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All岳】【卜岳】也许明天

All岳有,大约4000+

---------------------------------------------------------------------------

李振洋来的时候,岳明辉窝在墙角抽烟,一手捂着腰,一手捏着烟头,姿势怪异又好笑,还有点心酸。

“哟,你怎么来了。”岳明辉看见他,没正行的打了个招呼,好像很久没见,其实也没有,三四天吧。

“怎么,我不能来。”李振洋过去捏过他的烟头,拿走了他的烟,动作很自然的吸了一口,看不见半点洁癖的影子,“少抽点吧你。”

“咳”岳明辉呛了一下,笑了,喷出一点白气,看着他。岳明辉盯着人看的时候,会让人感觉很深情,但可能,他就只是看着你。

“管这么多。”

“走吧,回去。”李振洋把烟头丢了用脚碾灭了,带着点相同味道的烟味,凑近了岳明辉,扶着他的腰,把人往回带。

“哎哎,我的饮料和书,刚买的。”年纪大了的岳老师被小自己两岁的弟弟揽着,还不忘回头够他放在台子上的东西,也不知道刚好一点的腰能不能受得了。

李振洋笑他半身不遂,长臂一伸回头帮他拿了,塞这人手里,拉着人往宿舍走。

 

“哎洋子,”岳明辉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你说为什么,爱情故事里都是你爱我,我爱你呢,就不能有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

“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还能问出这种问题,”李振洋笑了一下,他笑起来很好看,很温柔,带着点狡黠,远处闪了几下闪光灯,他不由自主的把瘦了一圈的怀里人又往里揽了一下,手臂在腰上卡的紧紧的方便这人借力,“那样不是爱情故事吧。”随意的回答了队长难得的提问。

“哦,不是爱情故事。”岳明辉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腰上缠着厚厚的护腰,捆的有点呼吸不畅,“不是爱情故事。”

 

“你在想什么?”

把人送回寝室的李振洋长腿一迈坐在了隔壁卜凡的床上,这俩人自打上次分完宿舍,好巧不巧的赶上室友退赛,理直气壮的住了双人间,搞得李振洋有点不爽,虽然跟小弟住也挺好的。

“嗨,也没想什么,想想以后吧。”岳明辉有点心不在焉,肌肉扭伤的疼痛大约成波形传播,一阵阵的,疼的有点冒冷汗。

“是想以后,还是想某个人。”李振洋打了盆水拿毛巾给他擦擦汗,状作漫不经心的问他。岳明辉一抬头,看着给他擦汗的人,目光有些游离。

“你都知道些什么。”

“也没什么,大概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也知道。”李振洋给他擦完汗,捏了捏这人的手心,湿漉漉的。一阵绵长的疼痛过去,稍微能喘息一会,岳明辉打起精神来跟他说话。

“你知道你跟凡子最大的区别在哪儿吗?”

“在哪儿?”

“你太明白了。”岳明辉乐了一下,“凡子是绝对不可能揽着我走一路的,不像你。”

李振洋看着他笑,伸手撩了一下他汗湿的刘海,剪了短发的人看着小了好几岁,一点都不像二十五的人:“他傻。”

岳明辉扭了一下头,躲开他,“他不傻。”

“对,他才不傻,他吊着你,你也乐意。”李振洋话里话外有点火气。

“哎,别这么说他,他也不是成心的。”

“我不这么说他?他不是成心的?”李振洋蹭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片身形遮住的阴影落在床上,显得岳明辉的脸有一点灰白的颜色,“你敢说你受伤这事儿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他折腾你能成这样。”

“我都跟你说了跟他没关系,是我自己,没克制自己,又练得太久,一不小心才扭了腰。”岳明辉扭过头去不看他。

“行,我多管闲事儿,我走行吧。”李振洋抓了羽绒服往外走。

“洋子。”出门的一瞬间,一声很小的呼唤让李振洋停下了脚步,他想装作没听见,可还是听见了,闭了闭眼,叹了一口气,走回去他队长的床边,“找我什么事儿。”

“洋子,我是说,我是说如果。”岳明辉还是侧躺着,脸对着墙,“如果你爱的人,他找到了他的soulmate,你怎么办。”

“我怎么办?”心思缜密如李振洋,不会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这种人,放手,让他走,要不就打他一顿,解气。”

岳明辉噗的一下笑了出来,带着整个后腰抽疼了一下,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也没你说的这么差,何必呢,还得打他,我打得过也行。”

李振洋坐回自己的床边,抬手摸了摸岳明辉的额头:“我帮你打他。”

岳明辉转过来,看着他,眼神亮晶晶的,“你说,我当年为什么不答应你呢。”

“对啊”李振洋摸着他露出来的小臂,看着他小臂上的花纹,喃喃自语,“你为什么不答应我呢。”

 

其实刚刚认识的时候,李振洋就对岳明辉挺有好感的。小弟太小,整天像个奶娃挂在男人身上,他也不生气,由着他来,喊小弟儿子喊得特别带劲。凡子呢,看着就像个大男孩,整天就知道打游戏。相比之下,有阅历有学历的岳明辉就显得格外出挑儿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李振洋喜欢聪明人,这个聪明表现在,他觉得他很多同事都挺傻的,但岳明辉不一样,讲道理能讲两个小时不重样,明明是个工科生,做事磨磨唧唧的,说是精益求精,实际上你也不知道他在干嘛。

人和人的磁场是很微妙的,你吸引我,我吸引你,或者你排斥我,我排斥你,都很难讲。李振洋对这个人基本上是纵容的,怎样都可以,没什么原则。岳明辉属于那种长的好看但对自己没什么正确认识,若隐若现的性感,或者无意的撩拨,刚好都在李振洋的取向范围里。

后来有一天,原本普通毫无特别的一天,李振洋跟岳明辉告白了,大意是,不如在一起试试。岳明辉有点诧异,但是面部表情还是管理的很好,没答应也没不答应,就这么打哈哈的算了。

成年人,谁也没当回事。

 

四个人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关系,李振洋和岳明辉的成年组,灵超和卜凡的少年组。但李振洋其实知道,两个弟弟对他们队长的心思。灵超还小,不懂得掩饰,表现的就格外明显,看他岳叔的眼神带着直勾勾的占有欲,可岳明辉就只是把他当弟弟。凡子则表现的隐忍的多,但他会不留声色的对岳明辉好,了解他的生活习惯,占据他的生活空间,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让人离不开他。

但李振洋没放在心上,他对岳明辉最早是无可无不可,即使到了后来,也没有非他不可,而且李振洋觉得,两个小孩跟他比,毫无竞争力。

 

这个平衡是被卜凡打破的,就在去韩国的时候,有天晚上借着醉酒,把岳明辉给彻底占有了。这事儿说起来的时候李振洋是不信的,原本他跟岳明辉住一个房间,卜凡突然要求来换房间就很奇怪,而且,一个青岛人,不说血液里流的都是啤酒,最起码酒精含量也不低,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喝醉了,还偏偏没醉到不省人事。

怎么可能就这么刚好呢。

他能看懂的事情,岳明辉未必看不懂,但他默许了,卜凡嘚嘚瑟瑟的出现在小弟和李振洋的面前,就好像队长是他的私人所有物。

李振洋心里有些不平,但也还好,他觉得岳明辉看得透,不需要他多嘴什么。

 

好个屁。

知道这个事儿的当天晚上李振洋把卜凡拉出去揍了一顿,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卜凡死不承认,只是一个劲儿的说他会对他哥好的,让李振洋别管这事儿。

李振洋气不打一处来,可现在在这场感情里,他分明就是个局外人。

只得任由他去了。

 

后来他依旧和岳明辉睡一张床,但中间隔了一只条形抱枕,有时候岳明辉和卜凡双双夜不归宿,第二天带着遮不住的吻痕回来,想也知道干什么去了。

李振洋心知肚明。

小弟刚知道的时候大发脾气,他不能接受原本他的岳叔归了别人,所有权再也不属于他。李振洋没办法,换着法的安慰小弟,但也还好,小弟年轻好哄,忘性大,几包糖就能买回掉下来的眼泪,也不怎么粘他岳叔了,天天挂在李振洋肩膀上当大型挂件。

 

本来这样是挺好的,人生若只如初见。可这很明显又是不可能的,生活总不会风平浪静。

来这个节目算是几个人遇上的最大机遇,仅次于加入坤音,但也是遇上最大的坎。先是李振洋重感冒,直接进了医院挂水,再来是凡子莫名其妙的分到另一组,岳明辉受伤,被票走,小弟跟人打架,好事没遇到,坏事一箩筐。更遑论互联网上的妖魔鬼怪,说是要断网,其实哪有那么简单,网上的风言风语说没影响是不可能的,几个人越发的沉默寡言,越发的不知所措。

好像前路漫漫,摸不到方向。

 

刚开始的时候四个人住在一个宿舍,还能互相照应,后来分开了,卜凡硬是要跟他岳叔分到一起。李振洋想着有凡子在,岳明辉也不至于太难办,也就答应了,这边还有小弟要顾,当哥哥的总归是要考虑周全。

卜凡是很护着岳明辉的,这是在正常的情况下,当实验组的外界环境发生变化,对照组只能作为样本。卜凡跟几个小男孩混的很熟,尤其是小鬼,搞了个什么帮派,还把岳明辉拉了进去。

入会的时候,小鬼不小心说漏了嘴,说岳明辉是大哥的女人。

卜凡没反对,反正公司默许了他们可以有意无意的透露一点,左右现在的男团没有点超出友谊的部分,都不值一提。

可谁也没问岳明辉怎么想的。

他们有他们的欢乐,但这欢乐并不是他的。

 

夜晚,训练结束的卜凡回了宿舍,这些天他都没怎么睡好,一方面训练压力太大,另一方面岳明辉的腰伤让人牵挂,他看见背对着他侧躺着睡觉的岳明辉,上去帮他拉了拉被子盖好。

“嗯?你回来了。”岳明辉睡的有些糊涂,但还是认出了是卜凡。

“嗯,你睡吧,别管我了。”大个子轻手轻脚的动作。“没事儿,我睡了一下午也睡醒了。”刚醒的岳明辉看着格外的软,一点都没有平时嚣张的样子。事实上他已经很久没那么随意和放肆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生活在无穷无尽的镜头下的。

“你怀里装的什么?”岳明辉瞟到他口袋里的东西,问了他一句。

“嘿嘿,我今天去拿信了。”卜凡笑的傻乎乎的,听到了熟悉的动静的岳明辉看见他的笑容,紧绷的精神也放松了,“这是我挑出来的,提到你的。”

岳明辉笑了,“你怎么这么幼稚,直接看我的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提到我。”

卜凡把信塞给岳明辉,扭开了床头的小灯,脱了外衣踢掉鞋子爬上了床,把岳明辉整个包在怀里,伸手下去轻轻地给他揉着腰:“那不一样,我就喜欢看你跟我的名字写在一起,看见全世界都知道你跟我有关系,等会把你的也挑出来,嘿嘿。”

大个子的体温暖洋洋的,比十个暖宝宝还要管用,“你腰还疼吗哥,要不要再让小鱼带你去一次医院啊。”

“我好多了,没事儿。”岳明辉接过信,看着被拆开又被小心翼翼重新叠好的信封,少女的信总是粉红色的,很精致很漂亮。

“哥,我想好了,等这个节目结束,我就带你去吃好的,然后咱养两天,你看你瘦的骨头架子都出来了。”卜凡闷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都是我不好,没照顾好你,怪我怪我。”

岳明辉眼圈有点热,但是开心的热,大男孩自己还挂着两个眼袋,前几天没日没夜的熬着,还得看着他不让他乱动,半夜他疼醒了,自己都快睁不开眼了还去给他找止疼药,说心里不感动是假的。

“哥,你说,要是咱俩分到一组多好,我就能罩着你了,他们不敢惹我。”卜凡有点气愤,替他哥鸣不平。

“没事儿,现在也挺好的。”岳明辉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白天的自己脑子可能进水了,或许是疼糊涂了,想七想八,没头没脑的,原本挂在嘴边想要分手的话,转了一个弯,说不出口了。

“你今天晚上在我床上睡吧凡子。”

“真的吗哥,我怕我压着你。”卜凡很惊喜,他喜欢他哥身上的味道,虽然说不出什么特别的,但是就是跟用同一种沐浴露的自己不一样,让人舒服,让人情不自禁想拥有。

他在他哥身边照顾的几个晚上睡的是最好的,但他不敢提这个要求,本来床就窄,怕影响他哥。

“不要紧,你睡觉挺乖的。”听着身后人刻意压低的欢呼声,两条有力的臂膀紧紧地束缚着自己,岳明辉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一点笑意。

他的男孩,不管在外面是多么的张牙舞爪,面对他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充满爱意的克制。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土是土,但是仔细想想挺有道理的。

是他迷了眼。

 

世上本无那么多事,偏偏庸人喜欢自扰,很多时候,市井的愚夫愚妇,反而看的更加透彻一些。成年人的世界里总是太过复杂,一种颜色十几种解读,但有时候偏偏忘了,本质和真相到底在哪里。

这本就不是一个爱情故事,而是爱情。


评论 ( 19 )
热度 ( 242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