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洋岳/卜岳】【ABO】百利甜情人_4

久等啦!更新啦!

主洋岳,甜文HE

如果不记得可以来复习一下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

----------------------------------------------------------------

4.

想到这里的岳明辉暗自发笑,硬要形容起来卜凡凡同学像什么呢,长了快两米的个子,却偏生性格可爱得很,像小时候隔壁邻居家的大金毛,会摇摇尾巴表示开心的情绪,湿漉漉的狗狗眼看着你,含了一汪水,满是温暖的意味。


卜凡黏人的紧,男孩子的心思太好猜了,比夏天的冰镇可乐还要通透敞亮,他对岳明辉的亲近之意不作假,岳明辉自然也由着他去,谁不喜欢温暖的小太阳呢。


男孩的爱慕之意早早的被察觉,却也并不害怕,打着补课的幌子登堂入室,拖着岳明辉硬要他给自己开小灶,报酬是换取几顿饭。跟那些温室里长大的小花朵不一样,卜凡做的一手好菜,最经典的宫保鸡丁在第一次端出来的时候就牢牢的黏住岳明辉的视线,继而俘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少爷的胃,让岳明辉对他越加放肆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卜凡艺术生出身,面对一堆字母组合毫无头绪,甚至屡次质疑自己缺乏逻辑。每次看着卜凡对着揉搓的烂烂的卷子发愁,岳明辉忍不住含着笑意,等他求饶,再来一点点掰开揉碎给他讲。


“岳岳老师,到底什么是循环啊?它为啥要循环啊,一遍又一遍的不烦吗?”卜凡凡问问题的时候态度很诚恳,虽然问题实在是愚蠢又好笑。


“我看它没你烦。”岳明辉一边忍不住吐槽一边抱着手坐下给他讲,“一样的过程要算很多遍,每次都写很麻烦,那不如写好一个再重复,比如你们做衣服需要一块很多方格子的料子,你会一个个画吗,不会吧,你肯定是画好一个格子或者一组格子再复制粘贴,一个道理。”


岳明辉的声音温柔却坚定,传到卜凡耳朵边有些痒痒的,空气里萦绕着百利甜酒的淡淡香气和橡木信息素的味道,好像陈年酒窖里装有好酒的酒桶不小心漏了一丝缝隙,暗暗的甜腻勾人,男孩子偷偷深吸两口,心里暗自觉得他跟小岳老师真是天生一对。


“……所以说人生也是这个样子的,你先想好怎么去做,然后找一个最简单快速的办法,会事半功倍,懂了没有?”岳明辉说完扭头看了一眼卜凡,见大个子直勾勾的盯着他,说好了来补课,却在老师讲课的时候偷偷走神,直接把岳明辉气乐了。


“卜凡?卜凡凡?”岳明辉伸出爪子在他面前,有些不满的晃了晃,被男孩子一把抓住。“诶,老师,你讲到哪儿了?”


岳明辉冷笑了一下,“行啊你,跟我这儿还不认真听讲,那你自己学吧,别问我了,我走了。”作势把手往外抽,卜凡哪儿能轻易放开,牢牢地抓住不放。


“哎哎哎我错了哎,岳老师,小岳老师,我的岳老师,原谅我这次嘛。”卜凡见势不妙,抓着岳明辉的手晃悠悠的撒娇,还不忘口头上占便宜,“我错了,我下次不这样了,你再给我讲一次好不好?”


大个子撒娇的时候极为反差,甚至带了点萌感,左右岳明辉也没有认真跟他计较的意思,抽了手回来戳着摊开的书本一点点耐心的又给他讲了一遍,也就没看到男孩子眼底里的爱意。


认识卜凡也没多长时间,刚走马上任的小岳老师暑假闲得很,又不想回家挨骂,只好躲在职工宿舍讨个清闲,这也便宜了卜凡,家也没回,也没出去玩,认认真真的守着他的小岳老师,题没说会多少,但却牢牢的占据了岳明辉身边的一席之地。


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认识的久了,卜凡发现这个小岳老师才不像表面上一样的温文绅士,买回来的水果洗好了一会就没了,但是不洗的话放在冰箱里一礼拜也不会被发现一样。卜凡有时候皱着眉头对着消失不见的草莓盆子纳闷,问他也不承认,狡猾的像只小兔子。


打打闹闹的也就过了四九城最难挨的夏季,九月份开了学,卜凡还是一样的粘人。岳明辉刚刚来学校,完全是一块自适应的砖头,哪里需要哪里搬,除了计算机编程还兼了高等数学E,刚巧不巧是卜凡同学补考未过的另一门,这下可就更便宜了卜凡,正大光明的套牢他岳老师,生怕别人抢走了一样。


和卜凡在一起说不开心那是假话,还未出社会的懵懂少年,一门心思对你好,饶是在外独自打拼多年的岳明辉也会觉得暖心,也就放纵自己接受了少年的好意,任由事态发展情感发酵,如果不是见到了李振洋。


如果,从来都没有如果。


只是见了李振洋一面,岳明辉的思绪便不自觉的跟着波动,思绪跟他纯理性的大脑背道而驰,早早睡下却做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现实也不是现实,那个大雨的清晨,阳光肆意的午后,反反复复出现又不见,最终结束在闹钟的蜂鸣声里。


岳明辉对着镜子洗了把脸捏了捏眉头,脑仁不安分的跳动着,他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预感,让人心神不宁。这种情绪在岳明辉捏着课本走进大一课堂看到第一排正襟危坐对着他笑的李振洋的时候,终于得到了解答。


上课铃声已经响了,岳明辉皱着眉头看着第一排笑的有些坏的李振洋,和一旁对着他窃窃私语的小姑娘们,按下了询问的心思开始讲课。还好课不算难,尽管他全程都在走神,还是有惊无险的讲完了。


好不容易到了课间,岳明辉走过去,看着第一排的李振洋对他招招手,示意他去门外。岳明辉起了几分探究的心思,跟着他走到走廊的死角。


“你来干什么?”岳明辉先发制人问了他一句,语气并不友好,带着生硬的口气。


“我?来上课啊你不是看到了?”李振洋还是笑着的,心情很好的样子,让人不免想到大概是看到岳明辉的反应有些计划得逞的开心,“这么明显的事儿也要问,你这样怎么当的老师啊岳明辉。”


“上课?”岳明辉被嘲讽了一下并没有生气,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大概是为了混迹在学生中间,李振洋今天穿了一身白T牛仔裤,收了身上七零八碎的首饰,简单得很,就算是在英国的时候岳明辉都没见过这么朴素的李振洋,但不得不说,很好看,很单纯的好看,混在大学生里毫不违和,“你都毕业多少年了来上什么课?你进来有听课证吗?你不怕我跟学校举报你个社会闲散人士?”


李振洋的表情格外得意,他就赌到这个人要问他这件事,猜中岳明辉心思的心情让人愉悦的很,从裤兜里掏出来一张塑料卡片,放在岳明辉面前晃了晃,待他凑近要看的时候抓了回去,举得高高的,好像在逗猫一样恶劣。


“我来读个EMBA不行?既然是学生来旁听一下有何不可,这你管不着吧岳老师,我这是合法的。”李振洋笑了笑,看着岳明辉有点不甘心的表情气鼓鼓的两颊习惯性的想上手捏一捏。


但现在不是时候,李振洋按下这份雀跃的心思,收心看着岳明辉。


“随你吧。”就算是过了五年,岳明辉还是抵不过李振洋的套路,扭头便往回走。走出两步想起了什么,回头跟他说,“你别这么扎眼,下次坐到最后一排去,你是不是没看到前排那些小姑娘有多少在偷拍你的,还能不能好好上课了?就算是你合法听课,扰乱课堂秩序也不可以。”


“哦,好的小岳老师。”李振洋笑的露出八颗白牙,看着岳明辉往教室走的背影,还是梦里熟悉的样子。


我只看得见你一个人啊,哪里管的上旁边的仙人掌。


TBC

-----------------------------------------------------

我才发现我之前带错tag了其实应该带卜洋岳惹=3=

终于写到了洋哥出场的戏份嘎嘎嘎嘎。

最近心情叼差,需要小甜饼补充,求个评论和小心心!亲亲各位!

评论 ( 17 )
热度 ( 251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