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大灰狼和小白兔_1

现实向,OOC,不要上升真人,和真人毫无关系

就只是同名同姓而已哈

也不会太长的,今晚发多一点,随便看看,文笔也就不咋样的

还是多加一句,大概有那么一丢丢虐吧

(本甜饼作者在努力了QAQ

--------------------------------------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1.

夜晚的望京并不像歌里写的那么喧嚣热闹。

 

相反,老式别墅区静悄悄的,听得清聒噪的蝉鸣声。

 

月光被乌云遮了个严严实实,昏暗的房间里,大个子的男孩头枕着双臂,翻来覆去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距离这栋房子安静下来已经三个多小时了,舟车劳顿的赶通告,明明已经累的不行了,卜凡却还是合不上眼。大脑好像无休止的在高速运行,不存在的风扇声轰鸣着整个脑壳。卜凡叹了一口气,抓着枕头上了楼。

 

他这个哥哥是惯常不爱锁门的,甚至有时候都懒得带上门,轻轻一推就开了,这个人总是这样的,对所有人都不设防,尤其是他的弟弟们。

 

卜凡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门,床上四仰八叉睡着个男人,被子隆起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形状。睡着的人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发出来一点轻微的响声,吧唧吧唧嘴,大概是吃到了什么人间美味。凌乱的碎发盖在脑门上,鼻尖亮晶晶的,月光不甚清晰的夜晚也能轻易分辨的轮廓,卜凡忍不住笑了笑,安静睡着的男人看起来格外的软糯好欺负,甚至还发出了一点哼哼唧唧的声音。

 

嘴巴粉嫩嫩的带着一点水光,一只耳朵被压在枕头上折出好看的弧度,像某个品种的折耳兔,虽然清醒的时候这人才不会这么乖巧。

 

失眠的男孩抱着枕头爬上床,体重导致厚实柔软的床垫塌陷了一块,睡梦中的人翻了个身,却依旧没醒。卜凡拍了拍岳明辉的脸蛋,人还是没醒,顺手打了一下卜凡作乱的手,像个不耐烦主人动手动脚的小动物,爪子尖都藏起来,软绵绵的没什么力道,扭头又过去睡了。

 

卜凡锲而不舍的扭了过去,大半个身子压在岳明辉身上,“哥哥,哥哥?”小声又委屈的撒娇。

 

听到有人持续不断地喊他,岳明辉这才有点清醒,努力试图睁开眼睛,却还是失败了,长长的眼睫毛眨了眨,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看见一个熟悉的大个子压在自己身上,“怎么啦凡子,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呢?”

 

“哥,我失眠,我睡不着觉,你不在我旁边我睡不好。”卜凡像是笃定他哥一定会答应一样,偷偷在背后把楼下拿上来的枕头放好。

 

“喔,那你在这儿睡吧。”岳明辉顺手推开这人,掀开被子让他进来,“不许抢我被子听到没有。”眼睛都睁不开还不忘威胁一把,然而毫无威慑力可言。

 

“嗯,我哥哥最好了。”大个子嘴上好像抹了蜜糖,得了便宜还不忘卖乖,趁这人不注意一把抱过他哥的脑袋亲了一口。

 

“走开。”岳明辉轰了轰他,但是黏黏胶牌的卜凡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推开的,瞌睡虫持续不断的攻击让男人懒得顾及那么多,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迷糊了。

 

“哥哥晚安。”卜凡像个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玩具的小孩,仔细的掖好被角,抱着岳明辉睡着了。

 

一夜好梦。

 

岳明辉是被手机吵醒的,并非是闹铃时间到了,而是连续不断的微信提示声无情的打断了他的好梦。

 

“干嘛呀一大早的。”男人嘟嘟囔囔的伸手摸手机,半截赤裸的花臂明晃晃的映着太阳光。腰上横着一条熟悉的胳膊,沉甸甸的分量。看到分享床铺的另一个人,岳明辉楞了一下,随后记起来昨天晚上睡梦里被这人吵醒,分了半张床给失眠的小朋友,无声的笑了笑,把身上搭着的胳膊轻轻地摆了回去。

 

哪怕是一个快两米的大个子,还是个小孩,居然有一个人睡不好觉的小毛病。岳明辉越想越觉得可爱,兀自摇了摇头,伸长了手臂去摸床头振个不停的手机。

 

顺序排在第一条竟然是娄滋博发来的。看到这个名字,岳明辉挑了挑眉,打从一年前那个节目结束以后,慢慢的大家也就断了联系,毕竟工作上没有什么交集,这个时候发来,让他有点意外。

 

没来得及看后面的,岳明辉随手点开了语音,顾及着旁边睡的正香的大男孩,开了听筒模式小声的放在耳朵边。那头传来有点低沉的男音:“岳哥,你还好吗,网上那些事儿你别太在意。”

 

网上?岳明辉皱着眉头纳闷,昨晚跑完通告回家还是好好的,短短几个小时又闹了什么幺蛾子。小娄发来的信息也没细说,这让他有些狐疑,互联网上的消息瞬息万变,什么人都有,他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事儿,值得许久不怎么来往的朋友发消息问候。

 

顺手往下滑了滑,还没等细看,手机便响了起来。这次是经济人打来的电话,语气有些急促,催着让他们四个赶紧起床去公司。

 

岳明辉这边低头小声应了,准备登上微博翻一下网上到底发了什么,一抬头却看到李振洋站在床边,悄无声息的看着他,脸色阴沉的可怕。岳明辉对着他笑了笑,戳了戳旁边睡着的卜凡,喊他赶紧起床。

 

“洋洋,发生什么了?”岳明辉刷牙刷的满嘴白色泡泡,看着穿戴整齐站在卫生间门口的李振洋有些纳闷,一早起来就盯着他一句话不说,莫名其妙的。

 

“没什么事。”李振洋抬头看了他一眼,“老岳,你手机我没收了,赶紧收拾完赶紧下楼,今天没人有功夫等你俩小时。”不容置喙的严肃语气,吓得刚睡醒懵懵的岳明辉一跳。他听得出李振洋话语间压抑的厚重怒气,是暴雨前的阴云密布,不知道是自己惹了他还是什么,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挠了挠了睡觉睡得飞起的头发,满脑子疑问。

 

四个人像往常一样坐着车去公司,卜凡依旧一副睡不醒的样子,靠在他身上迷糊的直点头,小弟一如既往得得嗖嗖的晃悠着,一会忍不住招惹他大洋哥,然而李振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抬手揍他一顿,而是冷冷的抱胸坐在那儿环绕着低气压。小弟见半天没人回应他,有些讪讪的老老实实坐了回去掰手指头玩儿。后排坐着的岳明辉看不下去,揪了揪小孩的头毛,果不其然看见小孩对着他怒吼一声,吓得卜凡睡梦里弹了一下。男人笑的露出小虎牙,陪着幼儿园小班的小孩玩闹,看着无忧无虑的,间或扭头,正正的对上了李振洋的眼睛。

 

那双狭长的眼眸深不可见底,岳明辉被这人盯的有些毛毛的,拍了拍小孩的脑袋让他自己去玩儿,小声的问他:“怎么了洋洋,一大早就这么严肃,谁惹你了。”

 

“没人惹我,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男人扭了回去不再看他,饶是岳明辉求饶的看着他,也没换来多半分的解释,“到了公司就知道了。”

 

“喔。”岳明辉乖乖的坐了回去,老老实实被卜凡圈在怀里当人形抱枕,小弟被吓的不敢动手动脚,乖乖的坐着,一时间,车里气氛凝固的可怕。


评论 ( 5 )
热度 ( 113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