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停更ing

【娄岳/卜岳】许你月圆_6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学习使人头秃,我爬上来更新一下

快完结了哈

今晚的lofter非常流畅,开森

顺便求个小红心和评论哈~

----------------------------------------------------------------------

6.

回忆就像是初夏的果子,红红绿绿的,但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酸是甜。娄滋博闭着眼睛想着大厂里的那些事,胶片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划过,世人皆是黑白,唯有那个人是彩色的。

 

“滴滴——”特意设置的铃声响了起来,少年从床上弹起来,有些意外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他很少收到这个人主动发来的讯息,急急忙忙的划开屏幕,这人发了语音问他晚上要不要出去撸串儿。

 

哪有拒绝的道理。

 

娄滋博一手快速的戳着手机屏幕回复,另一只手急急忙忙的从小山一样的衣服堆里扒着,这件不行,太幼稚,那件也不行,太鲜艳了。最后扒的满头大汗找到了合适的一身,不会太过沉闷掩盖了少年的鲜活,又显得自己笔挺而帅气。

 

这厢满意的收拾好自己,臭美的对着门厅里的镜子照了照,娄滋博看着手机那边的回复,笑的眼不见眼看得见后槽牙,美滋滋的叫了辆出租车去往目的地。

 

那是南城一条不怎么好找的小巷子,挨着陶然亭,傍晚时分全是遛弯儿的大爷大妈,还有几个侃大山的爷,浑圆的肚子拍的咣咣响,一派市井的繁杂。娄滋博来了北京年份不短,却也鲜少去这些地方。摸了摸脑袋,再三确认一下那边发来的定位没错,推门进去便看到角落里的岳明辉。

 

这人窝在一个角落,面前扔着本手写的菜谱,翘着二郎腿玩儿手机,戴着顶鸭舌帽看不清脸,但偏偏娄滋博就是一眼注意到他。

 

“哎哟,来啦。”岳明辉一抬头看到了站在小店中间的娄滋博,傻孩子愣了吧唧的在那儿不知道想什么,他笑了笑对着娄滋博挥了挥手把人叫过来,“随便点,哥请客。”

 

“老岳,你就请我吃这个?”娄滋博一屁股坐下,嘴上说着不乐意,也没嫌什么,对着身后的服务员小妹戳了戳菜单随便点了几个,左右他吃了饭才来的,也没那么饿。

 

“哎,来两瓶儿燕京。”岳明辉刚说完觉得不对,对着小妹一呲牙,“得了,一瓶吧,我这弟弟没成年呐不合适,给他来瓶儿北冰洋。”服务员小妹被这人的笑晃了晃神儿,没想到这个坐在角落半天不点菜大晚上还戴着帽子的男人还挺帅的,脸红红的应了一声,转头回去下单子去了。

 

“弟弟,你别看这店破,东西好吃啊,哥哥不骗你。”岳明辉像是想到了什么,笑眯眯的,一米八几的个子蜷在小板凳上,也没嫌的局促,跟环境仿佛融为一体。

 

娄滋博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岳明辉,应该说,足够真实的,岳明辉本人。深夜里的一个老字号小馆子,二十几岁的大男孩,跟你山南海北的贫嘴,一个跟舞台上,跟大厂里都不一样的岳明辉。

 

鲜活的让人动容。

 

娄滋博的喉头滑动了一下,“哥,我能喝点儿。”“能喝也不行啊,说出去说我教坏小孩儿怎么办。”岳明辉对着他眨眨眼,逗小孩一样。娄滋博知道自己再辩解也没什么用,咽了口口水,问岳明辉:“找我来什么事啊老岳?”

 

“嗨,”岳明辉低了低头,这会儿小妹拿上来啤酒和汽水,他对着小妹笑了笑,笑容里却没到眼角,“没事儿不能找你出来吃饭了?”

 

“能啊,怎么不能,当然可以。”娄滋博拿起玻璃瓶喝了一口,橘子味儿的,碳酸啵啵的划过食道,缓解了几分局促,“你什么时候叫我我随叫随到。”

 

“哎哟,那不至于弟弟,我知道你也挺忙的。”岳明辉叹了一口气,看着娄滋博,眼睛弯弯的,“我只是,哎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找人聊聊而已。”

 

“你说,我听着。”娄滋博当下有了几分计较,能让他主动找别人说的事儿,憋不住的事儿,可能真的不小,再联系最近自己在网上看到的那些东西,八九不离十。

 

“弟弟你说,当偶像,当明星,到底是个什么?”岳明辉的话在舌尖转了三个弯儿,欲言又止的,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我不知道。”娄滋博有一说一,他也不知道。

 

“也是,你还小。”岳明辉笑了笑,带着三分苦涩,七分不明白。

 

“岳哥。”娄滋博没忍住,难得的喊了他一声哥,岳明辉抬眼看了他一眼,有点疑惑,“咋啦。”

 

“你是不是最近在网上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娄滋博虽然说了个问句,但语气几乎是肯定的。

 

“哎,你都知道啦,那还真是闹得够大的。”岳明辉的手指摩挲了一下啤酒瓶子,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酒瓶子挂着几滴冷凝水,湿漉漉的,黏在粉色的手指头上亮晶晶的。

 

娄滋博盯着他的手指目不转睛,听着他说,“也不光这个事儿吧,哎,我也不知道这事儿跟你说合适不合适,但我也不知道找谁说,你就听听,听完就算了。”

 

“嗯,哥你说,我保证不跟别人说。”娄滋博难得一见的乖巧听话,甚至往前拉了拉凳子,摆了一个小学生上课认真听讲准备回答问题的姿势,逗得岳明辉乐了一下。

 

“你呀,哎。”岳明辉又攥了攥啤酒瓶子,仿佛在下什么决心,“卜凡跟我表白了。”

 

听到这话娄滋博心下一惊,花了十足的力气安抚自己冷静,他有几分惶恐,又有几分胆怯,他生怕岳明辉跟他说,他们在一起了,但又抱着几分不确定的侥幸心理,不希望岳明辉答应。

 

千百个念头划过脑海,只用了两秒,娄滋博便冷静了下来,又喝了一口汽水,装作没事儿人一样问了一句,“然后呢?”

 

“诶,你不奇怪吗?”岳明辉楞了一下,没想到这孩子是这么个反应。

 

“不奇怪,大厂是个人就能看出来,就你不知道。”说完一段话,娄滋博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厉害,有些庆幸自己还能说完完整的句子。

 

“啊,这么明显啊。”岳明辉有些疑惑的摸了摸头,“我也不是不知道,只是,这个事儿吧。”

 

“这个事儿怎么了?”眼看答案近在咫尺,娄滋博没忍住追问了一句。

 

“哎,我是把他当弟弟啊,你说说看,两年多,吃喝拉撒在一起,谁不知道谁啊,太熟了,怎么说呢,真的是我亲弟弟。”

 

岳明辉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娄滋博感觉自己猛烈跳动的心脏归位了,但好像又不跳了,周围什么都不存在了,只看得到岳明辉一张一合的嘴,大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中央处理器才重新开始运行,他反应过来,岳明辉没答应。

 

他很难描述自己的心情,看着岳明辉说话却什么都听不到,莫名的喜悦从头浇灌到脚,整个人跟傻了一样有些脱力。

 

“——他跟我说,网上的事儿有他的错在,但问题是他也没做错什么啊,这事儿不能赖他。”岳明辉的长篇大论终于说完了,自己给下了一个结论,像写论文一定要有个总结一样。他看着对面的男孩走神儿一样的瞪着他,“哎,滋博,干嘛呢,我说话你听到没啊,没听到我不说了。”带了点窘迫,对着男孩的脸晃了晃手。

 

娄滋博一把抓住这人晃来晃去不安分的爪子:“我听着呢。”那人的指节还是和往日一样的粉红色,只是带着点肉刺,不平滑。他是知道这人一紧张一焦虑就喜欢啃手指,想也知道这些天他怎么过的,“那你觉得,这个事儿赖谁?”有些心疼的捏了捏岳明辉的指尖,看着这人笑的傻乎乎的。

 

“哎,谁也不赖,路是我自己选的,你说我能赖谁呢,赖我自己吧,赖别人,犯不着,犯不着啊弟弟。”典型的岳明辉式的回答方式,这个人一直这样,看着张牙舞爪的,其实内芯软绵绵的,温温软软的打谁都没有威慑力,挨揍的时候就跟戳进棉花里一样,全吸收了,外面还是看着白嫩嫩的,谁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娄滋博听着生了三分怒气,花了最后一点力气压了下去,对着岳明辉的脸说:“不,老岳,不赖你,你特别好。”

 

少年铿锵有力的话撕裂了这个沉郁的夜晚,月光透出来,莹白色明晃晃的。

 

赖的是这个世界,它犯了错,不是你。


评论 ( 30 )
热度 ( 314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