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卜岳】大灰狼和小白兔_6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6.

飞机安稳的落了地缓慢的滑行着,岳明辉捏了捏额头,超过十个小时的飞行让人并不愉快,再加上总有三分近乡情怯。

 

在美国呆了一年半,说不想家是作假,不是不能趁着放假回家,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拼了这么一口气,赶着把学分修完,也不知道为了谁,就是想早点回来。

 

期间卜凡来找过他一次,借着赶通告的理由,所幸现在跟国外的合作越来越多,卜凡打着这个旗号突然消失一礼拜并不打眼。

 

岳明辉还记得卜凡敲开他房门的时候,鲜少经历过长途飞行的男孩脸有些肿,但眼神却是亮晶晶的,一把抱住他恨不得转几个圈圈再放手,然而狭窄的门厅没给他这个空间,只能紧紧地抱着人不撒手。

 

岳明辉知道自己也是高兴的,由衷的高兴,一个人只身在异国他乡飘摇的日子不可谓不寂寞,学业的负担,国内传来的消息,桩桩件件都得由他一个人担着,没人可说,也不想说。小小的一间单人宿舍承载了一切的喜怒哀乐,明天出门又得挂上社交专用的笑脸。

 

但卜凡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岳明辉请了一周假,带着卜凡到处走走逛逛,大男孩第一次来到这片资本主义国家的领土,一切都是新鲜好奇的,然而再怎么新鲜,也比不上旁边这人来的诱人。

 

卜凡说什么都不肯去酒店,非要跟岳明辉挤在他宿舍。美国宿舍的床铺惯常是有些高的,睡一个人都得小心翼翼,更何况两个大男人,恨不得叠起来睡觉。岳明辉舍不得让卜凡睡地铺,他想自己睡地上,却被卜凡死死揽着不肯,说他会乖乖的,不做什么。

 

刚开始那几天卜凡还挺安分的,但两个成年人,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又是情人关系,睡在一张没多宽的床上,很难不擦枪走火。那天是个阴天,岳明辉还记得。卜凡习惯性的对着岳明辉蹭着撒撒娇,岳明辉也就半推半就的把自己交代了,完完整整的,整个人交代给了卜凡。

 

开了荤的男孩没有什么回头路可走,卜凡个子高,那玩意也长得远远超过正常尺寸,岳明辉被折腾的不轻,有几次都觉得这人用力的想要捅穿他,也爽也不爽,床上的男人哪有理智可言。所以最后送卜凡去机场的时候岳明辉除了不舍,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左右他年纪也不小了,经不起这种折腾。

 

想到卜凡,岳明辉的脸上挂了点笑意,但很快就散了,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落地之后等待他的是什么。

 

公司最终也没发布解散的声明,只是安排了个人的活动,除了岳明辉,好像一夜之间消失了。粉丝也闹,试图去找公司讨个说法,但没人理睬。

 

三个月后岳明辉在波士顿的街道上被人认出来了,刚巧不巧还是他的粉丝。这消息发到网上一时间众说纷纭,也有人猜到真相,毕竟某个知名学府就在这附近,而他本人曾经透露出要出去学习的打算,粉丝总算是偃旗息鼓。偶尔他还是会登上自己停止更新的账号看看国内那边,评论数大不如前。但总有几个锲而不舍的粉丝不间断的每日留言,不过不再是为了给他刷数据了,只是盼着他回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娱乐圈这个地方,是绝不念旧情的,原本他占着的一亩三分地,早早换了不知几波人马。

 

岳明辉低头笑了笑,想这么多有什么用,路总是人走出来的。

 

这边听到机长最后的广播,岳明辉拎了包下飞机,还是熟悉的T3航站楼,还是熟悉的北京的空气和北京的雾霾,似乎与一年半之前别无二致。

 

拿着护照飞快的过了关,这个点儿的飞机场只落了这么一架飞机,偏生中国人还少的可怜,饶是他磨磨唧唧的也很快就过去了。岳明辉晃晃悠悠的抓着机场小火车的扶手,慢吞吞的神游天外。他回来这件事没跟太多人说,公司是知道的,自己也没叫父母来接,是准备坐着机场大巴先回趟家。岳明辉心里盘算着,他消失这一年多,估计也没什么人惦记着他了,倒是比之前省心得多。

 

一出机场打老远岳明辉就看见一个一身黑的大高个举着个牌子,上面写着欢迎回家,字有多大呢,岳明辉一个近视三百多度不戴眼镜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旁边还画了一个抱着胡萝卜的兔子,丑的要命,却也熟悉的要命。

 

岳明辉乐的够呛,看着大高个飞快的把牌子往胳肢窝里一夹冲着他跑过来,抱着他死不撒手,嗷嗷的哭。

 

“哎哟,弟弟,这么激动干什么,哥哥不是回来了吗。”说是不开心肯定是假的,卜凡能来接他是真的很高兴,只是这个人抱的太紧,隐约听着带了几分哭腔。

 

“哥哥,呜,哥哥。”卜凡哼哼唧唧的用岳明辉的风衣领子擦鼻子,“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哎哟你怎么这么恶心。”嘴上说着也没嫌弃,“不走了,往哪儿走啊,你哥哥家就在这儿,不走了。”岳明辉笑的龇牙咧嘴,露着小虎牙。

 

“走,哥哥,回家。”卜凡一手拎着他的箱子,带着他往停车场走。

 

车是一辆不怎么打眼的黑色别克,岳明辉看了看车,又看了看卜凡:“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来了,助理呢,公司放心让你一个人来?”操心的本质还是没变,絮絮叨叨的,“还有这个车是公司的吗,你这么开出来,也不怕粉丝认出你来。”

 

岳明辉想到了什么,顿了顿,“认出你来接的是我,总归是不太好吧。”

 

“哥哥,你说什么话呢,有什么不好的。”卜凡空出手来摸了摸他哥的后脖颈,还是熟悉的安心的手感,“我比你早两个小时落到地,本来订的机票是今天晚上的从上海飞回来,我提前了,车嘛,外面租的,用的不是我的身份证。”

 

“哥,我聪明吧。”二十几岁的人了还跟讨赏一样的表情取悦了岳明辉。

 

“嗯,我们凡子学聪明了,真厉害。”岳明辉拍了拍他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跟之前的岁月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当晚岳明辉回了公司给租的公寓,准确点来说,是公司给卜凡租的公寓,在CBD,一室一厅,安保良好。岳明辉脱了鞋子光着脚在屋里溜达着四处看,被人揪着后脖颈拎过去穿鞋,一点情面都不给。

 

卜凡有点生气,蹲着拿拖鞋给他哥套到脚上:“老岳,你怎么老是这样,这又不是你宿舍,铺的都是地毯,这地板砖你也上去踩,感冒了咋办。”

 

“哎哟不至于的凡子,我发现这一段时间不见你怎么越来越事儿多了,小心变成洋洋。”岳明辉勾着脚看着脚上的拖鞋,白色的,刚好和卜凡脚上那双黑色的配成一对儿。

 

卜凡有些不高兴,他不爱听岳明辉在他面前提别人,他洋哥也不行,尤其是两个人的时候,但这话不能说,只能一个人憋着生闷气。

 

然而他以为自己掩盖的很好,却被岳明辉笑眯眯的戳了戳腮帮子:“干嘛,生气啦。”


“不生气,我干嘛要生气,我不生气。”嘴上说着不生气,还是扭头朝向另一边。

 

“一天天的哪儿来这么多气生,不气了啊。”岳明辉拉着他袖口往屋里走,“跟哥哥说说这段时间你都干啥了。”他的手跟卜凡对比起来显得格外的小,白生生的。卜凡瞬间就没了脾气,哪怕知道这个人其实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对着他就是生不起气来。

 

夜里,食素已久的狼忍不住对兔子下了手,岳明辉被他牢牢锁在床上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这床宽大的很,跟他宿舍比起来,条件好了很多,但人没变,在床上那种侵略的气势也没变。临近顶点的时候卜凡一口咬住了岳明辉的喉结,动作有些狠了,岳明辉没压抑住惊呼出声,被人闯入最内部释放了出来,浑身上下打满了卜凡的标记。

 

“我爱你。”卜凡低哑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带了几分情/欲满足后的饱食感。

 

虽说男人多半在床上说的话不能信,但是岳明辉还是真实的信了,只是因为这个人是卜凡,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夜里静悄悄地,高档小区的地面连声突兀的鸣笛都没有,岳明辉睡的昏昏沉沉,却被手机通知声吵醒。刚换的手机却忘记关闭热点通知,他叹了一口气,好梦被打断总是让人暴躁的。岳明辉拨开身上分量十足的手臂,起身拿手机。

 

黑暗中明晃晃的屏幕蹦出了几条热点新闻,本想顺手关了睡觉的岳明辉却发现卜凡的名字赫然在列。

 

岳明辉使劲眨了眨眼试图适应强光的刺激,排的高高头条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当红小生卜凡凌晨现身机场幽会男友,男友身份成谜。”


-----------------------------------------------

啊明天的小视频可以掉落大量小辉吗,

我大概得了缺小辉综合征吧(抹眼泪

虽然虐文写的很开心,但是还是想吃点糖

我又开始想写小甜饼了,哎

这章有三千字,老6觉得自己很厉害了。

惯例求小心心和评论(都看到这里了不点一下怎么说的过去呢>3<


评论 ( 28 )
热度 ( 174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