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停更ing

【娄岳/卜岳】许你月圆_9_完结章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 


久等了各位!

大概到这里就暂时结束啦,如果有需要的话可能会写两个番外哒~

————————————————————

9.

“岳明辉,我喜欢你。”少年每一个字斩钉截铁,空气出现了半晌的胶着,无人应答。

 

娄滋博摸了摸鼻尖,窘迫又带着几分尴尬的看着岳明辉,有点不好意思的小声重复着:“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岳哥,你,就你先别那么快拒绝我好不好,我知道我还小,但是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你的。”

 

“喜欢你很久很久了。”少年的承诺带着一片赤诚之心,年少轻狂的爱恋,总以为是全世界,试图把全部的自己献给对方,交代个底儿掉,每一分都扒开来揉碎了给你看,“你不要那么快拒绝我好不好,你考虑考虑好不好?”少年说着说着低下了头,先前横冲直撞的那个人了无踪影,自己先没了三分底气,“我很认真的,我成年了,我能负责任的……”

 

面对着小孩语无伦次的一番长长的自述岳明辉笑了一下,带着几分小狐狸式的狡猾,嘴角弯起,露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月色映照下真诚而诱人,低着头自顾自沮丧的娄滋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给自己先发了黄牌警告。

 

“好啊。”看着时候差不多了,不忍再逗弄小孩的岳明辉答了一声,“我考虑考虑。”

 

“岳哥我没别的意思,就算是你不喜欢我咱俩还能继续当朋友吗,我觉得你特别好特别好。”听得到了回答的娄滋博抬起头看着岳明辉,没过脑子的说了一句,恍惚觉得不对,有些傻傻的盯着他。

 

“哎哟,傻啦,干嘛呢宝宝?”岳明辉呲着牙笑的一脸嚣张,带着两个小小的泪窝圆润的可爱。

 

“啊老岳你才傻了。”嘴巴总是比脑子转的更快,娄滋博直勾勾的盯着挡风玻璃发呆,半晌,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蹦三尺高好像要从车里天窗跳出去,“老岳,岳哥,岳明辉叔叔,你说啥,你说啥呢,你答应我了?你答应了?我是不是听错了?”

 

小孩嚎叫了一阵,又觉得有些不妥,那点早不知道丢哪儿去的偶像包袱赶紧捡回来,咳嗽了几声,“岳明辉同志,本台记者郑重的采访你,刚刚,你答应了娄滋博同学的要求是吗?”

 

“咳咳,你搞搞清楚,我是答应你考虑一下,不是答应你,这位记者同志。”岳明辉看着小孩乐的跟朵花儿一样也跟着开心的不行,抬手揉了揉小孩的后脖颈,“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电视台,还是要继续努力啊娄滋博同志。”

 

反应过来的娄滋博撇了撇嘴有点不高兴,大喜大悲突然刺激什么的哪怕是刚成年的小心脏也受不了这刺激,他抓住岳明辉那只捣乱的手,像是安慰自己,“没关系的,总算迈出第一步,岳明辉老同志,你要有点危机感,我这么优秀,过了这片地就找不到这么水灵灵的小萝卜了。”少年扯着男人的手摇了摇,幼稚的很。

 

“哦,是吗?”岳明辉任由他动手,“那我可要好好考虑一下了,毕竟这萝卜还没归我就敢威胁我了。”

 

“别别别,岳哥我错了,你好好考虑嘛,慢慢考虑,啥时候挖坑我啥时候跳好不好?”少年经不得吓,立马服了软,屈服于这位社会人,讨好的捏了捏岳明辉的手臂,光滑肌肤上的青色暗纹引诱着手指,狗腿的很。

 

“嗯,这还差不多,尊老爱幼懂不懂。”岳明辉满意的摸了摸小孩的脑袋,硬是要打乱帅气的造型,“这点儿也差不多了,你赶紧回去吧啊,也不能刚成年就在外面浪夜不归宿。”

 

“我不!”这边撒娇起来倒是熟练的很,“岳叔叔送我,我都跟助理说好了让他们先走,你忍心看一个18岁的小孩在他成年的这天露宿街头吗?不,你不忍心!”

 

“哎哟,话都被你说了,我还说什么。”岳明辉乐不可支,怎么早没发现小无赖耍起赖皮来一套一套的,“行吧,今天我就做个好人,送你回家,走吧。”

 

“哎好嘞,岳哥系安全带!”娄滋博一手绕过岳明辉给他老老实实的绑上安全带,呼吸间的热气覆满了岳明辉的颈侧,酥酥麻麻的。岳明辉脸上带了几分羞红的颜色,赶紧推开身上的人,自己调整好安全带,趁着夜色浓重踩了一脚油门。

 

那边还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少年,开心的捏着手里的玩偶,视线始终没离开过驾驶座上的男人。少年不加掩饰的目光直勾勾的带着热度,引得岳明辉有些害羞,到了地方就着急忙慌催人下去。

 

“赶紧的吧,都几点了,回家洗洗睡了,明儿我还有事儿呢。”岳明辉单手抱着方向盘,看着娄滋博慢悠悠有点舍不得的收拾着生日礼物,催他赶紧上楼。

 

“哦,好吧。”少年有点遗憾的神色看着岳明辉,“那我走了哦岳哥,你好好休息!”

 

“诶好嘞,赶紧的吧。”趁着岳明辉抬头看前面,娄滋博迅速扭过去找准姿势亲了一口,意料当中软软糯糯的人。干了坏事儿的小萝卜在岳明辉生气之前赶紧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嚎,“你都答应我考虑考虑了,我收点利息不过分吧。”

 

“滚蛋,这么点小孩儿这么多歪歪理儿。”岳明辉被气笑了,扭开窗户笑骂了一句。忍不住伸手摸摸脸上,还带着少年嘴唇的体温,湿漉漉的,温温的印记。

 

“岳哥,岳哥岳哥!”娄滋博走出好远又想起什么来,回头喊他。岳明辉瞄了一眼后视镜,伸头出去问,“干嘛呢大晚上的,别吵了赶紧回家。”

 

“嗯嗯嗯岳哥岳哥看我。”岳明辉挑着眉头看这人把怀里的礼物放在一边,非常熟练的比划了一套动作。

 

“我要送你九十九朵玫瑰花,我要唱心内的话给你听~~~~~”比划完了又觉得不够,娄滋博又比了一个超大的心,“浇灌我吧岳哥。”

 

“赶紧滚。”岳明辉憋笑的不行,骂了他一句,一打把往外走。后视镜里越来越小的身影还在锲而不舍的比心,大概岳明辉自己都没注意,整个一晚上,嘴角都不自觉的挂着向上的弧度。

 

喜欢一个人,最大的幸福,大抵上就是看他开心,看他因为自己而开心吧。

 

年少时瑰丽的梦有千种万种,只有有你的那个,才最圆满。许你最圆满的月色正好,最甜蜜的梦境现实,惟愿沉醉不愿醒。


————————————————————

非常感谢大家支持,当时搞娄岳的时候也不知道会有人喜欢!就算是完结了也要继续爱我们辉和我们小萝卜喔!

(另外不出意外的话5.16停车场见

再次谢谢大家,惯例求个红心和评论~

评论 ( 26 )
热度 ( 253 )
  1. 东耳610233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萝卜我哭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