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沐已成周】【短篇】假相

是个短篇,想写很久了,好不容易抽着空就给补了。

这次是个两个男人心动的故事。

看的愉快各位,顺便求个评论和红心~

---------------------------------------------------------------------------

“你在哪儿?”随着蜂鸣声的提示,周锐的手机亮了。

“在我家附近。”看到是韩沐伯发来的微信,周锐撇了撇嘴,慢吞吞的回复了过去。

“那么巧,我也在你家附近。”

 

几乎是秒回,周锐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毛,好不容易从大厂回家赋闲,眉毛都懒得剃,丝毫没有大厂第一绝色的自我认知。

“哦,我有点困了,睡了。”

 

回完微信,周锐把手机丢在一边,瘦的已经显出骨相的小人儿蜷缩在沙发上,穿着直男做派的大背心大裤衩,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韩沐伯此人,是真的让人摸不透。

 

打从那次机缘巧合化女妆开始,大厂的风向就变了,几十个直男大小伙子原本站的两位导师的阵营旗鼓相当,硬生生的开辟出一个周锐派。而他本人对此是十分无语的,只能说,作为一个舞台上过活的人,理应顺从观众的喜欢,而不是自己的意愿,虽然他自己也觉得是美的,但是仍然有几分反抗心理。

 

就像卜凡说的,算是为艺术所献身了。

 

不同于其他的热爱起哄架秧子的小孩,作为跟周锐同年的大龄组人士韩沐伯,打从一开始就表现的很淡定,好像周锐的女装扮相再平常不过。


也不能说淡定,刚开始可能是周锐粗壮的直男神经没发现,明明这个人动手动脚的次数明显增加,有时候还跟秦奋一起,但这人偏生了一副贵公子的好皮相,哪怕眼神暴露了一点,表面上的做派仍是清清冷冷的孤高。

 

但时间一长,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周锐也不是傻,按理说什么没见过,什么都见过,那次节目组莫名其妙的访谈更是彻底败露了,一时间练习生之间,网络上,都在调侃二人的关系。

 

围观的人都说,你我本无缘,全靠你化妆。

 

然而不同于大伯那个犀利的眼神,周锐只是恍惚之间想起,那次大伯有事出厂,回来的时候并不顺路的拐到他房间。彼时周锐正值减肥的平台期,整个人宛如一个丧气的皮球,偏偏在摄像机镜头和周围的小孩面前不能表现出分毫,懒洋洋的摊在床上试图让自己对食物变得麻木,一头半长不短的头发乱糟糟的糊在脸上,黏腻腻的汗水和油脂胡乱的分散着。

 

大伯脸上带着招牌性的微笑,拿了两个0卡的巧克力慕斯杯在他面前晃了一下,放在他桌上,对着他眨了眨眼。

 

“好东西,我找了很久从进口超市买的,不长胖的,你吃吧。”

 

说完就转身走了,长款风衣的衣角翘起,悄无声息的带上了房门。

 

说不感动是假的,周锐有些惊讶于这人的熨帖,但又觉得意料之中,毕竟韩沐伯此人平日里确实温柔而多思,只是对象合该不是他。

 

那天晚上周锐一个人窝在角落里,小口小口的用勺子挖着巧克力吃,甜味能舒缓神经,能让人幸福,让人迷醉,不然隔壁那个坤音的小男孩也不会这么热爱吃糖。

 

只是成年人周锐确实不是两个慕斯杯就能打发的,他静静地思考着韩沐伯,这个人,和两个人的关系,你我本无缘,若硬说要有,也该是打打闹闹,相互奉承调侃的塑料兄弟情。但是这种微小而贴心的举动,犯了规。

 

就像本该灼热的火焰,丢进去一块冰,火焰仍然是火焰,但要用时间去烘干水渍,还会使这湿度高了几分。

 

大概可能那一瞬间,是动心了,毕竟在外打拼多年,咬着牙,拼着一口气,总会有累的时候,温柔是把杀人刀,却也是流浪在外的旅人稀罕的慰藉。

 

可人总归是清醒的,周锐清清楚楚的知道韩沐伯的故事,毕竟过去的事情,在七嘴八舌的大厂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该说是人尽皆知,两个直男,又有什么可说的呢。只是星轨交汇的一瞬间,一点点的错乱,合该让你动了情,让他上了心。

 

周锐本以为离开大厂之后桥归桥路归路,并不会有什么交集,自己继续努力去挣钱,养活自己的音乐,而他,也该有向阳的未来,如花美眷相伴。

 

“铃铃铃——”

 

一阵短暂而急促的铃声打断了出神的人,周锐拿起电话顺手接了,也没注意来电讯息,本以为是之前的快递到了,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喂,你在家吗?”

 

韩沐伯的声音透过电波的传递变得有点失真,但仍无法掩盖音色里的华彩,周锐楞了一下,问他:“在,你有什么事儿?”

 

“那给我开开门,我在你家门外。”话语间带着几分笑意,仿佛隔着薄薄的门板透过来,周锐呆住了,想了想,踢上拖鞋过去开了门。

 

“你来做什么。”挂断了电话的周锐闪到一旁让人进来,穿着私服的韩沐伯走的一向是一丝不苟的贵公子路线,周锐又想起在大厂的时候时常调侃他,别看穿的人五人六,实则是个衣冠禽兽。

 

韩沐伯先是给了他一个标志性的笑,顺手带上了门,拿了一旁的拖鞋换上,“有好事儿,想着你啊。”顺手递给了周锐一个文件袋。

 

周锐接了过去,是一份企划案,该是韩沐伯私人的关系推荐了他,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翻到后面看,各项条款中规中矩,算是有得赚。

 

“这种好事儿怎么会想到我?”周锐一边低头看着条款,韩沐伯跟着他走到沙发边上,看着旁边扔的不知道多久没有丢满的垃圾桶,桌上丢着几根半青不熟的香蕉,就知道这人还在减肥期。

 

“觉得你合适,就想着你了,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韩沐伯伸手试图摸了一下周锐的脑袋,被人敏感的躲过了,“顺便请你吃饭去不去,南四环新开的海鲜馆子,现捞上来现做,老秦上次拉我去的,我觉得蛮好的,不影响你减肥。”

 

“不了吧。”周锐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挺好的,过两天又要接通告,也没时间。”

 

“吃一顿饭的时间总是有的。”韩沐伯有些不死心,虽说穷追不舍不是他的作风,但就这一刻,嘴上好像没有把门儿的,顺口而出。

 

“韩沐伯。”周锐盯着他喊了大名,一双艳丽的眸子未施粉黛仍让人惊艳,“你究竟想做什么?”

 

“没什么,请你吃个饭,不可以?”韩沐伯有些意外,一向能避则避的人突然打直球,只得顺坡下去搭了一句话。

 

“哦,没事。”周锐低着头翻了翻手里那份合同,汗水洇的潮乎乎的,“最近真的没空,这事儿谢谢你,有空还是我请你吃饭吧。”

 

韩沐伯看了他一眼,低着头的周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扎的乱七八糟的小辫子掉了几缕下来,显得人格外的妩媚。其实韩沐伯知道,这人本质是个钢筋一样的男人,不只说性向,还说认命却不服输,妥协但不世故的个性。

 

“那我走了。”左右有些尴尬的气氛让人无法多留,“你有空就出来我们聚聚,老秦提了你好多次了。”善于辨识气氛的人总该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韩沐伯抓了自己的风衣,站了起来。

 

“那,谢谢你。”站直的韩沐伯对着周锐有不可忽视的身高压制,他微微抬头看着那个人,眼神里带着些许不明。

 

韩沐伯想起那天化完妆的周锐走过他身边,也是这样一眼,险些让他落入深渊。

 

“客气什么,都是兄弟。”

 

只是现在清醒,还来得及。

 

韩沐伯转身走了,房门合上之后的世界又变的只剩一个人,周锐把自己摊平在沙发上,脑子里过电影一样回忆着四个月的集训生活。

 

我本是堂堂男儿郎,偏生要扮作那女娇娥。

 

打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假相做不得真。


评论 ( 12 )
热度 ( 113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