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大灰狼和小白兔_4

还是求个评论求个红心。

人在威尔士农村失去WiFi的我还是坚持更新

真的不值得一个鼓励和一个亲亲吗QAQ!

开着流量热点还更了的我。

--------------------------------------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4.

岳明辉躺在床上,盯着熟悉的天花板出神。

 

门外传来轻轻地敲门声,岳明辉直起身子,喊了一句进来。难得这么有礼貌进他房间还记得敲门。

 

门开了,卜凡抱着枕头,有些怯怯的站在门外。

 

“哥哥,我能跟你聊聊吗?”

 

岳明辉想到了什么,歪嘴笑了一下,也没拒绝,“想聊什么啊弟弟,进吧,还这么客套,都知道敲门了。”

 

得到允许的卜凡熟门熟路的爬上床,乖乖的把枕头放在床头,盘腿坐在岳明辉旁边,眉头皱着,眼睛紧紧地盯着岳明辉。

 

“哥哥,你是不是不高兴了,你别憋着,你跟我说说呗。”

 

“我没有。”嘴巴比脑子还快的否认了卜凡,岳明辉摇了摇头,看着卜凡的眼睛。是的,没有不高兴,左右也不是第一次被黑了。

 

也不过就是又有人拿他那段不怎么长的留学经历做文章,这次还挺有水平,挖了推特的料,还拿出几张他跟别人的合影,宣称是他曾经的同性恋人,这似乎更加坐实了之前的传闻。英国,传闻中大名鼎鼎的腐国,英俊帅气的异国恋人,多么好的饭后谈资,加之之前言之凿凿的花边新闻,一时间全网热议。

 

岳明辉摇头对着自己笑了笑,也就不过是被黑而已。不是说不管是爆红还是黑红,能红总是好的。

 

“没什么,我没生气。”岳明辉像是说服自己也说服卜凡,对着他又重申了一边。

 

卜凡眉头皱的更紧:“老岳,你这个人,你能不能别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你跟我说说不行吗?”

 

“我跟你说说?”岳明辉有些气笑了,“你是不知道事情的经过还是不知道事情的结果,一遍又一遍的说有什么意思吗?”

 

“我跟你说?弟弟,这事儿,跟你说也没什么用,说了就能解决问题吗?”

 

岳明辉苦笑着看着他,卜凡被盯得有些窘迫。

 

“哥哥,哥哥你别生气,你跟我说说,或者哭出来都行,你别憋在心里好不好。”卜凡话音未落扑上去抱住他哥,有些纤薄的身子刚好卡个满怀,是恰到好处的接吻角度,“哥哥,是我不好,我没能护着你。”

 

被搂的结结实实的岳明辉有些语塞,拍了拍大个子宽阔的后背试图让他起来,然而收效甚微,“我没怪你,凡子,你先起来。”

 

“我不,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哥,你肯定是不高兴了。”卜凡搂的更紧了,好像要把岳明辉揉到身体里面,嵌进去,“哥哥,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话可能不是特别合适。”

 

“那你就别说。”岳明辉挣扎了一下,然而长时间的减重和精神压力让他早已不是过去那个举120公斤铁的男人了,身上的人纹丝不动。

 

“不是哥哥,你看着我。”卜凡死死的掐出岳明辉的肩膀,让他直视自己,“看着我。”

 

“我看着你呢,你说。”岳明辉收回看向别处的目光,盯着卜凡。

 

“我喜欢你哥哥,哥哥,我喜欢你。”大个子不停地重复着,“你先别拒绝我,我觉得你对我不是毫无感情的对不对,哥哥,你只有我了哥哥。”

 

“卜凡你……”岳明辉被掐的有点疼,这更加剧了他的清醒,“你先放开我行不行?”

 

“不行,哥哥你今天不答应我,我就不放开你。”卜凡又把人搂紧怀里,“我喜欢你,我爱你哥哥,别拒绝我好吗,哥哥。”

 

“哎,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又被人卡进怀里的岳明辉有点无语,不知道这人吃什么长大的,跟别人告白还这么蛮横,就好像笃定他一定会答应一样,“你也不小了凡子,你能不能别这么像小孩。”

 

“我不,哥哥,你就说,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一点点都行。”卜凡的声音闷闷的从岳明辉耳边传来,连带着胸腔的震动,共鸣直达心脏,“你实话实说,有没有一点点。”

 

“哎,你非要逼死你哥是不是。”岳明辉叹了口气,左右今天是逃不过了,“有,我承认,行不行。”

 

“那你就是答应了,我不管别的,我就想对你好不行吗。”卜凡松开岳明辉,大手牢牢地握住岳明辉的脖颈,像千百次做过的那样,凑上去印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吻,梦里想过千百次的姿势,“你是我的了哥哥。”

 

“哎你。”岳明辉被吻得支支吾吾的,一手推着卜凡的胸肌挣扎着试图分开。卜凡有些担心他伤了自己,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岳明辉的嘴唇,手指抚了上去拭去了粘连的水渍。

 

“你有没有想过,现在我们俩就丑闻缠身,真的要是在一起了,会怎么样?”岳明辉神色有些不快,皱着眉看着卜凡。

 

“能怎么办,随它去,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卜凡带着点莫名的自信和少年气,抬手抚平了岳明辉的眉头,“不过就是假戏真做,你别皱眉,我不爱看你生气,你别生气。”

 

“哎,你啊。”岳明辉没出口的话吞了回去,左右这人也不会听,他只是想说,真是天真。

 

心满意足的卜凡这一夜睡的格外好,抱着岳明辉肉感的恰到好处的胴体,睡梦里咂摸着嘴儿,像是偷腥得逞的头狼,带了几分嚣张。

 

岳明辉却远不如他想的乐观,重新躺了回去对着天花板发呆,空荡白净的天花板仿佛带着一些扭曲的花纹,在眼前缠绕,他想起白天秦女士单独拉他走对他说的那些话。

 

实际上这些黑料并不是和之前同一个来源,仔细研究发现这可能是卜凡的粉丝为了替他洗脱同性恋的丑闻而强加于此,毕竟柿子总是要挑软的捏,而岳明辉就是那颗成熟的被多方觊觎的柿子罢了,只是这些粉丝没想到卜凡也是这其中一方。

 

秦女士的话说的很直白也很不好听,摆在他面前的就两条路,运气好的话,风波过去就算这事儿没有发生过,运气不好的话,总得有一个人被牺牲掉。

 

现在来看,被牺牲的是谁,昭然若揭。

 

也不知天真的究竟是谁,岳明辉试图回忆自己的过往,试图跳离此地剖析自己,却发现无处可躲,无处可站。

 

他早已在现实里被扒了个精光,最后一条退路也没留。

 

岳明辉叹了一口气,他已经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了,突然想起卜凡曾经说过不让他叹气,他不喜欢,因为叹气会变老。

 

可他也没什么资本抗拒变老了。

 

岳明辉摸了摸身旁男孩子的额头,睡梦里大概遇到了什么好事,看似冷冽的五官带着几分柔和的光,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厚实的嘴唇带着性感的弧线。

 

还是那个他熟悉的轮廓,他的男孩。

 

岳明辉对着卜凡的睡颜由心而生的笑了,月光下看着带着梦幻的色彩,轻轻的吻匆匆点过额头。也许世事纷乱复杂,他只是不愿多管。

 

晚安,我的宝贝。 


评论 ( 22 )
热度 ( 149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