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洋岳/卜岳】【ABO】百利甜情人_1

现实架空,甜文,不甜不要钱(老6我的仅存的节操保证)

主洋岳,带一点卜岳,CP已经定了不会变~

好久不见,已经快忘了怎么写东西了,随便看看吧

如果能有红心和评论最好~谢谢各位小仙女~~

---------------------------------------------------------

1.

会遇上李振洋是在岳明辉意料之外的事。


饶是在异国他乡呆足了五个年头,也没能改了岳明辉不认路的毛病。国内的大学校园多是弯弯绕绕层层叠叠,导航系统也不好使。岳明辉摘了眼镜捏了捏眉头,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个犄角旮旯里,更不知道传说中的礼堂到底在哪里,兜兜转转半小时,连个问路的学生都没有。


黑框眼镜在鼻梁上架了一天,附着着一点油脂,鼻梁上微微陷下去两个小窝,岳明辉搓了一把脸,顺手把眼镜揣在上衣口袋里,左右也是找不到路,看得清看不清又有什么关系,颇有几分自我放弃的念头。


岳明辉溜溜达达的在校园里兜圈子,学校大会怕是赶不上了,也不差他这么个闲人。前面隐约有个人影,岳明辉有些意外,毕竟除了迷路的自己现在这个时间全校教职工都得去开会,连宿管大爷都不能幸免,这人不知道是在干吗的。


前头人腿很长,走路很快,岳明辉小跑了两步追上他,拍了拍那个人肩膀:“您好,麻烦问一下,学校礼堂怎么走?”


那人听到声音,先是迟疑了一下,扭过头看他,取下眼镜的岳明辉在夜色笼罩之中看着并不真切,一个高过自己半头的男人,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意味背着光看着他:“岳明辉?”


“诶,啊?”岳明辉楞了一下,“您认识我,您是?”


“你不认识我了?岳明辉?”那人稍稍弯了弯腰,凑近了去看眼前人,鼻息热热的喷了满脸,早已跨过了陌生人的安全距离,“你不认识我了?”


一张俊脸倏然放大在脸前,信息素的味道仿佛铺天盖地一场玫瑰盛宴,岳明辉怔住了,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这张脸太过熟悉,那些个极度欢愉也极度热烈的夜晚,那些个游走在大街小巷不为人知秘密角落的记忆,都是眼前人,都是他。


“认识。”岳明辉咽了咽口水,也没多做解释,“好久不见,李振洋。”


岳明辉认识李振洋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久远到那个时候的岳明辉还不能称之为大龄Omega。那年英国的夏天来的格外的早,导师难得放了他一个月假,本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然而苦于闷热难耐的宿舍,岳明辉跑去隔壁的语言学校申了个兼职,顺便理直气壮的吹空调。


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李振洋。


岳明辉很清楚的记得,那天下了雨,伦敦的阴雨绵绵总是容易让人抑郁,空气里弥漫的水蒸气蒸腾着,难得带了几分凉意。岳明辉把兜帽扣在头上淋着雨来了学校,大咧咧的站在门口拍着身上的水。一个高大的男人推门进来,手上拎了把长柄黑伞,原木的手柄泛着柔光。


男人黑发黑眸,身量极高,鼻梁高挺,不说话的时候带着几分冷峻,身上的气息被收敛的极好,但岳明辉笃定他是个Alpha。男人看了他一眼,将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黑伞随手架在了一旁简陋的伞架上。


岳明辉挑了挑眉,这片区很少见到这么帅的中国人,他走过去状作无意的看着他:“兄弟,你这伞不错,哪里买的?”男人专注的整理着自己的风衣,下摆处不可避免的沾了些水渍,但还好不算碍事。男人皱了皱眉看着自己的衣服,闷声回了他一句:“我以为英国人不打伞,你也是。”


被戳破的岳明辉倒也没有尴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这不是看你的伞挺好看的,就问问嘛。”尾音里带着点软糯的奶音,像是在撒娇。男人听完笑了下,随手无意摸了摸岳明辉的头发,发梢湿漉漉的搭在眼前,显得乖巧的很,看不出年龄,“我叫李振洋,你叫什么?”


“岳明辉,我叫岳明辉。”被突如其来的摸头惊了一下的岳明辉很快反应过来,咧着嘴对着李振洋笑了一下,连带着虎牙都沾染上了几分可爱的气息。


再后来,顺理成章的,岳明辉跟李振洋在一起了。


人跟人的相互吸引总是莫名其妙,但又是情理之中,天时地利缺一不可。


那时李振洋喜欢躺在岳明辉大腿上听他念诗,虽说是个理科生,但岳明辉给他的感觉总是浪漫和温柔的,如同早晨最初的粉色朝阳,大团大团软绵绵的云朵,柔柔软软的温和的包裹着。岳明辉也是后来才知道李振洋是个模特,走秀的间隙被公司打发过来读书,这人长了副好皮囊,不说话的时候带着几分冷酷和生人勿进,却偏生内里娇纵的很。李振洋最爱做的莫过于对着岳明辉撒娇,懒洋洋的趴在他身上,嘟嘟囔囔提着一些过分的要求。刚开始岳明辉摸不清他的套路,被吃的死死的,后来学会了,说什么都不肯答应。这下子李振洋的华丽表皮被戳个透,露出张牙舞爪的本质,对着岳明辉实行强压政策,收拾个服服帖帖还要嘴上占着便宜,恶劣的很。


尽管这样,岳明辉是喜欢他的。是的,喜欢。


喜欢这个词有多浅就能有多深,直到很久之后回忆起来,岳明辉还是能想到阳光灼热的夏日午后,伦敦的街头,意大利人开的冰激凌店里,李振洋凑过来舔他的蛋筒的样子。厚实的嘴唇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意,苹果肌蓬蓬的,像只调皮得逞的猫咪,嘴角挂着点奶油渍,全然不是当初那个洁癖讲究的男人。其实并非自己没有,只是觉得你手里的更吸引人。


他们在日出的时候出门,听岳明辉给他讲英语,鄙视他的Chinglish,蹭着Harrods的空调看着路过的超跑飞驰而过;在日落的时候回家,在狭窄的楼道里交换一个吻,汗水的粘腻和夜晚的冷风,透过狭窄的气窗隐约听到的喘息声。在午后的特价卖场挑鸡蛋西红柿,却忘了两个人连炉子都不会开,互相嫌弃再到彼此放弃,软塌塌的外卖盒丢了一桌子,最后相拥而眠。


无数个日常的琐碎交织着,成年人的爱意轰轰烈烈,却也无根可寻。李振洋走的那天并没有什么不同,岳明辉抱着手站在门口看着他,来的时候只有个不大的登机箱,走的时候却换了最大尺寸的箱子,不知道填满了什么。


“你走了?”岳明辉问了他一句,语气里听不出喜怒哀乐。


“嗯,那边喊我回去。”李振洋低着头收拾行李,若放在平时,总是会嬉笑几句,然而却没了打趣的心思,“我的假期也快结束了。”


岳明辉看着他,打包好最后一件衣服,那件衣服很熟悉,他最喜欢的一件白色上衣,曾经因为不小心沾了点油渍而被李振洋捏着脸蛋惩罚,如今在看来,只不过是无趣的回忆罢了。


“李振洋。”临出门的时候,岳明辉喊住了他。


“怎么了?”李振洋回过头去看他,楼道里的声控灯灭了又亮,却无人说话。


“再见。”岳明辉对着他笑了一下,大概是谁都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没人开口,也没人能给出这份承诺。


李振洋低了低头,吐出两个字:“再见。”


说是再见,打那之后岳明辉再也没见过李振洋,仿佛那年夏天,一个英俊的超模出现在自己的宿舍不过是一场梦,他什么都没留下,像走的时候一样打包的干干净净,一丝一毫都没留给他,只剩下一汪陈年褪色的回忆。


岳明辉看着眼前的人,李振洋也看着他。这人跟几年前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只是脸部的线条更显凛冽。尽管是九月,北京城的秋天姗姗来迟,空气里全然是热烈的夏意,让他不自觉地回忆起那个夏天,万里之遥的地方。


“岳老师,你怎么还在这儿,你是不是又迷路了。”突然出现的大男孩打破了空气的焦灼,大个子站在岳明辉面前,眼神亮晶晶的,头上带了一层薄薄的汗,好像奔跑了很久来找他。


大个子絮絮叨叨的拉着岳明辉的手臂,让他赶紧跟着他走,不然系主任又要叨叨个不停,直到看到了旁边的黑衣男人,话音收住了。


“大学长?你怎么在这儿,你也是来开会的吗?要不一起?”大个子在读取气氛方面并不擅长,看着对面的学长挑了挑眉,有些兴致的看着他抓住岳明辉的手臂,“一起?好啊,走吧。”


往外走出几步的李振洋回过头看着还未跟上的两个人:“不一起走吗?岳老师?”


TBC

------------------------------------------------

第二章戳这里

 

评论 ( 20 )
热度 ( 485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