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娄岳/卜岳】许你月圆_5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会不会觉得这个进度有点慢啊?

但我想写的还没写完,可能会有点拖沓不要介意喔。

其实我特别讨厌做超链好麻烦啊= =前面的超链我就不更新了

还有我们娄其实是霸总人设来的哈哈哈哈

求个评论和红心哈!

————————————————————————

5.
“一会老岳上去的时候,你们不许起哄。”人声嘈杂,可卜凡的话还是清晰地传到娄滋博耳朵了,他分神看了一眼看台上的人,一个个心照不宣,笑的花枝招展。
 
可真是幼稚啊。娄滋博微微摇了摇头,过去拉住岳明辉的袖子,有什么用呢,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欢他,可问题是,他不知道啊。
 
兄弟和对象,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结束猜词游戏的几个人累的气喘吁吁的摊在椅子上喝水,明明是个智力游戏,生生的玩儿成了短跑接力,娄滋博悄咪咪的坐在岳明辉旁边,装作无意的揽着他,问他:“老岳,明天就发布名次了。”
 
岳明辉喝水的身子僵了一下,“嗯。”
 
“你有信心不?”娄滋博笑眯眯的看着他,“我估计要凉凉啦,留你一个人在大厂,我还挺舍不得的。”
 
“我,”岳明辉咽了一口水,“也不一定。”
 
“为什么不一定?”娄滋博扭过头去看着他,“我觉得你没问题啊,你看,你表现的挺好的,全民制作人也喜欢你,为什么不一定?”
 
“就是不一定。”岳明辉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这种事,谁能说的好呢。”
 
“谁能说的好呢……”娄滋博无意识地重复着这句话,要是他能说的好就好了,他留不留,走不走,自己心里已经有定数,可他想让岳明辉留下。
 
他想看他在更大的舞台发光,有更多的人爱他。
 
“老岳,你这个人就是年纪大了想得多。”娄滋博用力拍了拍岳明辉的后背,小心翼翼的没有动到腰部,“你没问题的,有点信心。”
 
“谢谢你啊滋博。”岳明辉对着娄滋博笑了笑,笑意却没到眼底,一个岳明辉式的假笑。
 
娄滋博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信心,他太坚定了,他甚至没有想过岳明辉会在这场被淘汰,距离最后的舞台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被淘汰了。
 
少年坐在后排角落,明明在自己名次发布的时候还能笑着答话,在听见岳明辉的票数的时候,无法遏制的哭了出来。
 
李让坐在旁边拍着他的后背,少年从来没有哭的这么伤心,整个人发抖,哭的稀里哗啦的,一抽一抽的。李让摇了摇头,他这个弟弟,难得这么像个小孩。问旁边的人借了张纸,好歹给他擦了擦鼻涕和眼泪。
 
“别哭了,妆都掉了,你这样不是让人看笑话。”李让对着他小声嘱咐了一句。
 
“嗯,嗯。”娄滋博抹了一把脸,还好今天没画眼影,不然估计等下没办法见人了,“我,我控制不住。”
 
“你说你在这儿哭成这样,有什么用,他又不知道。”李让对着他叹了一口气,老气横秋像个中年人。
 
“我,我没想让他知道,让他知道干嘛啊。”娄滋博拿着纸巾角抹了抹眼泪,嘴硬的反驳着。
 
“你啊。”李让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生生憋住了嘴边的一个蠢字。
 
算了,谁还没蠢过呢,没什么不好的,年轻嘛,怎么样都好。
 
回到宿舍的娄滋博把自己裹在熊本熊的睡衣里,窝在床头伤心,他不知道为什么,想不通,为什么岳明辉会被淘汰,他本来想的好好的,等他淘汰了,他就去找岳明辉撒个娇,讨个抱抱,然后开开心心的离开大厂。

但是现在,他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他想去安慰他,可很明显,岳明辉是不需要他的安慰的,至少面上不会接受,少年笨嘴拙舌,他甚至听到卜凡在台上说昨晚岳明辉哭了,又难过又心酸,这人是不会在自己面前哭的,他没想到下一步如何是好,只能蜷缩在被窝里暗自伤神。
 
“哟,滋博,听说你今天哭啦。”熟悉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脑袋里百转千回闪过无数次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娄滋博猛地直起身,傻了一会,反应过来问他,“老岳?你怎么来了?”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他说了什么,“你,你怎么知道的。”
 
少年有点害羞,毕竟当场哭鼻子不是什么特别光彩的事儿。
 
“你猜呢。”这个时候的岳明辉还有心情开玩笑,一屁股坐在娄滋博的床边,“都多大了还哭鼻子。”
 
“你不是也哭了吗,还说我,你年纪更大。”娄滋博顺嘴怼了他一句,又想了想,“是不是让哥告诉你的?”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岳明辉拍了拍他大腿,“淘汰嘛,难过是肯定的,你不是挺坚强的吗,哭什么啊。”
 
“我又不是为了我自己被淘汰哭,本来我也没觉得能走到最后。”娄滋博嘟嘟囔囔的,被岳明辉听得清楚,“那你为啥哭?”
 
“为了你啊。”少年直愣愣的看着他,眼眶还有点红,眼神亮晶晶的,满是真诚。
 
“为了我?”岳明辉夸张的比划了一下,“犯的着吗弟弟?”
 
“怎么犯不着,你是不是以为我之前跟你说我觉得你能进是逗你的。”娄滋博有点生气,“我是认真的好吗。”
 
说不开心是假的,被人放在心里在乎的感觉暖洋洋的。岳明辉看着他,两个腮帮子气的鼓鼓的,看着跟他睡衣兜帽上的熊本熊一模一样,不自觉的笑出声,“这么在意我啊?”
 
娄滋博一听就知道这个老不正经又撩拨人,但偏偏他就吃这套,“嗯。”有点害羞的把自己缩在睡衣里。
 
“哎哟,害羞啦?”岳明辉有点坏的低头凑过去看他,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臂。
 
“你别闹,我跟你说话呢。”
 
“嗯嗯,不闹,我们滋博想说什么呀?”岳明辉摇头晃脑的,看上去还挺开心的。
 
“岳明辉,我认真跟你说,”娄滋博捏着他手臂的力气变大了,好像在下定什么决心,听到自己大名被喊的岳明辉不由得摆正神色,“嗯?”
 
“我觉得你一点都不比前二十的人差,今天这个结果,不能算数。”
 
岳明辉愣了一会,噗嗤笑了出来,引得少年非常不满,“我是很认真跟你说的,你笑什么啊。”
 
“你说不能算数就不算数啊?你又不是全民制作人。”岳明辉笑起来闪出两个小虎牙,晃的娄滋博心跳跟着加速,眼睛弯弯的,但却带着点泪光,“但是谢谢你滋博,你也特别好,一点都不差。”
 
“不,我觉得你最好了。”少年难得幼稚的回嘴,却被岳明辉一把揽到怀里,这是第一次不是他主动的拥抱。
 
“我知道,我都知道。”岳明辉抱着他,怀里的少年下意识的搂紧了这具躯体,“谢谢你,滋博。”
 
“嗯。”娄滋博把脸埋在岳明辉的毛衣里,闷闷的哼了一声。
 
“没关系的,未来还很长。”岳明辉松开他,扳着他的肩膀认真的承诺着,“我会看着你,你也要看着我,一起变得更好才可以。”
 
大概是生活的阅历让人变得坚强,形成一层厚厚的躯壳,不泄露半分情绪,然而这抵不过横冲直撞的少年,灼热的像太阳炙烤的温度,和不打破这层躯壳誓不罢休的执着。
 
成年人轻易不说未来,轻易不给承诺,却答应了男孩儿的期盼。
 
“嗯!”
 
不用谁等着谁,不用谁回头,我和你一起,跑着向未来。

评论 ( 30 )
热度 ( 295 )
  1. 东耳610233 转载了此文字
    我流泪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