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ABO】蜜桃待成熟(中)

前文:(上)


几个人被公司安排出去参加节目,第一次登场,整个演播厅里群魔乱舞,各种气息交杂着。

 

彼时已经被标记的岳明辉很谨慎的走在人群中,面对周围的注视和喧嚷,手心里攒了点冷汗,厚实的西服领子将后脖颈盖得严严实实的,按照公司的要求,作为全是alpha的团队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其实对于四个人而言,只有岳明辉有顾虑,事实上,在被卜凡标记之前,他也没想过这么多,答应了公司的要求,左右不过是打点抑制剂伪装一下,他本人在外表形象上毫无错处。

 

然而事实总是不尽如人意,伪装毕竟是伪装。

 

岳明辉混迹在alpha和beta中排练,第一次舞台的失利让他不得不正视这件事。岳明辉是个,对自己要求很高,也看得起自己的人,通俗点来说,他的自尊心不能允许他轻易接受这件事。

 

所以第二次舞台就格外的重视。

 

凌晨三点的宿舍灯火通明,几乎所有人都在熬夜拼命,岳明辉同组的不是alpha就是beta,也不方便他蹭点omega的福利,只能跟着一起耗着。听着同组的队员小鬼在那里说些什么,毫无逻辑的话,在放空和集中注意力当中游窜,整个人带着几分恍惚。

 

周围突然传来一阵甜甜的水蜜桃香,小鬼第一个意识到了什么事,伸手扔了一个帽子盖住摄像头,拿着笔在纸上写了点什么字。

 

迷迷糊糊的岳明辉被戳醒,面前是三张大脸,神色有些焦急的看着他。仍旧有些昏沉的岳明辉丝毫没有意识到什么事,小鬼举起来一张纸,上面写着:你是不是omega?

 

岳明辉瞬间清醒过来,刚想问为什么,被小鬼一个手势打断了,他突然想到自己的抑制剂时效过了,随之而来的,他的秘密也暴露了。

 

门外传来一阵砸门的声音,又怒又急,小鬼对着几个人比划了一下,悄悄去开了门,门外是一脸焦急神色的卜凡。岳明辉看到他,不知道怎么的,本来有点慌乱心情安静下来,他甚至有功夫对着卜凡笑了一下。

 

“你来啦。”岳明辉对着卜凡比了一下口型。

 

“来接你回家。”卜凡嗅到了空气中的水蜜桃味儿,又看了看被遮住的摄像头,有些感激的拍了拍小鬼,拉着人走了。

 

随着关门的声音,房间内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徐圣恩傻愣愣的看着小鬼,满头雾水,小鬼对着他杰哥呲牙一乐,冲着徐圣恩挑衅了一下,意思是,傻子,那是他家alpha。

 

无辜的围观群众徐圣恩表示,同吃同睡的兄弟突然变成了兄弟的老婆,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反应不过来。

 

几个人心照不宣的保守着秘密,有了知情人,也让岳明辉的集训生涯不至于过于战战兢兢。小鬼年龄小,个人爱好就是招猫逗狗,有几次明目张胆的在摄像机镜头前宣称岳明辉是他大哥的女人。徐圣恩也丝毫不落后,所以怎么说,近墨者黑,上回卜凡和岳明辉冷战,眼瞅着卜凡跟个争宠的小孩一样围着岳明辉做圈地运动,他还看热闹一样拍拍岳明辉的大腿让卜凡过去,肆无忌惮。当然最后的结果就是每个人都被传说中的大哥卜凡折腾了一顿,尤其是小鬼,成日被迫遭受生活的毒打。

 

可岳明辉的腰伤来的猝不及防。

 

卜凡清晰地记得,那天岳明辉是被李振洋和小弟架回宿舍的。

 

那个平日里笑嘻嘻的,好看的发光的人,现在整个人脸疼的雪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因为过度的忍耐嘴唇咬的发紫,额头上全是冷汗,造型师给弄得小辫子浸湿了一缕一缕的黏在头皮上。卜凡从两个人手里接过人,小心的平放在床上。岳明辉对着他挤出来一个微笑,带点安抚性质的,可却丝毫不管用。卜凡打发了两个队友,自己拿着热毛巾从头到脚的给岳明辉擦汗,手指尖也没放过,整个人陈闷闷的,也不说话,憋的眼圈红红的。

 

岳明辉抬手摸了摸他:“没事儿,哎哟,不要紧啊凡子。”

 

卜凡撇了撇嘴,几滴金豆豆就想往下掉,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岳明辉,憋了回去,吸了吸鼻子,语气里还带着几分哭腔:“咋还说没事,都疼成这样了。”他捏着岳明辉的手掌,跟他的一比,显得格外的小巧。白白的,指尖有点泛红,本来是他最喜欢的部位之一,由于忍耐疼痛攥的紧紧的,手心里出现了四个粉红色的小月牙。

 

卜凡有些心疼的亲了一下岳明辉的手掌,闷闷的问他,“值得吗?”

 

“嗨,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走一步看一步吧。”岳明辉试图安抚自家多愁善感的大男孩,然而卜凡并不为所动。他太知道岳明辉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坏起来让人恨得牙痒痒,好的时候又让人心疼的不行。他习惯把每一步都算的清清楚楚,每一步都看透,但唯独不算自己。

 

给病人擦干净的卜凡翻身上床,涂了点红花油把人圈在怀里慢慢的按摩,手法很温柔,酥酥麻麻的疼痛和温热的怀抱让硬汉岳明辉鼻尖有点泛酸。

 

“哎没事儿的弟弟,你哥风里来雨里去这么多年,这点事儿算什么呀。”岳明辉有些纵容自己把头埋在男孩的怀抱里,虽说疾风骤雨都应当自己来抗,但偶尔放松一下没什么的,偶尔依赖一下,没什么的。

 

“哥,”卜凡手下动作不停,把人往自己怀里摁了摁,“他们明天要是投你,你就来找我吧,我在,没人敢动你。”

 

“哎你哥人缘这么好,不会的啊,放心吧。”岳明辉捏了捏卜凡,让他安心。事实上,他将会面对什么早已心中有数,他不会容许自己的难处,影响了他的男孩。

 

一分一毫也不行。

 

第二天岳明辉强撑着爬起来,腰上什么东西都不敢绑,怕人看出什么。表面上平静如水的节目组,事实上地下波涛汹涌,他不能示弱,更不能成为被攻击的软肋。

 

对于岳明辉的本性心知肚明的卜凡一直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可是又说不清楚,当他看到打开门的一刻岳明辉走进来,意料之中又情理之外的感觉。大概愣了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内心的不安从何而起。

 

他试图做些什么,可他的心上人,笑着拒绝了他,周围两个小弟有些担忧但又不敢表露,豺狼虎豹环绕,周围还有一圈明晃晃的摄像头。

 

这哪里是什么选秀节目,这分明是十面埋伏。

 

卜凡有些崩溃,他看着一遍又一遍摇头拒绝的爱人,他走路都有些不稳,但却干脆利落的拒绝了自己。那一瞬间他非常想抱起这个人就走,但是他不能。

 

就像岳明辉选择了自己承担,他必须帮助他去维护这一份尊严,尊重他的决定。是的,卜凡知道他哥的做法都是对的,是最佳方案,最优解,但这个解决方案考虑了所有,甚至考虑了卜凡的临场反应速度。

 

唯独没有考虑他自己。

 

生活不是一道线性规划题目,但前途却可以是。

 

卜凡宁愿他哥多依赖他一点,能够试着放纵一下自己,但那样就不是岳明辉了。他总是一个冷静而克制的人,可能此生最大的勇气,都已经给了他。所以他输不起。

 

他没忍住走到岳明辉旁边,讨了一个浅尝辄止的抱抱,岳明辉轻轻地安抚他,甚至放了一点信息素出来让他安心。卜凡的眼泪在眼眶里转,被岳明辉瞪了一下憋了回去,眼睁睁看着他哥又走出了这个教室。

 

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什么都不能做。

 

卜凡强撑着自己接着训练,他自己的训练任务并不轻松,而且他不能停下来,不能想岳明辉现在在做什么,不能去想他究竟受了多大罪。

 

夜晚的练习室依旧没有人睡觉,第二天紧接着的录音和一系列的导师考核都让人无所适从。卜凡趁着训练间隙跑去了隔壁练习室,看着他哥一遍又一遍的跳舞,喘口气的时候都要扶着腰不让自己倒下。

 

那一瞬间卜凡委屈又生气,他不明白,这只是一个节目而已,为什么要把他们折磨成这样,不明白什么他哥要用自己的身体当赌注,去赴一场成败已定的赌约。

 

一个一米九几的大男孩蹲在楼道里嚎啕大哭,楼道里空空荡荡的,哭声都带着几层余波的回音。年轻的男孩子哭的特别伤心,一阵阴影盖在头上,有一只手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怎么啦凡子,你跟我过来。”岳明辉拍了拍他,又转头瞪了一眼跟出来看热闹的组里的小孩们,拉着卜凡起来。卜凡哭的两个眼睛肿的像桃子,抽抽搭搭的自己站起来,不让他哥用力气,有点没脸看旁边的人,低头耷拉着跟着岳明辉往楼梯道的拍摄死角走。

 

一脱离摄像头的监控,卜凡忍不住把前面的人抱了个满怀,眼泪不要钱一样往外流,混着鼻涕蹭了岳明辉一脖子,却又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怀里的人,把人靠在自己身上。

 

“哎呀,你呀,多大了啊,哭成这样,蹭我一脖子,你恶心不恶心。”岳明辉从兜里抽了两张纸出来,给他擤鼻涕,“擦擦干净,让人看笑话。”

 

卜凡就像做错事的小孩,抽抽噎噎的,擦了擦鼻涕,话都说不利索,“我,我就是忍不住。”

 

“哎,我知道。”岳明辉拍了拍他的手,“我没事儿啊,就是腰伤,又不是人怎么了,你哭什么丧啊。”

 

眼看着这人的嘴角又往下撇,岳明辉赶紧说,“打住打住,再哭我就生气了。”

 

被吓住的卜凡不敢让眼泪往下掉,只能攥着他哥的手一直搓。

 

“好啦,多大点事儿,没事儿的啊凡子。你说你怎么这么多愁善感呢。”

 

“我,就是心疼你。”

 

“哎哟哟不用啊,你也没多轻快,不用,我没事儿。”

 

岳明辉示意委屈的不行的小孩把头低下来点,他没办法做太多多余的动作,也不嫌弃脸上哭的痕迹,轻轻地亲了一下卜凡的嘴。

 

“乖,都会过去的,都会好的。”

 

“我是不是特别,特别没用啊,哥。”卜凡有点自责,有点无所适从。

 

“不,你特别好。”岳明辉又亲了他一下,嘴角有甜甜的牛奶汽水味儿,他的男孩应该总是笑着的,开心的,就像清晨阳光洒满卧室那样的通透。

 

“我最喜欢你了。”


后文:(下)

-------------------------------------------------------------------------

看到这里是不是应该给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呀~

上次的无奖竞猜环节恭喜答对的几位小仙女~

然后,为了庆祝(?)粉丝数够600啦,评论里抽几个仙女来点梗我写~我的文风大概就是这样,肉也可以,素的也可以~

如果没有人评论的话就算啦(虽然我很喜欢看评论!

还是谢谢大家啦~


评论 ( 28 )
热度 ( 436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