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ABO】蜜桃待成熟(上)

好久不见~甜的,有肉,有OOC,现实向

--------------------------------------------------------------------- 

卜凡从三里屯酒吧街的这头到那头挨家挨户的找,最后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角落里发现了岳明辉。

 

还有个不知名的Alpha男孩子,白白的,高高瘦瘦的,眼睛圆圆的,一脸无害小白兔的样子。岳明辉笑的一脸嚣张,也没注意到向他走来怒气冲冲的大个子。等卜凡走进,刚好听到这老流氓对着小男孩说:“跟哥哥走啊,带你出去玩玩儿,长长见识。”语气轻佻的让人想打人。

 

岳明辉揽着小男孩,眼瞅着嘴巴距离小男孩的侧脸没有一公分,男孩被逗得羞红,往他怀里缩了缩。卜凡气不打一出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脸上带着过长时间奔跑和寻找而产生的汗水,眉骨亮晶晶的,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个人,眼神带了几分凶狠。酒吧妖魔鬼怪的灯光打在他背后,周围的气息有种凝固的错觉。

 

岳明辉看见他,冷笑了一声,拍拍身边的小男孩,对着他耳朵小声念了一句什么,小男孩看了他一眼,又有些胆怯的看了看卜凡,拿着东西走了。

 

“什么事儿。”岳明辉双手抱胸回瞪着卜凡,额前的碎发被发胶固定住,露出光洁的额头,酒红色的西装勾勒出肌肉的曲线和轮廓,手腕上缠绕着菩提子和金属链子。

 

混乱又迷人。

 

他总是这样,一个呼吸,就让人乱了节奏。

 

卜凡张了张嘴,本来想说的话下意识的吞了回去,一把攥住岳明辉的手腕子,拉着他往外走。一米九级的大个子力气总不会太小,岳明辉被拉着一个踉跄,赶忙摸出几张钞票扔桌子上,被拉出了酒吧。

 

夜晚的三里屯群魔乱舞,但隔了一条街却是格外安静的写字楼,零星的几盏灯光是忙碌讨生活的人们,守卫着寂静的夜。

 

秋夜的冷风带着几分寒凉,吹得卜凡打了个寒噤。

 

“说吧,把我拉出来什么事儿,我又欠你什么了?”岳明辉点了一支烟叼着,有些放荡不羁的看着卜凡,眼梢吊起来,看人带着几分凌冽。

 

“哥,你还知道你是omega吗?”卜凡话里话外带着几分犹豫几分恼怒和几分不解,“有主的那种。”

 

“呵,”岳明辉冷哼了一下,“我怎么不知道我是个omega,你哪点看出来我不知道了,我是打抑制剂装B呢还是怎么的了。”

 

“有主的,这谁说的好呢。”岳明辉顿了顿,故意吐了一个烟圈,风一吹,很快就散了,“又没标记。”

 

“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明明知道。”卜凡一着急就会有点口拙嘴笨,话到嘴边总是排列不好,“我那天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觉得,就是觉得”

 

“就是觉得什么啊,你说啊。”岳明辉喷了点烟气,顺手弹了弹烟灰。

 

“我就是觉得太快了。”

 

“哦,”岳明辉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合着我上赶着都是我犯贱是吧。”

 

“不是,哥。”卜凡急了,“我不让你这么说自己。”

 

“凡子,我觉得,咱俩可能想法不一样,要不就算了”岳明辉摁了烟头,黑夜里剩下的一点红色光点灭了,只剩下路灯的一点光影,“算了吧。”

 

听到这话的凡子愣住了,仿佛眼前的人只剩一个光影,就好像风吹在脸上,刺骨的刀割。汗水湿透又风干,冰冰凉贴在身上。

 

岳明辉往前走了几步,想去打车,却被人突然从背后抱住,脖颈后面传来一点钻心蚀骨的痛苦。

 

卜凡把岳明辉标记了。

 

岳明辉疼的冷汗直冒,空气中弥散开清新诱人的水蜜桃味儿,夹杂着卜凡的信息素味道,交融在一起。

 

卜凡舔了舔被咬破的腺体,咬的很圆,很精致的形状,配得上他的岳明辉。

 

“我不是不想标记你,”卜凡把人往怀里抱了抱,鼻尖呼吸之间都是蜜桃甜味儿,像岳明辉这个人一样诱人,“我只是,怕你后悔。”

 

岳明辉抓住卜凡的手,比自己整整大了一圈,可以刚刚好缩在里面,指甲修剪的极短。岳明辉舔了一下卜凡的指尖。

 

谁能想到,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信息素却是牛奶汽水味儿。

 

现在是他的了,岳明辉想了一下,满意地笑了。

 

岳明辉拉着卜凡招手打了辆车回家,卜凡捏的紧紧地,汗湿的手掌心软腻腻的,但却始终不肯松手,岳明辉只好由着他去,看着他在那儿低着头翻来覆去的玩儿自己的手。

 

黑灯瞎火的楼道里,卜凡从裤兜里摸出钥匙准备开门,另一手还是牢牢地握着岳明辉,生怕这人跑了。开门的时候岳明辉叫住了他。

 

“凡子,”卜凡感到后面有个温热的怀抱,软绵绵的包围着自己,“你哥我呢,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的人,我答应了你,就没准备反悔。”

 

“你到底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自己没信心呢。”岳明辉的声音轻飘飘的,像寒夜里的云朵,“为什么不想着套牢我,这样我就哪里都不敢去了。”

 

“我想,我做梦都想。”卜凡回身抱住他,低头看着岳明辉的脸,黑暗中却看不真切,“我只是害怕。”

 

“哎哟不怕不怕,”岳明辉摸了摸了比自己还高的男人的头顶,还只是个青涩的大男孩,却被自己占有了,“哥哥在呢。”

 

哥哥会一直在啊,只要你需要。

 

卜凡闷闷地哼了一声,低头吻上了岳明辉的嘴唇,轻轻地,好像对待一件艺术品。却被岳明辉拉下脑袋,狠狠地啃了上去。唇齿交融之间,是你给我的承诺,是我给你的兑现。



爱情最美妙,不过是两全其美。

 

第二天,被压在厕所折腾很久又在床上一遍遍满足了狼狗兽欲的岳明辉,和冷夜里跑出去找人出了一身汗还担惊受怕的卜凡,终于不负众望的双双病倒了。

 

小弟叼着糖来给人递热水,左右凡子只是风寒,岳明辉的腰完全动不了了,不可言喻的部分更是酸痛到麻木,卜凡一边吸着鼻涕,一边坐在床边给岳明辉按摩。

 

狗鼻子一样的小弟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平日里能闻到的信息素味道变了一点,就好像大白兔和果汁软糖合体了,趁着岳叔病着对他无可奈何,使劲凑近他岳叔闻了闻,敏感的alpha神经立刻发出了警报。

 

“洋哥洋哥,凡子哥把岳叔标记啦!”随着李英超的大嗓门,一个鸡飞狗跳的早晨。

 

和一对情人。


后文:(中)


-----------------------------------------------------------------

你们猜路人甲小哥哥是谁(doge脸

看到这里不给留个小红心小蓝手吗

我们卜岳还能再打!不能输!


评论 ( 36 )
热度 ( 395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