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娄岳/卜岳】许你月圆_4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进度有一丢丢慢啊想给娄酱打尻让他刚一点

求个红心和评论哈,你圈太冷了,冻得瑟瑟发抖。

-------------------------------------------------------------------

4.

回到了练习室的娄滋博,果不其然看到岳明辉还在练舞,动作仍旧是有点僵硬,见到他进来,岳明辉笑了一下,这人总是让人心疼,明明已经在勉力支撑,但却还是笑的露出小虎牙。

 

“滋博你干嘛去了,我刚还想问你这里怎么回事。”

 

“出去溜达了一圈。”娄滋博对刚刚的经历闭口不谈,站在岳明辉背后扶住他的腰,“我带你练吧,今晚顺下来。”

 

“好呀。”岳明辉并没有多想什么,腰上的一双手并不大,带着点水汽,温温热热的支撑着腰,任由娄滋博带他跳。

 

其实早在岳明辉分到组里的时候,娄滋博就已经选好了动作最少的一部分,私下里挨个人都商量了一遍,索性这部分露脸的镜头太少,歌词也太少,并没有人有什么异议,娄滋博又用了几个小时学会了这一部分,就是等着现在,等着岳明辉的一句话。

 

凌晨五点,廊坊的冬天总是亮的很晚,舞蹈大概已经记下来的岳明辉坐在凳子上靠着墙小口喝着水,嘴巴鼓鼓的,眼神还带了点迷茫。娄滋博看着他,觉得自己好像喝了三瓶monster,完全没有通宵的疲惫,精神振奋的吓人。

 

娄滋博蹲在他旁边,盯着他喝水,饶是困得不行的岳明辉也察觉到了旁边不一样火热的视线,“怎么啦滋博?”困顿中的岳明辉总是格外的可爱的,明明二十几岁的人,奶声奶气的。

 

“不怎么样,你睡会吧,等会开饭我喊你去吃早饭。”娄滋博起身拿了自己的羽绒服给他垫在后面,能睡的舒服一点,伸出一只手盖住了他的眼睛,“睡吧。”

 

这有点越线的行为并没能让岳明辉察觉什么,微弱的警惕心抵抗不了排山倒海的睡意,他抓了娄滋博的手放到一边,顺手捏了捏,扭头就睡了。

 

娄滋博笑的有些欠揍,耐心的整理好岳明辉的羽绒服,遮住了下巴尖,一扭头看到了盯着自己的李让。

 

李让看着笑的一脸荡漾的娄滋博,感觉有些不妥,这些年在美国待着这种事也没少见,自己这个同公司的弟弟发射的危险信号让人不得不警惕,他刚想张嘴说些什么,看着娄滋博比了一个安静的姿势,指了指门外。

 

他点了点头,走了出去,清晨,大厂的练习室楼道里还有些冷,呼吸之间带着点淡淡的白烟。等了一会,娄滋博走了出来,穿着训练服,晃晃悠悠的,脸上却带着不可忽视的笑意。

 

他刚准备说些什么转折的开场白,被娄滋博打断了,“让哥,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喜欢他。”娄滋博的声音压得很低,抬头扫视了一圈周围的摄像头,“我也没别的意思,你装作不知道就行了,我没准备告诉他。”

 

“那你这是要干嘛?”李让有三分不解。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就想对他好,别的,再说吧。”少年不识愁滋味,但不代表不存在,娄滋博挠了挠头,心里没个定数,这场关乎前途,命运,和爱情的考试,他不懂,但更不想输。

 

“你知道他那边的事儿吗?”李让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我知道,我比你清楚地多,我昨天还见到他来。”娄滋博却懂了。

 

“那你跟他打照面了?”

 

“对,不知道他懂了没有,算是某种程度的宣战吧。”娄滋博倒没觉得自己怎么样。

 

“行吧,你好自为之。”多说无益,李让看着这个弟弟,只能希望他自己想清楚,毕竟路是自己的,不是别人的,他都已经看的这么透彻了,也没什么好劝的。

 

娄滋博明白,这个时候说这几句话已经是情分了,他甚至有些感激李让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笑了笑,“等回公司请你吃饭啊。”

 

“行。”

 

一个秘而不宣的早晨,一个少年的秘密,一个梦境的现实。

 

后台。

 

第一个早早表演结束的三组坐在后台歇着,娄滋博走进去的时候看见岳明辉大喇喇的摊着,一人横跨了三张椅子,悠闲的抖着脚看着前面舞台的转播。娄滋博笑了笑,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岳明辉臂弯的范围里。

 

“老岳,你刚干嘛自己打自己?”娄滋博凑得近了,吐气带着几分潮乎乎的热意。

 

“哎哟,你说这个,你这小孩怎么眼神这么好?”岳明辉瞥了他一眼,眼角带着笑意,“哥哥我前十爷们儿,可受不了这个。”

 

“跟你说了多少次不是小孩。”娄滋博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我觉得挺可爱的。”

 

“可爱?”岳明辉摇了摇脑袋,晃晃悠悠的,“这可不是形容爷们儿的,你怎么跟小姑娘一样。”

 

“你才像小姑娘。”娄滋博不服气,一把抓了岳明辉放在后面的手,覆在自己手上,“个子不矮,怎么手这么小,啧。”

 

“哎哟,手小怎么啦,你大,手大有什么用啊。”岳明辉任由他揉搓,回手捏住娄滋博的手,比自己刚好大一圈,肤色深一点,衬着他的手骨节粉嫩嫩的。

 

娄滋博低头自己研究着岳明辉,也不知道一个手有什么可玩儿的,翻来覆去好像得到了什么珍宝,捏在手里,一会十指相扣,一会搓搓关节。

 

头顶一片阴影落下,传来卜凡极具压迫力的声音:“老岳,你们在干嘛?”

 

岳明辉和娄滋博同时抬头看着他,这一点点默契更加刺激了卜凡,脸色阴沉的可怕,配上浓重的烟熏色眼影,看着整个人宛如地狱出生的恶魔。

 

“没干嘛呀,玩儿呢吗。”岳明辉笑起来脸颊有两个可爱的窝,卜凡有些被安抚了,但转眼又看到两个人牵着的手,“那有必要这样吗?”

 

卜凡抬了抬下巴指了指两人相握的手,然而岳明辉并没有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妥,有点懵懵的看着他,卜凡刚想说什么,那边小鬼的大嗓门响起,喊他去排练。

 

卜凡比了个手势,岳明辉对着他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后台。

 

“他们听听组挺厉害。”岳明辉由衷的说了一句,脸上带着笑做不得假。娄滋博低着头捏着他的手,纠缠的时间太长有些黏黏的,“你喜欢干嘛不去,我不信他不同意。”

 

“哎呀,那不好。”岳明辉又笑了,他总是这样的,开心不开心,难过不难过,痛苦不痛苦,都是笑着的,“他选我是他的事,我不能拖累他,三组的舞简单点,我也能好过一点。”

 

“你对他真好。”娄滋博撇了撇嘴,有点不开心。

 

“哎,他是我弟弟嘛,我对他不好谁对他好。”

 

“对他好的人多了,那边不就有一个,还差你一个。”娄滋博有些不屑,扭头过去不看他。

 

“哎哟,那能一样吗。”岳明辉掰过他的头,“怎么啦,吃醋啦,哎哟哟,没事儿,你也是我的好弟弟,我来三组,不是因为三组还有你吗。”

 

“切。”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娄滋博还是有点开心的,毕竟,只是认识四个月,他肯认可自己,也算是努力没白费,“你有多少好弟弟,用我给你数数吗?”

 

“嚯,我们滋博,还挺计较?”岳明辉想使坏的时候笑的特别狡猾,“那你也是我最喜欢的弟弟之一。”

 

娄滋博无声的扯了扯嘴角,把岳明辉无意搭在他大腿上的手爪子往上放了放,早晚有一天,这个最喜欢,会变得没有之一。

 

他始终相信这一点。

 


评论 ( 49 )
热度 ( 351 )
  1. 东耳610233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捏手手😭😭😭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