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娄岳/卜岳】许你月圆_8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 第九章


今晚是连更两章的喔,记得先看第七章(前情提要

继续求评论求红心~

----------------------------------------------------------------------

8.

距离娄滋博成年生日还有一个多礼拜,耐不住性子的少年三不五时的发微信问岳明辉给他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尽管通告排的挺满的,对面回复的速度仍然很快,每次都是差不多的回答,说什么早就准备好了,他肯定满意。

 

少年抓耳挠腮的想着,猜了八百个选项,对方嘴牢得很,始终不肯说,这就更加剧了少年的好奇心,掰着手指头数着日子期待着过生日。公司的工作人员看着他每天上蹿下跳的,嘲笑他小孩子脾气,幼稚的很,过个生日还这么激动,听的娄滋博直撇嘴,这些凡人,知道什么。

 

好不容易等到了这天,娄滋博收到岳明辉的微信,蹦蹦跳跳的跑去门口,旁边等着过安检的粉丝没想到寿星会亲自出来,又爆发出一阵阵尖叫声。

 

岳明辉带了个黑色口罩穿过一片尖叫声过来,还没等粉丝认出来,就一把被娄滋博拽走了,丝毫没顾忌后面窃窃私语。

 

“哎哟,你这个地方真难找。”被扯到后台的岳明辉一把摘了口罩,“我停了车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路痴。”娄滋博左右看了看,确认这个人身上除了个手包啥都没带,有点不高兴,“我礼物呢?说好的我一定满意的礼物呢?”

 

“哎哟,我来了不就是最好的礼物?”岳明辉存了几分逗小孩的心思,打趣他。

 

“诶?”娄滋博愣住了,他心里有鬼,明知道岳明辉不是那个意思,装作开玩笑的说,“你要把自己送给我吗岳哥!真的吗岳哥!”

 

“真的你个头!”岳明辉被这个给根杆儿就往上爬的小孩气笑了,“礼物太大不好拿我放车里了。”

 

“喔,没劲。”娄滋博甩着手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我不高兴了。”

 

“怎么啦,今天过生日有什么不高兴的,谁惹我们滋博啦?”岳明辉软绵绵的声音在耳朵边响起,这人凑过来盯着缺水一样蔫了吧唧的小萝卜同学。

 

“你。”娄滋博扭过去不看他,别别扭扭的,留给岳明辉半张侧脸。

 

“我怎么啦,我这才来几分钟惹你不高兴啦。”岳明辉乐了,转过去正脸看着他。

 

“你都没说祝我生日快乐!礼物也不给我,太过分了,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娄滋博撇了撇嘴。

 

“嗨呀都说了在车里,好好好,忘了说生日快乐是我的不对。生日快乐啊滋博,今天就是成年人啦。”岳明辉好脾气的哄小孩。

 

娄滋博有点气,不是气他没说这句话,心里带了几分酸酸的:“你是不是对谁都这么温柔这么好。”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这问题的答案自己能不知道吗,在大厂朝夕相处四个月,怎么还会问出这种问题。

 

“谁说的。”岳明辉笑了笑,扳着娄滋博的肩膀。少年人的骨相已经显露出来,每一分肌肉都不多不少长得刚好的匀称,“我只对喜欢的人温柔啊,我不喜欢我管他干屁。”

 

“噗。”娄滋博笑了出来,“你怎么能对着未成年人说脏话。”像吃了一颗青苹果,酸酸的但又甜甜的,厚厚的果皮包裹着柔软的果肉。

 

“哎哟,今天起就不是未成年人啦,再说我哪儿说脏话了。”岳明辉揉了揉少年的头发,还没做好造型的头发软绵绵的。

 

“都是你的错。”在外面嚣张的不行的小孩对着男人忍不住撒娇。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好吧。”岳明辉摸不着头脑,习惯性的接下了这个锅,忍不住又揉了揉少年的头发。

 

“岳哥最好了!”少年莫名其妙的喊了一声,“我去准备了岳哥等下内场见。”风风火火的跑走了。

 

再不跑,脸上羞羞的红晕就遮不住了。

 

岳明辉挠了挠头,不知道这小孩又闹什么脾气,也就随他去了。

 

生日会办的很成功,在娄滋博上台跳舞的时候达到了高/潮。岳明辉坐在第一排,视野很清楚,看着台上发光的少年,不得不感叹一句天生吃这碗饭的材料,尽管还是个刚成年的孩子,偏偏在舞台上性感又撩人,让人目不转睛。

 

岳明辉专注的看着娄滋博跳舞,一举一动都诱惑的恰到好处,后面女孩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看的岳明辉脸上有些发烫。

 

冷不丁少年抛了个媚眼儿,后面的尖叫声仿佛要冲破屋顶,岳明辉忍不住站起来跟着喊了几声,厚重的男声在一片尖叫声里格外的突出,舞台强光照射下的娄滋博像是听到了,结束摆endingpose的时候对着前排送了几个飞吻。

 

整个会场的粉丝都沸腾了,一片接着一片“看看大哥吧!”“小萝卜亲我了我死亡!”的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同样接收到飞吻的岳明辉重新坐了回去,摸了摸热乎乎的脸颊,暗自揣度。被刚成年的小孩撩到了,说出去有些怪丢人的。

 

生日会的仪式纷繁复杂,叫粉丝上台互动,许愿吃蛋糕,切蜡烛,一项接着一项,明明是很传统很无趣的流程,岳明辉却看的很认真。尽管是个自己的生日都会忘记的人,却心甘情愿给少年最棒的仪式感。

 

舞台渐渐黑了下去,这边宣布了生日会结束,那边准备下台的娄滋博悄悄在黑暗处比了个手势,岳明辉点了点头,在粉丝依依不舍的气氛中,提前离开了会场。

 

刚下了舞台的少年还带着浓郁的烟熏妆,近看之下,轮廓显得极为立体,头发用发胶整齐的拢在后面,挺直的鼻梁和利索的下颌线,眼尾带着几分墨色,喘息之间仿佛不再是那个说着要回家种地的小萝卜头,而是个成熟的男人了。


“岳哥岳哥,我礼物呢!”张嘴仍是少年气十足的男孩。


被少年亮晶晶的眼神盯着的岳明辉有些恍惚,跟脑海中在大厂后台那个陪自己一遍又一遍练舞的身影重合了,他咽了咽口水,“在车上呢,你要不要先卸妆再跟我过去?”

 

“不要,就直接去,我带你走后门,不怕。”少年拉着岳明辉往偏僻的小门走着,头发上带着造型用的银粉,月光下闪闪发亮。

 

“哎哟别着急啊,急什么啊,你走这么快你又不知道我车在哪儿。”岳明辉跟着在后面,仍然改不了磨磨唧唧絮絮叨叨的习惯。前头的少年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没给他磨蹭的余地。

 

虽然知根知底,但娄滋博还是不明白,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开了好几年车的老司机,方向感能这么差。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目的地,娄滋博有些无奈的坐在副驾驶,等着岳明辉从后备箱搬来了一个很大的纸箱。

 

“呐,礼物,看看喜不喜欢。”岳明辉钻进驾驶室,带了几分期待的看着他,已经是深夜的停车场没什么人气,安安静静的,只有两个人喘息的声音。

 

娄滋博打开了那个纸箱,里面装了七八件熊本熊的周边,抱枕,睡毯,每一件在不同的地方都印着一颗可爱的小胡萝卜。

 

岳明辉见他不做声,忍不住破坏了这份宁静,小声嘟囔:“哎,我托我日本的朋友找了好久,这是能收到最多的了,你不是喜欢这个吗,也不知道这个黑熊有啥好的。”

 

半晌仍然没听到回复,岳明辉有点尴尬,扭过头问他,“怎么啦,不喜欢?那你说你喜欢什么哥再送你。”

 

“喜欢,特别喜欢。”娄滋博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声音闷在喉咙里,“这些我都没买到,是不是挺不好找的?”手里的纸箱沉甸甸的,全部分量是男人的心意。

 

“哎还行吧你喜欢就行,也就来回折腾了几趟吧,不费劲,嘿嘿。”男人抱着方向盘,笑的有些傻。

 

“岳哥,”娄滋博抬着头,眼角的水钻反着月光,亮晶晶的,“谢谢你。”

 

“哎哟,跟哥哥客气什么,你喜欢就行。”岳明辉呲牙乐着,小虎牙露出来,看的娄滋博心脏漏跳了一拍,比熊本熊挂着的那颗小萝卜还可爱。

 

“岳哥,我特别高兴,但是,我还有个事儿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娄滋博有些紧张,坚定的话语里带着点不安,喉头动了动,紧紧地攥着纸盒对岳明辉说。

 

“说啊,今天你是寿星你最大,想说什么哥哥都听着。”岳明辉扭过头看着他,少年表情很郑重,连带着他也收起了几分戏谑。

 

“先说好,我说完你不能不理我,也不能跟我绝交。”少年还是没忍住先把条件列了出来。

 

岳明辉听到了这些奇怪的要求,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低头笑了笑,歪头看着他,“你说。”神色专注,又带着三分了然。

 

“岳明辉,我喜欢你。”少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字一字的吐了出来,牢牢地钉住了这个黑夜。


评论 ( 36 )
热度 ( 249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