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洋岳/卜岳】【ABO】百利甜情人_2

主洋岳,带一点卜岳,CP已定

是甜文

第一章看这里

更新第三章

------------------------------------------------------

2.

“走,啊走吧。”岳明辉从衣袋里掏出眼镜带回去,又恢复到那个正经专注的岳老师,刚刚那一瞬间的愣怔不是他本人,“走吧,凡子,前头带路。”


“不用,我认识。”李振洋笑了一下,带了几分不明的意味,目光短暂的停留在两人身上,又收了回去,迈开长腿大步流星的往外走,行动间却并没有要等后面两人的意思。


岳明辉下意识的跟着他往前走,就像很多年以前,跟在他身后游荡在英国的大街小巷。他深知自己不怎么能辨得清方向,出了门便全心全意的信了李振洋,前头人皱着眉头对着手机导航找路,他就跟在后面玩儿手机,间或扯着他衣摆指着旁边的小店要去逛,时常被男模嘲笑生活品味,但却随随便便任由他打断任何任务的进程,再自然不过了。


唯一例外的那次,是在约克,英格兰这片土地上岳明辉最喜欢的城市之一,曾经的灿烂和喧嚣都以过去的面貌留在了这里。是他一定要拉着李振洋来,坐了三个小时的火车,骨子里娇气的男模受不了英国慢慢悠悠的火车和硬邦邦的座位,憋着嘴不太高兴的对着岳明辉耍小性子,哼哼唧唧的拒绝带路。岳明辉乐呵呵的应了,下了车便拉着人胸有成竹的往城里走。然而第三次经过城门洞的时候,李振洋终于忍不住了,捏着岳明辉软乎乎的脸颊肉数落他,明明不认路却非要带路。


“你是不是傻啊岳明辉,这么大个人了,你不是说你都来了四趟了,就这么大点地方你不认路?”李振洋怒气冲冲,尽管是个小城,但是绕了三圈还没进去也颇让人恼火。


“哎哟,哎哟洋洋,干嘛呀,我错啦我错啦。”岳明辉伸手拍了拍李振洋,“我明明记得是这个方向啊。”


“你记得?我看你这个老岳什么都记不住,天天就知道你那点代码,别的啥也不会。”李振洋一生气尾音里带着点山东话的余韵,岳明辉听的笑眯眯的,也不生气,转头就被气冲冲的李振洋拉着走,一边看手机地图一边数落个不停。


那天天气极好,却也晒的很,教堂的屋顶被夕阳切割成了几份。岳明辉硬拉着李振洋跟着讲鬼故事的队伍悠闲地绕圈,大概是身边人的原因,即使听过几次仍然津津有味。夏令时的日落总是格外的迟,气氛算不上上好,这却并不能打断情人的恶趣味,岳明辉一边逐字逐句的给李振洋翻译,看着李振洋嫌弃和害怕却又不肯承认的小表情,眼尾都带着笑意,仿佛能多吃几碗饭。


岳明辉还记得那天的结尾是一顿并不怎么正宗的意大利菜,带着英国佬特有的令人乏味的调味风格,他们在昏暗的灯光下认真的接吻,混杂着玫瑰花芬芳与百利甜酒的粘腻香气,一个只属于情人的夜晚。


秋季的夜晚仍能听到蝉声嘈杂,岳明辉习惯性的跟着李振洋,那些曾经以为被遗忘的过去的回忆不自觉地涌入脑海。刚走出几步,却被手臂上的阻力拉了回来,旁边高大的男孩子微微低头的望着他,眼神带了几分灼热,“岳老师,你咋认识我大学长啊?”


岳明辉想抬腿去追李振洋,却被三句话哽在喉头,认识,是的认识,可他不知道如何向这个男孩解释这件事,甚至不知道用什么角度去解释,该不该解释。


“对,我们以前见过。”岳明辉摸了摸后脑勺的碎发,换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说明。


“喔,这样啊,那我们快走吧。”卜凡拉着岳明辉的手臂,青色的花纹附着了整条曲线优美的臂膀,看着格外突兀,却又格外吸引人。


卜凡的手掌心粘腻着汗水,湿湿热热的紧贴住岳明辉的皮肤,男孩暗自用了点力气,有些不合时宜的亲昵。


岳明辉毫无察觉的被人拉着走,思绪早已飞到九霄云外,甚至不知道何时到了礼堂,何时听完的絮絮叨叨的校长讲话,又在何时被教导主任一阵数落,再回过神来的时候,礼堂门口已经静悄悄的了。


“岳老师,你还答应我明天去你家呢。”跟男孩高大粗犷的外表不相符的是略带撒娇的口吻,男孩低下头看着岳明辉,带着几分天真的专注。岳明辉看着他不自觉的笑了笑,微微踮起一点脚尖摸了摸大男孩的头,寸头有些扎手,带着温和的体温和沉稳柔软的橡木香气。


“好,那你明天到我楼下给我打电话。”岳明辉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打破了那层附着于北京人传统属性的客套和热络以及英国人惯有的骄矜和假面,内里是温文宠溺的芯子,一点点释放出来,牢牢地吸引着初出茅庐不久的大男孩的注意力。


“那小岳老师再见,早点睡觉,晚安!”男孩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活力,高高的挥了挥手跑远了,慢慢融入前面学生的队伍中,仍能看到大个子的身影,活泼的很,连带着岳明辉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小男朋友?”身后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男生,伴随着打火机开合的声音,黑夜里飘忽着一点红色的火光,“叫你小岳老师?挺有情趣的嘛。”


再次听到熟悉的声音,岳明辉有些恍惚,似乎在梦里,似乎是现实,他转过头,看着男人,喉头滑动了几下,却不知如何解释。


“是我学生罢了。”岳明辉小声的解释了一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需要向这个人解释,明明他走的时候什么承诺都没有留下,甚至连点念想都抽离的干干净净。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也该忘记了。


“学生?”李振洋歪着头叼着烟,好好一个模特偏生多了三分痞气,冷冷的笑了两声,“学生?去你家?他一个不学无术的艺术生,跟你这个计算机系的老师有什么关系?”


话一出口李振洋便有些后悔,他后悔自己像个妒夫,但这无法控制的,是面对岳明辉难以抑制的情绪。饶是社会这个熔炉锻造了他这么多年,有时甚至分不清面具和真实的自己是否还有界限,但眼前这个人,总是轻而易举的让他放弃伪装。


李振洋眼睛死死的盯着岳明辉身上的工牌,他在等一个解释,虽然知道自己可能并不配拥有这个答案,即使得到了,也可能并不尽如人意。但他还是在等。与其说是等,不如说是赌,赌岳明辉还能对他有几分念想,赌曾经那段感情的本质有几分真几分假。


一场无输无赢却又可怜可悲的赌注。


岳明辉低着头,看不清五官,白晃晃的路灯下聚集了密密麻麻的飞虫,惹人厌烦,他突然觉得很没意思,之前还有的一点旖旎的心思也散了。


“这跟您没什么关系吧,李振洋先生。”岳明辉收敛了思绪,对着李振洋笑了一下,狡黠若明月,“我很意外今天会遇到您,不过我还有点儿事儿,先走一步了,再见。”


岳明辉驱使着自己转过身去不看他,对着李振洋说了再见。他不想听任何的回复,就像当年,他走的时候,也就只留给了自己一句再见。


空气重新归于安宁,只剩下李振洋一个人站在空空荡荡的礼堂门口,鼻息间仿佛还萦绕着百利甜酒的香味,馥郁芬芳的甜腻奶油,却偏生被热烈狂妄的酒精打破了。他总以为岳明辉还属于自己,却忘记了打从开始,双方就不是有承诺的伴侣关系。


李振洋狠狠地锤了一下墙壁,年久失修的建筑物掉落了一点灰尘,染的手指上带了几分破损的灰白与隐约的血红。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甚至说要面对内心的话,为什么嫉妒,当年是他放了手,连联系方式都没留下,如今还用这样一个姿态面对岳明辉,着实是过于难堪了。


站在原地思索里许久的李振洋被混杂的情绪洗刷了个透彻,似乎又摸到了一点苗头,决定了什么便掏出车钥匙扭头往外走,步伐里带了几分确定,解开扣子的西服下摆随着走路的姿势起伏着。他拿着手机拨了几个数字,对着那边安排了什么,似乎是很顺利,挂下电话的李振洋露出了今天晚上第一个笑容,带着点小狡猾和小得意。


TBC


--------------------------------------------------------

注1:约克有个活动,应该是夏天晚上都有的,具体时间我不记得了,有人带着你组队围着旧城区那边转圈讲鬼故事,我遇到过两次,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

求个红心心和评论叭!

我看我不更新也没人想我啊TUT!这文写的肥肠没有动力!

评论 ( 24 )
热度 ( 319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