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33

一颗任性的牛油果

【娄岳】【短篇】纯度75%

其实是写给  @糖浆 

祝wuli糖浆老丝生日快乐!

糖浆老丝给许你月圆画的图我真的超喜欢der!!!

是个小短篇,有关生日,巧克力,和甜甜的两个人~

------------------------------------------------------------------


-


【岳叔岳叔,岳明辉叔叔】

 

手机在旁边传来一阵阵的蜂鸣声,岳明辉叼着一根薯条扭头摸了手机过来,处在造型中的头发夹了七八个夹子,导致脖子不能自如的活动。岳明辉瞅了一眼手机上来的微信,歪嘴笑了一下,给那边的小孩回复。

 

【什么事儿啊滋博,我这儿拍着呢。】

 

【没事没事,本来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吃鸡,算啦。】那边回复的很快,一看就是在网上买了房,接着发来了一只哭泣的白萝卜的表情包,一看就是娄滋博本人出品,带着几分贱不嗖嗖的可爱。

 

【等回去吧,这几天有点忙。】岳明辉鼓了鼓腮帮子,把嘴巴里的浸润着口水的半根薯条咽了下去,想了想,岳明辉笑了一下借着戳手机。【你小子最近也不找我,找女朋友啦?】

 

【嗷!岳叔你怎么也这样,哪儿敢啊!】娄滋博先是发来了火冒三丈的表情包,有点委屈的回复岳明辉。

 

【哎哟,害羞啦,我们滋博现在是大孩子啦,还不让提啦。】

 

【你故意的,岳明辉叔叔,你已经是到了该相亲的年纪了,还管小孩呢。】半晌,娄滋博毫不示弱的回了过来。

 

【就是因为年纪大了才关心你们这些小孩啊,你看管你找不着女朋友的不是你隔壁大爷吗,你都喊我哥叔叔了我怎么不得关心关心。】岳明辉笑的狡猾,小孩子就是不禁逗,一逗就跳脚。

 

【可我有喜欢的人了。】这边发来还没一秒钟就被撤回了,岳明辉觉得自己可能花了眼,便追问了一句【哟,喜欢谁啊,说来叔叔听听。】

 

【没有,哼。】娄滋博发来一个不屑的表情,便不再回答了,任凭岳明辉一个劲儿的逗他,就是不松口。

 

岳明辉笑着摇了摇头,还是个小孩心性,喜不喜欢,都挂在嘴上,有时候想想也挺有趣的,对着那边催个不停的工作人员比划了一下,放了手机去拍摄了。

 

黑色的屏幕暗了又亮,仿佛知道电波那端的人犹豫不决的心情。

 

-

 

【岳叔岳叔,我快到啦!你到了没!】少年人并非毫无烦恼,只是对着特定的人从来只有雨后最晴朗透彻的阳光,娄滋博趿拉着板鞋,拎着个袋子,两只眼睛亮晶晶的往体育馆跑。艺人说来好,也不好,约了好几次终于碰上两个人都有时间,抱着坚决不能纵容网瘾少年的心态,岳明辉跟娄滋博约出去打球,还叫上了几个朋友。

 

“岳叔岳叔,我饿啦!”好不容易到了中场休息,娄滋博捏了捏岳明辉绑了护臂的手臂,惯常是看不到青色纹身的模样,瘪了瘪嘴,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对岳明辉小小不然的撒了个娇,“我还在长个呢,不能饿。”

 

“哎哟,你这小孩。”岳明辉抓起衣服下摆擦了擦汗,隐约看得到腹肌的轮廓线,有些过于瘦削的体态却让旁边吵吵嚷嚷的少年目不转睛,“你没带吃的啊。”

 

“没有,早上出门着急忘了,我也没想到饿的那么快。”娄滋博摇了摇岳明辉的手臂,现在的男人跟他差不多高,却比他还要单薄些。男人一边絮絮叨叨的数落他一边扒拉着自己的包,被念叨的娄滋博却很高兴,大概数不清多久了,没听到这人的声音真实的在耳边,尽管科技进步的飞快,再多再真实的语音,却也比不上见一次面来的令人动心。

 

“只有这个,可能不太好吃,但能补充点能量,你吃吧。”岳明辉拿出一板黑色的巧克力,一串的英文字符白色透明纸的包装,看不出什么端倪。

 

娄滋博接过来掰了一大块往嘴里塞,岳明辉刚想制止,这人便手快嘴快的咽下去了,顿时苦的眼睛鼻子眉毛皱成一团。

 

岳明辉看了又好笑又好气,赶紧拿着水杯让他咽下去,苦涩滑腻的质感的口腔里蔓延,被硬生生灌了一大杯水才略微赶走那个味道,娄滋博满脸问号的问岳明辉:“岳叔,这什么啊,太难吃了吧,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怎么就不是人吃的啦,巧克力嘛,没吃过?”岳明辉一边拿了自己的水杯给他续上,一边反驳,“不就是纯度高一点吗,叫你别掰那么大一块,你说说你,动作太快了吧。”

 

“我这不是着急嘛。”娄滋博噘着嘴嘟嘟囔囔的不服气,“谁买这么苦的巧克力吃啊,干嘛呀自虐啊。”

 

“哎,我不是特别爱吃太甜的,苦一点能让人清醒清醒,也还好吧。”岳明辉包了包手里的巧克力准备放回去,被娄滋博接了过来,仔细研究了一下。

 

“哇90% 会不会有点夸张啊,一般巧克力有没有50%哦?”娄滋博吐了吐舌头,感觉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啊还行吧,我觉得还凑活,不难吃。”岳明辉挠了挠头,“跟活着差不多,不都是有苦有甜。”

 

娄滋博捏着巧克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里的余温化了一些在锡箔纸上,带着温润的粘稠。

 

-


【岳叔生日快乐!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心想事成万事如意恭喜发财红包拿来永远快乐越来越帅越来越有钱!】

 

岳明辉看着手机上突然跳出来的提示笑了一下,回复了一句,没几分钟,就听微信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岳叔!】

 

【怎么啦?】

 

【岳叔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今天才给你评论!!!】娄滋博有点气哼哼不服气的口气,逗乐了岳明辉。

 

【你自己忘了还这么理直气壮呐。】

 

【才不是忘了呢!我怎么可能会忘!】岳明辉仿佛能看到手机那端一边跳脚一边噼里啪啦打字的小孩。

 

【哦,那你说说,为什么】

 

【因为!因为昨天肯定很多人祝你生日快乐啊!】

【今天就只有我了!】

【所以我是你心里独一无二的对不对!】

 

那边嗖嗖嗖发来了三条,岳明辉摸了摸脸蛋,笑的虎牙亮晶晶的露出来。

 

【嗯,独一无二,那谢谢我们滋博呗。】

 

【嗯嗯岳叔,我给你寄了生日礼物了,昨天就写着已签收呢!寄到你们公司了!你有没有看到!!】

 

岳明辉当下一愣,坤音公司里快递纸盒早已堆得看不见奶牛毛的地毯,这下这小孩的生日礼物也不知道哪儿去了。想到这里丢下手机喊了人过来找,左右是昨天刚刚到的,从门口开始翻了十分钟,终于找到包装的朴素的白色盒子,还用油性水笔画了一个巨大的圆形萝卜。

 

岳明辉掸了掸身上的浮灰,拿着旁边壁纸刀拆了快递,掉出来三块超大尺寸的巧克力。这下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回头拿了手机转头问娄滋博什么意思。

 

【哼,你肯定是刚刚才找到的!】那边小孩耍了点小脾气。

 

【哎哟,你又没早说,还寄公司,我就没留心呐。】岳明辉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对面的人也看不到。


【为什么要寄巧克力啊?】

 

【嗯,就是。】那边停顿了一会,发过来一条语音。

 

“我就是想说,生活和黑巧克力一样,虽然苦,但它也可以甜呐,你看我给你买的75%的黑巧克力,偶尔,偶尔也甜一甜好不好!”

 

少年有些激动,却努力克制,留了半截还未说出口的话。

 

若你执意承担苦涩的生活,那么请让我当你的奶油好吗,只需一点点而已,从苦涩难捱到黄金配比,从步步维艰到柳暗花明,有我在。

 

岳明辉掰下一角巧克力放进嘴里,高温的烘烤下软了些筋骨,并不是想象当中过分甜腻的口感,柔滑的巧克力带着可可的芬芳滋味和不易察觉的淡淡苦涩,就好像能看到那个张牙舞爪又心思细腻的小少年对着自己笑,属于朝阳初醒的甜蜜感,丰沛而耐人寻味。

 

真好,是他的小少年。

 

-THE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208 )

© 610233 | Powered by LOFTER