明辉这些年在美国见了谁,谁跟谁又怎么样了,岳明辉耐着性子一一答了,而一向喜欢热闹且话极多的卜凡却很安静,慢慢的吃菜夹菜,间歇性看他哥一眼,不搭话。

 

吃过晚饭岳明辉把碗碟拿进厨房放到洗碗机里,洗碗机是新装的,岳明辉也没见过的型号。小鬼蹦蹦跳跳的跑进来操作了一番,跟岳明辉说,这是因为卜凡特别讨厌洗碗所以才装的。格外沉默的卜凡拎着小鬼出来,三两句就把人打发走了。缺少了一个大喇叭在屋里的气氛格外安静,岳明辉把自己的箱子整理好,对着卜凡笑了笑,推说自己累了,拿了东西进去洗澡。

 

夜晚两个人习惯性的躺在一张大床上,但又好像很久没有感受过彼此的呼吸,卜凡看着岳明辉尚未擦干的几缕碎发掉在额前,头发已经不是练习生时候的五彩斑斓,而是纯黑色,修剪的很整齐,卜凡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或者说,想解释点什么,解释为什么说去录歌却偏偏在家里,想要抱抱他的爱人,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事想做,但又不知道怎么说。

 

“睡吧,你也累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好像识破了他的意图,岳明辉扭头对着外面,闭上眼睛不准备作答了,卜凡心底里叹了一口气,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清早卜凡起床,一如平常的习惯在床上伸懒腰,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昨天他哥明明就回来了,可是半边床铺却是空荡荡的。睡意被猛然惊醒的卜凡坐了起来,环顾四周,哪里还有他哥的影子,昨天带回来的大行李箱也不见了,静悄悄的,仿佛没人来过,仿佛这一年当中每一个独自醒来的清晨。来不及细想,经纪人的电话又打来了,他们团队的经纪人是一个非常有名的职业女性,要求极高,说是九点到,多一刻钟都不行,卜凡只得急急忙忙的出门去赶通告。

 

彼时岳明辉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他在北京是有房子的,只不过太久没住过了,感谢他的母亲帮他整理的干干净净,不至于尘土飞扬。想到当年为了跟卜凡在一起,他跟家里本就如履薄冰的关系更是瞬间破裂,但他很决绝,他相信卜凡,其实是相信自己,然而现在,他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主卧的墙上挂着一幅油画,是卜凡手艺还未生疏的时候画的,画上两个人靠着,笑着。岳明辉还记得当年卜凡给他这幅画的时候说,等到了结婚的时候,我们两个也这样拍,到时候摆个照片在家里。岳明辉有点被这种幼稚感动了,结婚,对于两个人来说遥不可及的一个词汇,但从卜凡嘴里说出来,三分也成了七分。岳明辉把画拿回家,裱好郑重其事的挂在墙上,仿佛真的有那么一天,会用结婚照来替代他。

 

岳明辉觉得自己有点好笑。

 

是的,他知道小鬼和卜凡只是朋友,并没有什么龌龊,卜凡还是那个样子,玩儿起来的时候像个幼儿园小朋友,但他突然累了,就这几年,发生了太多事,岳明辉突然觉得,这份所谓的爱情,其实是负担了。

 

刚回国没什么事儿的岳明辉在家躺了几天,乐得清闲,中间给老队友木子洋打了个电话,前几个月小弟成年,半推半就的上了木子洋,木子洋并非不知道他心里那点小心机,但愿意宠着他,被套牢的十分开心,岳明辉也觉得开心,有情人能终成眷属总是好的,所有人都挺好的,自己也好。

 

再次见到卜凡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早上,岳明辉迷迷糊糊当中听到有人摁门铃,以为是快递,带着一点起床气去开门。一开门出现了卜凡高大的身影,有点逆光,看着有点凶狠,有点不快。岳明辉的瞌睡终于清醒了,仰头看着卜凡的脸,睡意松松垮垮的掉在肩膀处,宽松的运动裤露出纤细的脚踝骨,带着一点慵懒的单纯性感。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卜凡看着眼前这人,气色还是很好,相比之下刚赶通告回来的自己的风尘仆仆,有点阴沉的说。

 

“进来啊,请进。”岳明辉带着一点客套的疏离,跟记忆力的那个嘴碎又事儿多的北京爷们一点都不一样。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我这些天给你发的微信打的电话你一个都没有回复。”大概是长途跋涉带来的疲惫,卜凡的语速有点着急,有点含混不清,“岳明辉你都多大的人了,你知不知道我担心你出事儿了?”

 

“担心我?”见来人这样开门见山的质问他,饶是打算和颜悦色的对待卜凡的岳明辉也有点生气,脸色冷了下来,“卜凡,你有一百种方法确认我是不是安全,说这么好听骗谁呢,我怎么原来不知道你还这么虚伪?”

 

“不是,岳明辉你什么意思?”卜凡的眉头习惯性的皱起,“你到底想怎么样,说走就走,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岳明辉听着这话反而不生气了,当成什么?当成心尖尖上的那个人啊,只不过是曾经了。“我没有想怎么样,我们分手吧卜凡,你也累了,我也累了,又何必呢。”也没想多废话,岳明辉看着卜凡的脸,只不过一年没见,这人变得更好看了,但却好看的有点世俗。

 

“不是,哥,没你这样的吧,人刚回来,也不说为什么,上来就跟我说分手。”卜凡一着急就飚青岛话的习惯还是没改,“我不同意。”

 

“我不是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告诉你一声,我们玩儿完了。”岳明辉冷眼看着他,卜凡脸上带着点不可思议和难以理解,叹了口气,“我们不合适,真的,就算了吧,给彼此留一点面子,有什么不好的呢?”说完就准备送客走人。

 

卜凡用力扳过来岳明辉的肩膀,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的脸,“我不同意,你听到了吗我不同意,你是我的。”恶狠狠的亲上了岳明辉的嘴唇。

 

岳明辉被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时隔一年的亲吻带着一点让人亲切温度,卜凡的胡茬扎在自己脸上,呼吸之间有一点烟草气味。

 

回过神来的岳明辉一把推开了卜凡,用手背擦了擦差点被咬破的嘴唇,“你他妈是不是有病,你属狗的?欲求不满上别地儿撒野,跟我这儿叫什么劲。”

 

被推开的卜凡狠狠地盯着他,像是要把人拆吃入腹。两个大老爷们较真,还真不一定谁落下风。岳明辉对着卜凡冷笑了一下:“怎么,想打个分手炮,来啊我奉陪,你技术还是不错的我也不亏。”

 

气头上的岳明辉有些口不择言,激怒了卜凡,从来都是把这人当成所有物的卜凡突然被人当头一棒打醒,告诉他,这人不是你的了。卜凡的眼圈有点红,看着眼前的人张张合合的嘴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气急攻心把人扛了起来扔到了主卧大床上。

 

整个过程不是不舒服,岳明辉承认他也享受到了,全当着最后的放纵,但恍恍惚惚中总是想起跟卜凡的第一次。那时候的大男孩还没这么熟练,懵懵懂懂的,生怕他受伤,小心翼翼的收敛着自己,让人既感动又忍不住想调侃他。

 

但那都是曾经了,回不去的曾经了。

 

岳明辉在卜凡身下呻吟,最后两人一起释放。卜凡像是被抽了筋骨一样趴在人身上不动,身下的巨物还埋在体内,缠绵着不肯抽离。

 

岳明辉推了他一把没推动,这人又把头扭过来想要索吻,岳明辉偏了偏头躲过了,对着空气说了一句:“分手吧卜凡,别闹这么难堪。”

 

卜凡本以为这一下这人气能消了,把岳明辉的脑袋扭向自己,“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岳明辉趁机从这人身下抽离,蜷缩着躺在一边,“你走吧。”

 

大抵上是执念,卜凡趴过去问他,“总要给我个理由,为什么。”

 

“没什么理由,我只是累了。”岳明辉的声音带着情欲之后沙哑质感,“我不想玩了,我累了。”

 

“我不是跟你在玩儿。”

 

“我知道,你没有在玩儿,我也没有。”岳明辉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向伶牙俐齿却在此时有点语塞,“我们只是,不合适,我觉得太累了,卜凡。”

 

“你没有我也过得很好,不需要担心我是不是在生气,不需要向人解释任何事情,不是很好吗,很自由。”像是顺带劝说着自己,“其实你早就知道,我们不合适,我们年龄相差四年,我的世界和你的世界截然不同,也无法相融,你的歌词里有太阳月亮,有电脑游戏有爱情,但是没有我。”

 

“我不是怨你,凡子,我是真的觉得,不合适。”卜凡看着岳明辉,此时的他看起来又像是当练习生的时候宠着他的哥哥,“我知道你对我好,护着我,但这份感情作为爱情来说,真的不值一提。”

 

“你走吧,往后我们还能见,见面也别太尴尬。”自嘲的笑了笑,侧过去不看他了。

 

没开灯的房间看上去有些阴沉,卜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想好了?”

 

“嗯,走吧。”岳明辉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努力遮掩着亮晶晶的水痕,听着耳边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大门被撞上的响声,屋子里又回归的静悄悄了。

 

这样也好,他想,一切都很好。

 

街角,老旧的音像店一遍又一遍的循环放着梁静茹的老歌,门前的花坛蹲着一个身材高大帅气的男人,哭的像个丢了糖的孩子,埋头在胸前,肩膀一抖一抖的,但却没人上前安慰。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评论 ( 44 )
热度 ( 131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