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洋岳/卜岳】【ABO】百利甜情人_3

主洋岳,甜文。

第一章第二章

后文

第四章

---------------------------------------------------------------------

3.

趁着月色往职工宿舍走,岳明辉有足够的时间思考过去,思考关于李振洋,甚至思考关于卜凡。


他跟卜凡会认识,说来也不过是个巧合。当时他决定回国,刚巧之前的学姐说自己呆的学校有那么一个位置,专业并不是完全对口,研究室的名额也要往后排,平时还得代课,但他还是答应了。这年头教职难找,饶是国外正经名校的博士生毕业,也得被当成市场的大白菜挑三拣四。他的想法来的也很突然,顺水推舟的,也就应了。在英国呆了那么多年,说是习惯也习惯,但总也是少了三分人情。他岳明辉从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过去不是,现在也不是。尽管导师表示了让他留下来的意思,岳明辉还是利索的拒了,就这么拎着两箱子家当回了国。


说他是不念旧情也好,果断利索也好,其实也很简单,决定了什么就去做什么罢了。


他回国的那天正赶上暑假刚到,希斯罗机场人头攒动,一片片熟悉的国人面孔,小到背着小书包被举旗的老师带着,大到满脸青涩和兴奋之情的大学生,当真是让岳明辉不由得感叹一声年轻真好。


其实他也没多大,念书的时候整个组数他最小,亚洲人占了人种的便宜,看不出年纪来,哪怕是比起同样大的白人同学也看着小了五六岁。经常有人跟他搭讪,以为年轻好欺,全被四两拨千斤的打了回去,毫不示弱。


要问李振洋走的这些年,岳明辉有没有找过别的对象,自然是找过的。成年人哪有那么多情情爱爱的讲究,看对眼了就在一起,腻了就分开,偏生的几分洒脱,只是内心里有没有那么个人的存在,这很难讲,大约只有当事人知道。


岳明辉在机场排队点咖啡的时候就注意到前头的大个子,大约看起来有一米九,亚洲人里少见的身高,一边东张西望一边排队。岳明辉站在后面被大个子挡住的阴影里暗戳戳的打量这个人,浓眉大眼的,却生了个桃心唇,打量着打量着便生了几丝兴味。然而这厢岳明辉光明正大的偷看,却见男孩子上前用着非常生涩的英语点走了最后一只开心果酱牛角包。这让岳明辉有些不爽,挑了挑眉,他这人对别的没什么执念,唯独对吃,讲究的很,这下打破了他刚刚在地铁上就心心念念的搭配,顾不得再观察旁边的路人甲,一边心里暗自生气,一边鼓了鼓腮帮子决定换了隔壁的樱桃芝士蛋糕,也没发现旁边等待着也在打量他的男孩子。


岳明辉窝在旁边的单人沙发里小口的咬着蛋糕,他知道自己磨叽,留出了足够的富裕时间在这边慢悠悠的吃早餐。而刚刚被他仔仔细细打量过的大个子又出现了,岳明辉挑了挑眉毛,心里还在计较刚刚那只牛角包,看着大个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声的问他:“您好,您是中国人吗?我想知道退税的地方在哪里?”


男孩子声音低低沉沉的,带着一身沉稳可靠的橡木香气,拉了岳明辉三分好感,带着山东口音的普通话不知是戳中了他的哪个笑点。岳明辉正色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把笑憋了回去,指了指咖啡厅隔壁斗大的招牌,清清楚楚的写着TAXREFUND,“就在那儿,你去就行了。”


“啊,谢谢您。”大个子摸了摸头,有些羞涩的笑了。和有几分严肃的五官不同,笑起来的时候格外的柔软,像阴郁森林里破晓的第一束光,会让人心情很好。


岳明辉看着走远的男孩,自己都没注意到面上挂着姨母笑,像看自家小孩第一次出来闯荡的欣慰感,又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


尽管这样不足以让岳明辉记得这个偶然遇见的大个子。他回国先是见了父母,耐着性子听了母亲数落了自己三天,一个大龄omega流落在外多年,连个对象都带不回来,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第三天的时候母亲直接要求把相亲对象带上门来,林林总总的罗列了该对象如何优秀,岳明辉忍不住夺门而出,拉着回来就没收拾的箱子去了学校一早提供的宿舍。


那天安顿下来之后他去办公室报道,已经是暑假的时候了,学校里人少的吓人,耐不住寂寞的大学生早在还没放假恨不得都跑出去了,却意外地在办公室见到了捏着一张皱皱的表格的大男孩。


起初岳明辉只是好奇这年头的小孩都是吃什么长这么大的,一个两个都这么高,不知道以为都跟李振洋一样的模特出身,其实他这个想法是对的,只是当时还不清楚底细。大个子却一眼认出了这个在伦敦机场跟他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哎,您好,我们是不是之前见过一面,您还记得我吗?”男孩子直截了当的问了他一句。


在这个场合也不需要什么装傻的技能,岳明辉点了点头,“好巧,你是?”


“哎我来找刘老师交重修申请的。”大个子很是不好意思,脸上带了几分羞赧,指了指一旁无人的办公桌,“我看您不像学生啊,您是来?”岳明辉今天穿了件白衬衫,牛仔裤,一侧的头发剃的极短,另一侧长长的垂在眼帘,看不出来路。


岳明辉笑了一下,撩了撩额前的头发:“我是刚来的老师,过来报道来的。”


“哦。”大个子挠了挠头,刚想说什么,却被推门进来的女老师劈头盖脸念叨了一遍,“卜凡凡,你可终于来了,你行啊你,你这是第几次了,我跟你说再有一次,你就别想毕业了。”


“哎,刘老师,给点面子,您看这不还有别人呢。”大个子试图讨好严肃的女老师,顺手指了指旁边站着有点尴尬的岳明辉。


“诶,这是?”女老师看着回过头来的男人有点不好意思,男人很好看,一头漂染过的白金色头发,却衬的人温文尔雅。女老师突然想起来之前主任提到过今年新来的年轻教师,听说是个海归博士,“您是岳老师是吧,我听主任说过了,来看看的吗?您先坐,我把学生的事儿安排好了再给您说。”


女老师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眼瞅着这意外状况自己也不能溜走,岳明辉便从善如流的坐了下来,看好戏的心态看着女老师训大男孩。


男孩一米九几的大个子在身高一米六的女老师面前气势全无,乖巧的像只小鹌鹑,听着女老师说他为什么一直过不了这门必修课,过不了就算了跟学校出国交流也没打声招呼,罪上加罪罪无可恕。


好多年没见过国内的师生生态的岳明辉看的津津有味,间或插几句嘴安抚一下怒气冲冲的女老师,笑眯眯的打岔,看着男孩被说的毫无还嘴的余地,看热闹开心得很。


那天是以女老师临时有事出门结束的,岳明辉本来打谱考察一下自己未来至少一两年内的工作环境也就泡了汤,约好了等办公室有人再过来,便跟着男孩前后脚走出了教学楼。


“哎,真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男孩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这让身高也有一米八几的岳明辉有点不习惯,就算是在英国,他也不能算矮的。


“嗯,没事儿,不就是计算机补考两次没过吗,这算什么大事儿。”存了几分打趣的心思,让男孩有点气鼓鼓的。


“哎老师,我真是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一个艺术生要学这玩意,这人脑和电脑咋就差这么多呢。”听的岳明辉实在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艺术生啊?学什么的啊,画画还是唱歌啊,看你这身高也不像跳舞的啊。”左右也没差几岁,岳明辉也没拿老师的架子,跟大男孩唠家常。


“学服表的,就模特。”男孩挠了挠头,乖乖的回答了。


岳明辉愣了一下,这是他认识的第二个模特,也就是很巧,刚好是个模特:“哦,模特啊。”


“嗯嗯,我们一个年级就六个男生,学校盯得可紧了,你说我们能干啥出格的,啥也不能干啊,还得学这些玩意,我是真的看不懂。”男孩像打开了话匣子,跟勉强算是第二次见面的老师开始数落学校的不是,听的岳明辉有些乐,刚刚那一点点难言的心悸也被抛到脑后。


“你叫什么,哪届的?”老狐狸丢出了一小块肉,果然引得小狼狗上了勾。


“我叫卜凡凡,老师您别笑,是真名,叫卜凡也行,14级的。”男孩挺了挺胸报出家门,看着听到自己名字笑出声音的岳明辉非常认真的解释了一下。


“哦,行吧,卜凡凡同学,对着学校老师公然说学校坏话,刚巧,本人明年要带新一届的计算机必修,我估计你今年计算机考试还是及不了格,我记住你了,重修见。”摆了大个子一道,心情很好的岳明辉转着钥匙往教职工宿舍走,徒留傻愣愣在原地的男孩回味刚刚发生了什么。


走出好远听到后面传来男孩的声音:“老师,您叫啥啊。”


岳明辉头也没回的摆了摆手,“姓岳,岳明辉。”


那天又紧张又害怕的大学生卜凡凡,可能不会想到,这个笑起来露出虎牙长得很好看的岳老师,有那么一天,会成为他心里的一道明月光。


TBC

--------------------------------------------------------------------

dbq写的太啰嗦了,我的天我以为我今天能写到洋哥。

随缘随缘。

啊看完了求个小桃心和评论叭!

评论 ( 16 )
热度 ( 274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