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大灰狼和小白兔_5

我更新啦!这章还挺长的!

继续求小心心和评论!

是我这恋爱谈得不够好吗QAQ

--------------------------------------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5.

地库里静悄悄的,灯光昏黄不明,只剩烟蒂的红光点忽明忽暗。

 

岳明辉痞气的窝在角落里,靠着洗衣机抽烟,间或吐出几个烟圈,颇具玩乐心态的一个套一个。

 

白天的时候,秦女士给他下了最后通牒,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不受控制,会往哪个方向走谁也说不好,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待风头过去,销声匿迹一段时间。若是风头过去,那便一切都好,若是过不去,离开公众视野对于公司对于团队来说是个最优的解决方案。

 

岳明辉深深吸了一口,尼古丁能让人冷静,纵然它有万种不好,也便罢了。

 

一个高大的身躯遮住了头顶唯一的灯泡,影影绰绰的一片光影,李振洋叼了个烟借了个火,一时间无人说话,气氛沉默,只剩烟雾袅袅。

 

半晌,李振洋低头看了他一眼,问岳明辉:“老岳,你想好了?”

 

岳明辉不去看他,眼神飘远,有些放空自己,“我想不想好有什么用,我说了也不算。”抬手在水泥地上摁灭了烟头,“可能要连累你们了。”

 

“你在说什么屁话岳明辉。”李振洋伸手摸了摸岳明辉的脑袋,一头杂乱无章的厚实头发,连小揪揪都没心情扎,“你把我,把小弟当成什么人,这不能叫连累。”

 

“左右公司也有让我们四个单飞的意思。”李振洋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烟,一边回应着旁边人。

 

男团的发展比意想当中不顺许多,似乎已经到了瓶颈,大概单飞才是最好的发展,岳明辉知道早有几家影视公司给李振洋投来橄榄枝,只不过这人先前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也罢,这下再回头还来得及。

 

岳明辉笑了笑,拉了李振洋一把,撑着站起来:“哎,也是赶巧了,你说怎么都碰到一起了。”

 

李振洋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样,他跟卜凡的事儿,托着卜凡这个藏不住事儿的人,第二天全公司全楼都知道了,根本不是什么秘密,“什么叫都赶巧了。”

 

“没什么。”岳明辉叹了一口气,直直的盯着李振洋。

 

“那你呢,你什么打算。”

 

“早些时候秦姐答应过我,有时间就放我去美国那边学习,其实申请我早就递了,那边也发了OFFER过来,只是一直压着没说,本来打算DEFER一年的,这下正好,也来得及。”

 

李振洋有些意外但又觉得情理之中,他挑了挑眉,“那卜凡怎么办?”

 

“他啊,哎哟。”岳明辉笑容里带了三分甜蜜,七分不舍得,“他能想得开吧,左右不过两年多,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若这都熬不过去,那,我俩,也算不了什么。”

 

“什么叫能想到的开?什么叫算不了什么?”身后传来的一个低沉的男声,以及身高差距带来的巨大压迫感。岳明辉抬起头,地下室入口站着一个熟悉的人,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卜凡忍不住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刚打算质问这个人,又想起来什么,扭头瞪了一眼李振洋,带着几分威胁。

 

李振洋啧啧的冷笑了一声,就手摁灭了快要烧到过滤嘴儿的烟头:“行吧,你们说吧,说吧,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多管闲事。”转身上楼,多余一个表情都没给这对儿情侣。

 

“怎么啦凡子。”岳明辉看着一脸严肃的卜凡,有些躲躲闪闪。

 

“老岳,在你心里,我是什么人?”卜凡语气有些冲的质问他。

 

“什么人?我的好弟弟啊 。”岳明辉不假思索的回答。

 

“就这样?没了?”卜凡挑了挑眉,神色不虞。

 

“哎,我对象,行了吧。”左右也是逃不过,岳明辉有些尴尬有些羞耻的认了,摸了摸鼻子,扭头躲避卜凡灼热的视线。

 

“那你有必要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吗?有必要什么事儿都自己决定吗?什么事儿都不告诉我,瞒着我,等到了那一天我才有资格知道,是不是哥哥,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儿啊。”说着说着原本怒气重重的男孩鼻音愈发的重,带着哭腔,“我知道我年纪小,你觉得我不成熟,那你都能跟洋哥说,不能跟我说?谁才是你对象啊?要不是今天我下来倒垃圾碰到了,你是不是还打算瞒着我。”

 

“哎哟哟不至于不至于弟弟。”岳明辉见不得别人掉眼泪,尤其是他这个铁汉柔情的弟弟,拿着衣服下摆试图给他擦干净,“多大点儿事儿啊你至于吗,洋洋也是刚好问到了我就说了,我没别的意思。”

 

“怎么不至于啊。”卜凡眼泪跟断线的珠子一样止不住的往下掉,抽了抽鼻子,“你没答应我的时候你俩就老在角落里整那些个五五六六的,你都是我的人了你还这样,这是小事儿吗,到时候你一走走两年多,我自己怎么办。”

 

越说越觉得自己委屈,卜凡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止也止不住,“我,谁陪我睡觉,我自己一个人儿睡不着觉,谁陪我打游戏陪我举铁督促我训练啊,你干嘛呢都,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

 

“哎哟哟行了喂行了,没完没了还上纲上线怎么的,都学会说你哥哥讨厌了。”岳明辉扭着自己的衣服袖子,也没嫌他,给哭的稀里哗啦的男孩擤了擤鼻涕,“别哭了,像个什么样子,我走了又不是不回来了,等我回来你的专辑里的歌儿哥哥包了行不行,到时候怎么也得把我们凡子弄成个小天王,好不好。”

 

“你真讨厌,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卜凡乖乖的被岳明辉摁着擦了擦脸,支支吾吾的反驳他。

 

“哥哥,你真要走?”安静了一会,卜凡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毕竟他哥能坦白的跟他交代的机会也不多,这次靠着一顿眼泪换下来,下一次指不定什么时候呢,“你就不想我吗?”

 

“你一走就是两年,国外那么多小帅哥,比我高,肌肉比我好看,你变心了怎么办?”说着说着嘴角越来越向下,“那我怎么办啊哥哥。”

 

“好了好了你够了啊,把你哥哥想成什么人了,还再找个比你高的,我神经病啊我你这样的就够折腾我的了,我没这爱好,再说我要是喜欢找鬼佬早在英国我就找了,何苦等到现在,我干嘛答应你。”岳明辉被气的觉得有点好笑,一边耐着性子给脑袋不知道哪里开窍哪里不开窍的男孩解释,“在你心里你哥就这么朝三暮四?真是可以。”

 

“大概是定了,你往后的计划这几天估计秦姐会找你,这次的事儿公司损失不少,但你人气还在,公司不会放了你的,你放心。”岳明辉絮絮叨叨的说完,看着卜凡又试图张嘴问他,没等他开口赶紧解释,“至于我,本来我也有这个计划,现在发展的快,不学点东西真的是立不住脚,你不用担心你哥我,哥哥学霸着呢,这点难不倒,好吧弟弟,放心了吧。”

 

“喔。”得到了解释的大个子仍有些不满,得寸进尺的把下巴磕在岳明辉肩膀上,弯着腰高度刚刚好,“我不高兴了,你走了,没人陪我了。”

 

“得,跟我这儿撒娇呢大宝贝儿,你这么大个子好意思吗弟弟。”嘴上说着不乐意,手上忍不住摸着卜凡毛茸茸的刺儿头,“也就两年,我中间又不是不回来了,你安生在家等着好不好,好好表现,争取给你哥挣个布加迪威龙,好吧。”

 

“那我是不是挣出布加迪威龙你就嫁给我。”卜凡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听的岳明辉直乐。

 

“小子,胆子不小,挺嚣张啊,还想娶你哥哥我?先挣着再说吧啊。”岳明辉拍了他脑袋一巴掌,拉着他往楼上走,“赶紧的吧回去洗洗脸,不然明天秦姐要问你干嘛了。”

 

“问我干嘛我也不怕,我就直接告诉秦姐,都赖你,都是我哥,我队长,就岳岳害的。”男孩不服气的顶撞着,两人黏黏糊糊的争执声越来越远,就好像境遇再困难,总有办法找点乐子。

 

然而这个社会本身就是弱肉强食,狼和兔子,终究属于食物链的两侧,哪怕是只幼狼,哪怕是只狡兔。


生活又不是童话,哪儿来那么多奇迹发生。


评论 ( 11 )
热度 ( 141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