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短篇】偶然

第三人称路人视角,现实向

-------------------------------------------------------------------------------

那位个子很高的先生经常来买烟。

买的不多,每次只一盒,来的次数也很规律,据我观察,两天一次。

会记得那么清楚,大概是因为这位先生真的很高,跟我家小店的门框齐平,可能还要再高些,我也不清楚。

那位先生长得,挺出挑的,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挺好看的,是那种不说话有点凶的好看,但是说话的时候挺温和的。

总是跟他来的是一位稍微矮一点的先生,当然我指的是,比他矮一点。

对于我们这种霍比特人来说,还是挺高的。

那位矮一点的先生,嗯我们叫他金头发先生吧,长的很好看。传统意义上的好看,说话的时候会含一下嘴唇,一口流利的京腔。

这很少见,我是说,在我们这种城乡结合部这种地方,北京人算不上多,讲北京话又很帅的,就更少了。

他们住的应该不远,每次都是走路,或者骑小黄车。

两位看起来关系很好,总是勾肩搭背的,像兄弟。

但长得不像。

有时候收钱的时候我会偷看他们两眼,那位金头发的先生发现了我,还会冲我笑一下。

不过高个子先生来的次数比较多。

好吧,我更喜欢金头发的那位。

他会喊我“姑娘”,不像高个子的先生,每次都是“大妹子”。

 

有一次高个子先生来买烟,我按他的习惯给他找好准备结账,他有些害羞的让我等一下。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位先生真的太高了,我不太喜欢抬头看他。

脖子疼。

那位先生指着我身后放计生用品的货架,声音非常小的来了一句,帮我拿一盒避孕套。

对不起,我差点笑出声。

这位先生这个时候看起来一点都不凶,就像个,大男孩。

本着高尚的小超市店主的职业素养,是的,我们小超市也有职业素养的,我没有笑。

按他说的给他拿好了东西,但我没忍住,我问他要不要润滑剂。他犹豫了一下,支支吾吾的问我,是男用还是女用的。

好吧,我耐心的给他解释了一下,他有点意外,不过还是买了一瓶。

男用的。

看吧,职业素养高就是可以多卖货的,我很满意。

 

后来我好几天没见过那位金色头发的先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之后那位高个子的先生又来买烟,看着非常高兴。有多高兴呢,就是,眉飞色舞那种,喜上眉梢?我也不太会形容,虽然我小学作文都是拿满分。

我内心里有一个猜测,但是我不说。

那位先生结账出门的时候,又倒回来,喊了我一句,我抬头看他。好吧我真的没看清过他的五官。

高个子先生跟我说,他们要出差一段时间,可能会很久不过来了。

我有些意外,毕竟,不是每个常客都会把超市老板当成朋友。

高个子先生是个好人,我就很肤浅的想。

 

后来他们确实很久没过来,我也记不太清了,大概两个月,还是三个月。

真是出了很久的差,我偶尔会想起他们。

有一天我在上初中的表妹手机里看到他俩,一开始我没敢认,跟平时看到的不太一样,就像电视上的那些人一样。

好看的有点不接地气。

表妹看我盯着她手机看,以为我对她的小爱好有兴趣,叽叽喳喳的给我比划了半天,我才知道,他们去参加节目了,挺厉害的,要出道。

虽然我也不知道出道是什么意思,就是很厉害的意思吧。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两位先生的名字。

最后表妹要走我的手机号让我帮她投票,我问了一下能投几个人,除去表妹要投的人还可以投四票,我把两位先生一个公司的都投了。

毕竟是邻居嘛。

 

过了好久,那位金色头发的先生来了,那天阳光很好,没有雾霾,我搬着小板凳坐在门口晒太阳,刚好看到了他。

不得不说,要不是他来我这光临两年多,我也认不出来。

包的跟个粽子一样,虽然天气很热。

这位先生自己来的。

这很少见,我是说,平时都是高个子先生陪他来,或者高个子先生自己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金头发先生自己来。不过现在不能叫金头发先生了,他染头发了,还挺好看的,棕色的。

他看到我在门口,就进来说买烟,我给他拿好,他见我盯着他,对我笑了一下。

这位先生笑起来有个小虎牙。

我对着他比划了一下,大概,门框的高度吧,那位先生好像一下就明白了,我在问高个子先生去哪儿了。

他跟我说他可能短期内不会过来了,大概他本人也会很久不过来了,有别的事情要做。

虽然他在笑,但看起来好像没有几个月前那么开心了,没有面对高个子先生笑起来那么好看。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觉得,也可能是错觉吧。

不过这位先生瘦了好多。

 

之后来了好多人,我也不知道是干嘛的,跟我打听认不认识这两位。我想了好久才知道说的是他们,我说很久没见过了,我也不知道。她们就走了,也不知道干嘛的。

 

后来啊,后来我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两位了,大概两年,还是三年,记不清了。

我家小店还是那样,没倒闭,凭借我的小聪明,算是能糊口。

所以那天我突然见到高个子先生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

也没有吓一跳那么夸张,就是,有点意外吧。

高个子先生旁边挎着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两个人都带着口罩,包的严严实实的,比我最后一次见到金头发先生包的还严实。

我还是喜欢叫他金头发先生。

那位高个子先生看出我认出他来了,对着比个小声的手势。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比这个,我这平时也没几个人来啊。

然后这两位就在我店里转了转,那位小姑娘一直在撒娇,眼睛弯弯的。后来她取下了口罩,真好看,好像在电视上见过。

我有点羡慕,是女人都觉得可爱的好看,真好。

高个子先生兜了一圈站在门口望了望,不知道在看什么,又折回来让小姑娘先出去了,过来找我买烟。

好久不见,我跟他说。

他比我之前见到的时候好看了很多,哎我是觉得有点不公平,为什么有人越长越年轻呢。

他买好烟,跟我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停顿了一下问我,他还好吗。

我第一反应是,他问的金头发先生。

他看我一脸疑惑,跟我说,就那位之前总是和他一起出现的,问我还记不记得。

当然记得,忘了你也不会忘了金头发先生的,太小瞧人了。

我说我很久没见过他了,事实上,只有几年前见过最后一面。

他叹了一口气,又跟我说了一句谢谢。

表情看上去,有一点难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

他付钱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口袋里有一包烟,挺贵的那种,我们这种小超市不进的,因为卖不出去。

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来买一包普通的烟。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客气,原来不这样的,就是几年前那个原来。

不过他也没呆很久,好像有什么急事要忙,匆匆的走了,拉着那个可爱的小姑娘。

像这种大人物,应该都很忙的吧,他应该是大人物了吧现在,看着很像。

 

后来嘛。

我再也没见过这两位先生了。倒是很久之后,我在小侄子看的电视节目上见到了他俩,一起出现的。

但是看着很不一样,就是熟人。

大概原本他们给我的感觉不是这样的,跟熟人不一样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看着很客套。

我小侄子跟我说他俩多么多么厉害之类的,我也没太懂。

我说我认识,他还说我吹牛,有没有签名照之类的证明一下。

还真没有,我是不是当时应该要一份的,感觉自己亏了。

我小侄子问我他俩的事情,我也说不上来,他跟我说这两个人被媒体说不合之类的。

不合?这个词怎么会用来形容这两位先生。

我不太懂。

后来小侄子说的那些话我也没听进去,不过这两位先生看起来过得很好。

那就挺好的。


评论 ( 24 )
热度 ( 133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