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瑶墨】【短篇】驯养

小傻瓜谈恋爱的故事,应该是OOC了我不是很好判断

不长,早上啃个小甜饼吧~

喜欢的话求个评论吧(安慰一下写论文写到崩溃的我?

------------------------------------------------------------

秦子墨窝在角落的懒人沙发上,把自己团成一个球,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是因为那个人才哭的,但眼泪珠子就是不听使唤。哭的稀里哗啦的,鼻涕眼泪抹了一脸。

 

“墨墨,快接电话。”

 

靖佩瑶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是自己硬要他给自己录的铃声,专属的那种,特地买的一模一样的手机,连搭配的钥匙坠都是同款。

 

秦子墨吸了吸鼻涕,抬手恶狠狠的摁了挂断键,铃声戛然而止,空气里又只剩下啜泣和吸鼻涕的声音。

 

过了一会,秦子墨看着被不明液体糊的脏兮兮的屏幕,拽了衣角心疼的擦干净,又仔细想了想,觉得特别委屈,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有往下掉的趋势。

 

“这人怎么能这样呢,挂断一次就不在打来啦。”嘟嘟囔囔的小声吐槽着,秦子墨盯着手机桌面上五个人的合影,解锁进去之后就能看到他私心设置的两个人笑的非常灿烂的自拍。

 

私心就是,不能轻易给别人看到的意思。

 

“笃笃笃——”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大晚上的又没有定外卖,哪里来的人敲门。秦子墨有些狐疑,蹑手蹑脚的过去,偷偷从猫眼里看。

 

靖佩瑶单手撑着门,一低头,透过猫眼跟秦子墨对视了一眼。

 

这一眼吓得小兔子有点心虚,偷偷蹲了下去,只听见外面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墨墨,干嘛呢开门,我看见你了,躲我干什么?”

 

“我,我不给你开。”靖佩瑶听的有点好笑,这里面的小兔子怕不是当自己是狼外婆,“听话,开门,有什么事儿开了门再说。”

 

“不开不开就不开。”隔着一扇门,不知道怎么的秦子墨格外的有底气。

 

“再不开我生气了,刚给你买的点心我拿去给左叶弟弟吃了。”

 

“喔。”听到那人说要生气了,本质怂巴巴的秦子墨乖乖的给开了门。

 

门一打开,楼梯道和屋里昏黄的灯光照在人脸上,靖佩瑶忍不住笑出了声,抹了一把哭的脸上五颜六色的小兔子的脸,“干嘛呢自己一个人在家哭,怎么啦。”靖佩瑶顺手带上了门,熟练的找出了自己的拖鞋换上,好像进的是自己家一样自然。

 

“没怎么。”秦子墨拿手背摸了摸脸,也摸不干净,就想往身上蹭。靖佩瑶叹了一口气,去卫生间拿了条毛巾,摁着这人的脑袋给擦了擦干净。

 

秦子墨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收拾利索的靖佩瑶过来蹲在他面前,认认真真的盯着他。靖佩瑶盯着人的时候,总会让人有一种深情的错觉,仿佛他的世界里只有你。与此同时的墨墨同学又感到一阵委屈,眼瞅着嘴角又要往下撇。

 

“别哭啦,怎么啦,我的墨墨,谁欺负你啦。”靖佩瑶坐到一旁,温柔且小幅度的拍着他的背。哭的抽抽噎噎的秦子墨小小的打了一个哭嗝,“靖佩瑶,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靖佩瑶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这么说?”

 

“你之前说你要睡大田哥,你还说,你还说董岩磊人特别好,你还跟他连麦直播,他还说他要选CP的话只选你。”

 

靖佩瑶哭笑不得,“就因为这个?”

 

“还有呢,昨天我偷拍大伯,他打我你还笑!明明说好唱给我的安和桥结果发了微博,这下全世界都听到啦!明明说好给我买的炸鸡,结果你自己先吃了,都没给我留!”

 

“秦子墨。”靖佩瑶听完直接笑出了声,眼角弯弯的,看的秦子墨脸上的热度直线上升,“你自己听听你说的这话,你是不是无理取闹。”

 

“我不是。”被吼了的秦子墨撇了撇嘴,还是很不高兴。靖佩瑶拿了旁边的纸过来给他擦了擦手,黏糊糊的也没嫌脏。

 

“不是你先说要睡大田哥,我才说的吗,磊子连麦的时候你不是全程都听了,这都好几天过去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说,你偷拍队长幸灾乐祸得得嗖嗖的是不是该打,还有,安和桥是你说可以发的吧,现在又开始吃哪门子醋啊,那炸鸡不是你玩儿过头了等你回来都凉了,我不是答应给你买新的吗。”靖佩瑶把人脑袋摁在自己怀里,也不介意秦子墨没擦干净的鼻涕,“我的墨墨哟,你这又是闹得哪门子小脾气。”

 

“不是闹小脾气。”秦子墨窝在温热的怀抱里,呼吸都是肥皂粉的味道,“我就是害怕,你看,现在喜欢你的女孩子那么多,可能还有男孩子,哪个都不比我差啊。”

 

靖佩瑶笑了笑,摸了摸秦子墨灰色的短发,极好的触感,像小动物的毛发,跟这个人一样,外面看着张牙舞爪的,掰开里面软绵绵,让人心痒痒。

 

“可你是我的小王子啊。”

 

“那,你是什么?小公主吗?”秦子墨歪歪脑袋躺在他大腿上,看着他,水汪汪的眼里还带着点没消化的眼泪。

 

“是你的玫瑰花。”

 

“真不要脸,说自己是玫瑰花。”秦子墨把脑袋埋了回去,嘴角小幅度的弯着,矜持的笑着,然而一个没忍住,漏了几分笑声。

 

靖佩瑶挠了挠他的下巴,低头凑上去,印在额头上一个轻巧的吻。

 

我的小王子,你早已驯养了我,不用担心,不用怀疑。

 

我是你的玫瑰花,唯一的那一朵。


评论 ( 14 )
热度 ( 195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